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你的那个女书办呢?你把她藏哪儿了?”

    杨宁儿一手掐住他的腰,一脸的狰狞。

    “哎呀,什么女书办?松手,疼。”

    萧隽这下是真懵了。护卫队里果然有她的眼线,自己还白费劲企图堵住他们的口。

    “哦,你说的是俞敏啊,她在啊,我这两天不是忙着接待你嘛,我都没看见她。”

    “哼哼,还女扮男装,两人单独跑到酒泉住客栈,说,你什么企图?”

    杨宁儿的手不仅没松开,还加了一份劲。

    萧隽瞬间明白,真人投注:都是那该死的银牌惹的祸。客栈老板定然报告了他的行踪。

    “哎,不是为了打探马贼的消息嘛,我要是和她有什么事,我会开两间房?”

    萧隽忽然想起,那天是因为俞敏不愿意接着扮书童,两人都是书生打扮,为了怕人说自己是龙阳之恙,才特意要了两间房,没想到会无意间救了自己。

    杨宁儿松开了手。

    “算你老实,明天把这人叫来我瞧瞧。”

    “哎,你怎么会穿成这样,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杨宁儿一直是穿着红色大氅,直到吃饭时才将大氅脱到一边。这时萧隽才发现,杨宁儿穿着一件束腰的上衣,裤子也是包臀的。

    “还不是你那月如干的好事,她非说我这样穿好看,有女人味。现在宫里都流行起来了,哎,你说这样好看吗?”

    杨宁儿起身在他身边转了一圈。

    “嗯,好看。”萧隽再次成功的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一手揽住杨宁儿的小蛮腰,将她拥到怀里,嘴对嘴亲了上去。一阵吮吸,杨宁儿又瘫软了。

    “你摸摸这儿,好像大了不少哦。”面红耳赤的杨宁儿将他的手抓住,放到胸口上。

    “不是你把月如带到府里调教的嘛,咋变成她调教你了?”萧隽的手伸了进去,把玩着她的椒乳,不大会,**变成了两颗坚实的樱桃。

    杨宁儿已经情迷意乱。

    忽然感觉到身下有什么硌得慌,伸手一摸,忙跳了起来,慌里慌张的系好衣服,嘴里吃吃的笑着。

    “又是月如教你的,光撩拨人,我这都上火了。你看这儿,长痘痘了。”

    “我,我还没准备好。”

    杨宁儿低着头,一脸的歉意,慌里慌张的回自己房里去了。

    第二天一早,杨宁儿的侍女便送过来早点。又过了会,一个侍卫搬了张桌子到了萧隽的书房,说是杨宁儿让搬的,放在原来俞敏桌子的位置。

    杨宁儿打扮的花枝招展,穿着束腰衣,包臀裙,扭着小蛮腰来了。

    “我和你一起办公。”

    一进门,像是宣称领土所有似的占领了萧隽的书桌。

    “先把你的书办叫来,我看看。”杨宁儿下达了第一道命令。

    萧隽昨晚已经通知了俞敏,告诉她杨宁儿知道她的女儿身,说今天要见她,让她早做准备。

    俞敏一身端庄的打扮出现在书房,她穿着萧隽在武威成衣店给她买的套裙,只不过,昨晚已经连夜把束腰的改了回来。

    杨宁儿扬了扬手里俞敏原来做的简报,说:“这些简报都是你做的吧,不错,是个干事之才。”

    站起身来,绕着俞敏转了一圈。

    “原来是做什么的?”

    “父亲秀才出身,在潞州下面一个县衙做事,后来亡故。自己到潞州投奔父亲故友不成,走投无路,便女扮男装到马帮做事。后来随马诚拜访萧将军,萧将军见我识字,便要了我在他身边做书办。”

    这都是原来编好的说辞。

    “后来萧将军怎么发现你是女儿身的?”

    “因为经常要跟着萧将军外出办事,行动不方便,我便直言相告了。”

    “今年多大了?”

    “二十四。”

    “在家里没说婆家?”

    “在江南老家有过定亲,后来联系不上了。”

    这些都是事先剧本里没有的台词,幸好俞敏反应够快,临时编的也滴水不漏。

    然后,杨宁儿一句话说的萧隽和俞敏两人差点汗下来了。

    “跟了萧将军半年多,还是处子之身,嗯,不错。”

    杨宁儿看了看萧隽,又说道:

    “我身边也缺这样的干事之才,特别是女人。萧将军,可舍得忍痛割爱,让她跟我到情报司啊?”

    萧隽应答道:“但凭首领吩咐。”

    “好吧,你下去吧。”杨宁儿向俞敏挥挥手。

    俞敏行了个礼,转身出去了。

    “你咋知道她是处子之身?”萧隽心有余悸的问。

    杨宁儿得意洋洋的说:“眉眼间无顾盼之色,眉毛根根挺拔,腰肢如蜂腰,屁股无赘肉。我厉害吧?”

    “又是月如教的,你一个帝国的长公主学什么不好,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行,我回京之后,将把月如许配给别人,这样下去,你迟早会被她带坏。哎,按照你的标准,我来看看你的屁股。”

    “你作死!”

    两人又打闹了一回。

    “好了,不闹了。开始办公。”杨宁儿正色道。

    “是,杨首领。”

    “我有个问题问你。许强五的一案里,你是如何知道吕侯爷的信是给郑茜,而不是许强五?”

    “是萧志告诉我的。”

    “你让周天雷取证,又是在哪里找到萧志的?”

    萧隽这回汗是真的下来了,他忽略了报告里还有这么大的一个漏洞。

    “萧志逃脱之后,他又告诉你他的藏匿地点?还是你知法犯法故意放走朝廷钦犯?他是怎么收买你的,给了你多少银子?你能帮助他逃脱,不仅送他我给你的大氅,还送他银牌?萧将军,你可真够胆大妄为的!”

    杨宁儿的身上又恢复了昔日上位者的威严,如同当初萧隽刚开始时见她一样。

    “我解释,我解释。当时萧志提出了交换条件,以王掌柜的秘密换取他家人的安全,我同意了。后来,事情谈妥了,他确实是拿出身上藏匿的五万银票给我,我见他慷慨赴死,又同情他身为萧家旁支所受到的不公正的待遇,一时心软,就助他逃亡了,银票我确实没有收,银牌他也还我了。”

    萧隽从囊中拿出银牌递给杨宁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