萧隽带着李大鹏、徐力以及护卫队员在武威等了两天才接到巡阅使的队伍。

    杨宁儿只是走出马车站在车上接受了迎接队伍的军礼,挥挥手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又退回了车厢内。

    跟着,护卫首脑陈宪便高声传令:“请萧隽将军上车,巡阅使单独召见。”

    萧隽便在石磊和众人挤眉弄眼中上了马车。

    没等坐稳,杨宁儿便投入了他的怀抱。

    好一会,杨宁儿才离开他,双手捧着他的脸端详着:“让我看看,嗯,皮肤黑了一点,人也瘦了点,不过看上去更沉稳了。打了这么多次仗,人没受伤吧?”

    杨宁儿又撩起他的衣服看了看。

    “没有,连彩都没挂过。你怎么亲自来了?这么远的路,太辛苦了。”

    “我千里迢迢来寻夫啊。”

    杨宁儿的嘴堵住了他的嘴。

    “快别这样,他们都在笑话我们呢。”

    “管他们呢,我跟父王说,我要来卢龙军实地调查下许强五的案件,父王当时就是这副暧昧的表情。我都习惯了。哎,一年了,你都想死我了。”

    “我也是。”

    杨宁儿打了他一下,娇嗔道:“什么叫你也是?连句完整话都不会说。”

    “我也天天想你。”萧隽将她的手拉过来,握在自己手中,拿起来放在嘴上亲吻了下。

    “哎,我来之前不告诉你,是想给你个大大的惊喜,你看到我,还有你的护卫队,怎么都一点不惊奇?”

    萧隽嘿嘿的笑道:

    “你忘了咱们是干什么的,咱们是情报司啊,干的就是情报啊”

    “不对,定是有人先向你通风报信了。我出京前严令不许走漏消息,看来我要找某些人算账。对我的命令置若罔闻,还有没有规矩?”

    萧隽对此早有准备,他掏出石磊给他的信递过去:“你看,就是石磊传了个信,说他和陈宪护送检阅使出京了,根本没提你。我自己的徒弟要来我这儿,提前说下,不算违规吧。”

    “哼,你们狼狈为奸沆瀣一气,都不是好东西。你定然在卢龙招蜂惹蝶,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是不是?机会只给一次,老实交代争取宽大。”

    杨宁儿一手拿着信,一手拎着萧隽的耳朵,凶狠的盯着他。

    “我以我父母的在天之灵起誓,如果我在卢龙做了对不起杨宁儿的事,天打五雷轰。”

    萧隽想,在酒泉和俞敏钻进一个被窝,也不能算对不起她,何况又不是在卢龙。

    果然,杨宁儿发现了他话里的漏洞,追问道:“其他地方呢?”

    “其他地方也是。”

    “这还差不多。”杨宁儿又歪到在他怀里。“其实吧,我也不是那么不开通的人。男人嘛,孤身在外,又血气方刚,偶尔找个小妾派遣下寂寞,也不是大不了的事,不过呢,要事先报告下,我才是正房嘛。”

    杨宁儿一边说,眼睛一边盯着萧隽的脸。

    萧隽一脸的正气凛然:“那怎么行,一个男人这点自制力都没有,还叫男人嘛,还能成大事?”

    这点套路,早就被我猜中,想给我下套,哼。

    “哎,你这朝廷巡阅使不会是专程来巡阅这个的吧,我来报告下开拓西域商道的事。”

    “工作的事以后再说。哦,对了,你猜猜我这次给你带来了什么喜讯?”杨宁儿被他岔开了思路。

    “不会又升我的职吧?”

    “去,你升的还不够快啊,本来是升你参将的,去掉领衔两个字。后来,考虑到你要做卢龙军的主将,真人投注:这才破格跳级的。不卖关子了,勇毅侯萧侯爷!”

    “勇毅侯?”

    “我们在路上接到的朝廷旨令,委托我代为授勋。你爷爷萧威连上三表,恳请朝廷将顺平侯的爵位传给你,后来父王准了。我找到父王说,顺平侯这个名称对你不合适,又改了勇毅侯。”

    “勇毅侯,勇毅。”萧隽玩味着这两个词。

    “这是表彰你对匈奴作战勇敢、坚毅的意思。”

    “哈哈,那我爷爷可要大失所望了。”

    萧隽把前段日子老爷子打上门的事说了一遍。

    “呵呵,怪不得我父王说他越老越成精。哦,对了,你那伯父我已经让人送他回家了。那座顺平侯府以后就是你的了。”

    “我才不搬呢,不吉利,我就住在甜水胡同好的很,等回京之后,把门前的尚书府铲了去,再塑上四个金字,勇毅侯府。”

    “瞧你这得意劲。”

    “哎,你回京后帮我把顺平侯府卖了吧,我还差三王爷两万两银子,西山庄园后来怎样啦?”

    “我都让管家处理好了,反正去年一季药材是挣钱了,多少我也没问,三王爷的银子我也替你还了。”

    “这么快就不分你我啦,你父王可以許嫁了,勇毅侯配长公主可以了吧?”

    “你这是像我求婚啊,太草率了吧?你得去找英国公齐晟,让他作为你的媒人去我父王那里提亲,然后让你爷爷萧威上表乞求皇上赐婚。我父王允准了,然后还有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迎亲一套程序呢。”

    “你咋懂这么多?你专门研究过啊?你这是迫不及待要嫁给我啊。”萧隽调笑道。

    “就是,我就是迫不及待了。你还想跑啊?”

    “我已经被杨首领攥在手心里,捏的死死的,我能跑哪去啊。”

    “你知道就好!”杨宁儿又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

    两人说着,打闹着,卢龙镇到了。

    萧隽也提前下了马车,精神焕发的骑着五花马在前面开道。

    而提前赶回的李大鹏已经组织了卢龙军在五里亭处开始开始列队欢迎巡阅使,队伍一直排到了镇里的军营里。毕竟,这是有史以来,卢龙军所迎接皇家最高级别的特使。

    号炮声一直响个不停,而在镇子入口用鲜花扎了一个巨大的迎宾门,这是卢龙军和镇子上的老百姓花了两天时间出的成果。

    整个镇子上十室九空,大家蜂拥着在道旁观赏着帝国长公主的风采。

    何况,已经有传闻出来,这长公主就是卢龙军新任主帅的未婚妻。

    长公主也没辜负大家的希望,从五里亭开始,她就站在马车前,披着大红色的大氅,头上珠光宝翠,风采照人,一路向着兵士们和围观的百姓挥着手。

    “妈呀,到底是公主,长的像仙女一样。”

    这是老百姓能用来夸奖人的最好的词语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