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人太不体面了,居然大白天关着门干那事,声音大的我在厨房都听到了,一对狗男女!唉,那句话怎么说的,哦,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乌日娜一溜小跑窜进了俞敏的房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不会吧,我走的时候,两人正在谈案情呢。”俞敏疑惑的问。

    “真的,不信你去敲门,装着送报告。”

    乌日娜撺掇着。

    “我才不去呢,那女人是真厉害,我看到她的眼神心里就发毛。”

    “哎,捉奸捉双,趁着两人还没起来,再过会就没戏了。”

    “拜托,你脑子里装的是浆糊啊。人家是正牌夫人,迟早的事,你居然要捉奸?你啊,真是发骚把脑子骚坏了。”

    “我还以为他不行……”

    乌日娜像泄了气的皮球。

    左思右想,好奇心还是战胜了恐惧,俞敏拿着刚整理好的简报去了萧隽的房间。

    刚敲门,门就开了。

    衣冠不整的萧隽出现在她面前:

    “哦,你来的正好。去到隔壁厨房说下,就说公主身子不适,让他们熬点粥,多加点补品送过来。”

    “是,萧将军。你脸上出疹子啊,红一块白一块的。”不等萧隽回答,俞敏偷笑着咧着嘴掉头跑了。

    萧隽抬手在脸上擦了下,一手的胭脂水粉。

    “乌日娜,打盆热水进来。”

    萧隽向正在探头探脑的乌日娜吼着。

    乌日娜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一对狗男女!

    隔壁的两个侍女听说公主不适,慌里慌张的跑过来。不一会,又红着脸出去,抱来干净的床单换上。

    杨宁儿躺在床上喝粥,萧隽则享受着乌日娜特别赶制羊腰汤配牛肉饼,乌日娜见萧隽大口喝汤大口吃肉,低眉顺眼的问:“好吃吧?”

    “嗯嗯,滚!”

    杨宁儿干脆就躺在萧隽的床上一直睡到第二天才爬起床来。

    一出门,脸上又变幻成不苟言笑的脸,旁若无人的回自己房间去了。

    第三天一早,三声中军鼓响,众将官纷纷奔向中军帐。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凡有重要人物到来、重大事情发生,一大早起床便是一声戎装披挂,等候着中军帐随时都可能传来的召唤。

    巡阅使已经到了几天了,一直在房间里没出来,大家都不敢出门,天天等着鼓响呢,现在这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一进门,中军帐的上首端坐着一身戎装一脸肃穆的帝国长公主。

    这是萧隽第一次看到杨宁儿穿戎装,她的位阶比自己整整高出两阶:三阶将军。

    她坐在那里,腰杆笔直,目视前方,粉面含威。先后进来列班的将领们不自觉的放轻了脚步,无人说话,也无人左顾右盼,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如老僧入定般站在自己的位置。

    萧隽站在右手下侧第一个位置,他的精神有些恍惚,他怎么也不能把坐在主位上的这位三阶将军,和昨晚还在枕边缠绵承欢的那个人联系在一起。

    “卢龙军主将萧隽将军。”

    “末将在。”萧隽出列,几步跨到阶下,躬身双手为礼。

    “宣圣旨。”

    萧隽单膝跪下,依旧躬身抱拳为礼。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潞州萧家,自将军萧威起,三代侍奉朝廷,忠心可嘉。萧威当年顺大义归附太祖,领顺平侯,传之长子萧智远,现再传齐孙萧隽。萧隽作战勇猛、性格果毅,特册封为勇毅侯,秩二千石。钦此。”

    “萧隽叩谢皇恩。”

    “钦差、宣慰使萧隽将军。”

    “末将在。”

    “你的钦差、宣慰使,羽林卫办案特使的使命已经结束。正式任命你为卢龙军主将。”

    “末将遵命。”

    萧隽退回原来位置。

    “兹任命原羽林卫参将顾城为卢龙军参将,兼参议。主管后勤军纪监察诸事物。兵部。”

    刚才宣读圣旨的顾城站了出来,“拜见杨将军,拜见萧将军,拜见各位同僚。”

    然后,走下来站到萧隽左侧身旁,意味着顾城现在是卢龙军的三号人物。

    杨宁儿的声音再度响起:“查卢龙军原参将许强五加入谋逆组织复兴盟、谋杀原卢龙军主将郑茜证据确凿,事实清楚,其谋逆罪、谋杀罪名成立,鉴于其人已自戕,此案至此终结。经卢龙军现主将萧隽、参将李大鹏联名保奏,许强五曾经抗击匈奴有功、建设卢龙军有功,本巡阅使决定不再追究其家属责任。”

    稍顿了会,杨宁儿又说道:“自即日起,本巡阅使将对卢龙军军事准备、后勤建设开始巡视,各将官谨守其职,不得懈怠。退账!”

    说了退账,各将官还是在各自位置上肃立,等着杨宁儿走出中军帐。然后,“恭喜萧侯爷,贺喜萧侯爷”的声音才响成一片。

    萧隽这几天是三喜临门。

    继承爵位,荣膺勇毅侯是一喜。

    这意味着他不仅跻身于帝国的高层,对帝国的政策走向有了话语权,而且,同时意味着他有了担任边军主帅的资历。

    帝国的规定是担任边军主帅,需拥有三阶以上的将军位阶,或者有将军以上军职且拥有侯爵以上的爵位。

    萧隽虽然是一阶将军,但有了侯爵爵位,一旦有了大规模的外族入侵,他可以在朝廷授权下统一指挥嘉峪关、阳关、玉门关等地的边军。

    而且,还能节制西北三省各郡的政务军务。

    与杨宁儿终结夫妻之实是二喜。

    不出意外,一年之后他将会有个新的头衔:帝国驸马爷。他将会加入到皇亲国戚的这个帝国最高的贵族俱乐部。

    还有自己都没想到的一喜。

    疯长老的功法最后一步,一年多都没进展,没想到与杨宁儿有了夫妻之实之后,突然一下就全部贯通。现在只要一入定,全身的真气流转犹如江河之水,源源不断、奔涌向前。人也感到精力极其充沛,一晚上在床上纵横驰骋几个回合,毫无倦怠之感。

    这疯长老功法的终极密钥,竟然是要破自身的童子身,这只有疯子才能想的出来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