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104章 矛盾初显
    萧隽回到房间刚刚坐定,李大鹏便找上门来了。

    他随身带来了两张请柬:一张是给萧隽的,还有一张是给杨宁儿的,主题自然是为萧隽贺喜。

    “今晚预备是两桌酒,安排在我家里。人员定为羽林卫校尉以上的军官以及卢龙军偏将以上的,你看这样是否妥当?哦,对了,还叫上了你两位小徒弟。”

    “既然你盛情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巡阅使来了之后一直忙,还没顾得给石磊陈宪他们接风呢。今晚正好大家一起热闹下。”

    “这长公主我实在是没胆量上门去请,去了估计也不会给我面子,这个恐怕还得你出面陪我一起去。”李大鹏提到杨宁儿也是发怵。

    萧隽知道杨宁儿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也不喜欢大家吆五喝六的醉酒,心里实在是没把握。

    “陪你去送请柬自然是没问题,但我可不打包票,她到底接不接。”

    “至少我们礼节上不能亏,请是一定要请的,如果你的面子都没用,那谁也没办法了。哦,对了,还得问你借乌日娜过去帮忙,中午你就随便将就点吧。”

    “行,这个没问题。我这就让乌日娜过去。”

    杨宁儿已经换下了戎装,在客厅里接待的他俩。

    “巡阅使到我们边陲小镇,生活多有不便,辛苦了。一直想给巡阅使接风洗尘都没有机会。今天正好是萧将军萧侯爷大喜,作为一起浴血奋战生死相依的下属,给侯爷贺喜也是应有之义。能不能请巡阅使今晚光临寒舍,共庆佳日。”

    这话是李大鹏在家斟酌了半天,又牢牢记熟的。

    杨宁儿很专注的听完了他说的话,然后,端起茶碗喝了口茶,慢条斯理的说道:

    “李参将第一时间为萧将军贺喜,足见同僚之情战友之谊。只是,本使生性不喜喧闹,不擅饮酒,恐怕入宴大家多有不便。感谢参将盛情,你们自便就好,不必顾忌于我。”

    萧隽一边说话,一边用眼神示意着:

    “巡阅使代表朝廷,参加下夜宴也是鼓舞边军士气,还是再斟酌下吧。”

    杨宁儿没看萧隽,眼睛平视着门外,像是没听见他说话:

    “你们卢龙军此次军制改革,整编三个营作为屯田营,我对这个做法很感兴趣,想具体了解一下详情。下午的时候,萧将军陪我去营里看下。”

    说完,竟端起茶碗喝茶送客。

    两人碰了一鼻子灰出来,李大鹏也不好再说什么,拱拱手叮嘱晚上早点到,便去羽林卫请其他人了。

    萧隽回房,独自一人生着闷气。

    杨宁儿的侍女敲门,说道:“公主吩咐,知道你厨娘去帮佣了,让你中午去我们那儿用餐。”

    “回禀公主,说本将有事,到关隘查看训练,中午就在营里用餐了。”

    萧隽一直在关口待到中午,和训练兵士们一起吃过饭才回来午休。

    刚睡下一会,杨宁儿便进来了。

    萧隽听到脚步声,知道是她,故意侧身向里,闭上眼睛装着睡熟。

    杨宁儿在床边坐了会,开口说道:“怎么啦,为上午事情在生气啊?”

    萧隽没搭理她。

    “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你认识我到现在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吗?我不喜欢这样的应酬场合,坐在那里浑身难受,我在别人也是不自在。”

    萧隽还是不说话。

    “我觉得你这气生的莫名其妙。其实你上午就不该陪着他来,在你这儿就应该直接挡了。”

    萧隽猛然翻身坐起:“是,你是长公主,你是三阶将军,你是羽林卫情报司杨首领,我们都是你的属下,我们都应该看你的眼神行事。”

    “这没错啊,即使以后我们成了夫妻,可我们还是上下级关系啊,你本来就是我的属下啊,属下不看上司的眼色行事,那看什么?”

    萧隽颓然倒下,顿生无力感。她说的好有道理,竟然无力反驳。

    “你变了!”

    这是杨宁儿离开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萧隽翻来覆去睡不着。

    到底是谁变了?原来在京城在情报司,三王爷、英国公请客,她不请自到。现在专门下请帖,她一点面子都不给。

    哼,她就是个高高在上的人,三王爷、英国公他们跟她是一个阶层的。而小小的边军,一堆参将偏将校尉哪能入了她的眼?

    嗯,以前她说什么可一直没像这样生过气,以前在情报司受她的气还少吗,为什么今天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呢?

    难道真是两人有了床笫之欢,打内心里认定她是从属于自己的,所思所想就发生变化了吗?

    萧隽在那躺着,一会这样想,一会那样想,总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又是杨宁儿的脚步声,这回她只走到卧室门口。

    “约法三章第一条。你要是气生好了,我们就去屯田营,如果没有,我就在这儿再等你会。”

    “好了,我这就起来。”

    这次杨宁儿没坐马车,和萧隽一样都是骑的马,沿着麦田转了一大圈。

    一路上,杨宁儿不停的问他开始怎么想到屯田的,又是如何组织如何划分,资金来源,问的很细。萧隽也一一耐心作答。

    两人像是从来都没发生过隔阂一样。

    杨宁儿还不时的停下来,找营官兵士聊天,了解他们的想法,听取他们的意见。

    看完了麦田,又去了各营看了油菜田。了解了当时给各营自主的政策。

    又将于都校尉找来,问及劳力使用,劳动时间的安排以及亩产、部队的消耗。

    杨宁儿最为赞赏的是,卢龙军及时的军制改革,将作战部队和后勤部队分开,不然,兵民不分,最后会导致战斗力下降的。这是她得出了结论。

    一下午跑下来,回去时已经傍晚。萧隽匆匆冲洗了下,也没到隔壁和杨宁儿打招呼,换上便服就赶往李大鹏家里。

    老远就闻到烤羊肉的香味。乌日娜正指挥着一众人等,将三个火塘上的羊肉不停的转烤,自己则亲手在羊肉上撒着作料。

    人,已经都到齐了,就等着他入席开动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