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106章 兵行险棋
    萧隽今晚喝了七八碗酒,真人投注:按照他平时的酒量,早该躺下了。

    可是,当他血气翻腾时,稍一运功,酒气都从口中随之而出,竟然感受不到醉意。

    当桌上半数人已经躺下时,他却像没事人一样拒绝了齐家两兄弟的搀扶,自己哼着小调回家了。

    想不到,疯长老的功法竟然是个宝库,又发现了一个特殊的功效。以后,我也能为自己挣下个名号:千杯不醉!

    回到家,用凉水将自己清洗了一遍,漱了口,整个人已完全清醒,然后到卧室。

    杨宁儿躺在床上,面向里,一动不动。只是被子变成了两床,他的一床铺在外面。

    萧隽上床,杨宁儿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将手伸进杨宁儿的被窝,搭在她的腰上,还是没反应。然后他又换了个位置,手继续向下。

    终于杨宁儿绷不住了,掐住他的手,说道:

    “我本来也是想这么做的,可不是因为你生气。”

    萧隽没说话,撩开她的被子,钻了进去。

    “你怎么这么粗鲁,你故意的吧?”

    “嗯,我故意的。我心里不爽,就是要让你求饶。你哀求我我就爽了。”

    “我感觉挺好的啊,干嘛要哀求啊。温柔有温柔的感觉,粗鲁有粗鲁的味道,来,继续啊。”

    “你是头蛮牛啊,还有完没完啊。我服了,求求你让我睡觉吧。你师父叫疯长老,以后叫你疯牛!”

    第二天一早,倒是杨宁儿先起来,她梳洗完毕,让侍女将早餐送过来时,萧隽刚起床。

    杨宁儿小口的啜着粥,嘴角带着笑意,忽然冒出一句:“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啊。”

    萧隽抬起头来刚要反驳时,杨宁儿口里含着粥,一溜烟的跑了。

    今天安排的行程是马鬃山、黑山山寨。

    到马鬃山来回要一千余里地,萧隽怕她身体承受不了,劝说她不要去了。可杨宁儿说,那里有我们情报司的兄弟长眠于此,我作为情报司的总负责,如果这点路程辛苦就逃避,我的良心上也过不去。

    杨宁儿说的有理,萧隽也拗不过她。

    萧隽昨天就把斥候营剩余人马全部派出去了。

    刚出嘉峪关关口,就有原先派出的斥候陆续来报:马鬃山、龙首山以北的匈奴部落有异动。部落的人还在,都是些老人、妇女在放牧,而成年男人都不在了,好几个部落都是。

    萧隽和李大鹏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冒出一个词:偷袭!

    出现这种情况,除非是匈奴内部有什么变故,大家都集中到匈奴大帐,剩下的就是偷袭关口了。

    也许匈奴人一改过去到冬季才出来劫掠内地的习惯,赶在麦子刚成熟时偷袭。

    “要不我就不去马鬃山了,我回去加强关口的戒备。”顾城在一边插话。

    他昨天听说要去马鬃山,就为祭奠一下英灵就有点不情愿。后来听说萧隽下了命令,卢龙军凡是没去过的,这次都要去,这才没吭声。

    “都回,待到有确切消息再说,我去向长公主解释。哦,对了。立即快马向阳关、玉门、黑山山寨报警,让黑山山寨随着山路向河西走廊方向派出哨探。”

    李大鹏随即派出亲卫。

    杨宁儿听到消息,倒也没坚持,依旧回卢龙镇等待消息。

    一连数天都没消息传回来,这让萧隽心里泛起了嘀咕。而这几天,杨宁儿倒是完成了卢龙军的调查报告。

    萧隽想出了一招兵行险棋。

    他来到了屯田营,找到了原来跟着彪爷手下混的几个马贼。

    “我记得你是那个账房先生,帮掌柜的送货被彪爷抢了,后来就依附彪爷成了马贼。你们俩一个是卢龙军的,一个是玉门军的,我没记错吧。”

    “是,萧将军。我姓王,叫王强,他们俩一个叫孟相礼,一个叫李根。”

    “在屯田营过的怎样?”

    “混日子呗,反正都没地方去。”

    萧隽思忖了下,“是这样,有个冒险的差事,有可能会掉脑袋,也有可能让你们过上不一样的人生。你们愿意做吗?”

    那叫王强的账房先生答道:“萧将军,你得说是什么事?看看值不值得去冒险。”

    “是这样的。最近匈奴人有异动,我在怀疑他们有可能会打袭关的主意,我们派出千余人的斥候队伍都找不到他们的踪迹。我就想出了一个主意,主动去找匈奴人做生意。”

    三人对视了一眼,没接话。

    “朝廷严令与匈奴人交易,而匈奴人亟待想与我们互市,交换我们的物质。所以,我判断如果你们组成一个小型的商队,主动与匈奴人交易,你们的安全是有保证的。”

    “明面上是做生意,背地里收集匈奴人的情报?”

    萧隽对王强的反应很满意。

    “对,我们需要掌握匈奴人的动向。但是,你们还有个风险,卢龙军不会承认你们是我们派出的人,如果被其他地方的边军抓了,你们一样会掉脑袋。你们考虑一下,我过半个时辰再来。如果不愿意也就算了,只是别对外人提起这件事。”

    萧隽在黄橙橙的麦田里走着,他知道被他们回绝的可能性占了八成,这个风险太大了。没有人会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去做这样的傻事,可他也确实没有其他办法了。马诚的马帮已经打上情报司的烙印,这件事是绝对不能让情报司牵扯进来的。

    唯一的希望是赌他们的赌性。

    半个时辰过去了,萧隽又回到了营房。

    “萧将军,如果这件事我们做成了,你会给我们什么好处?”

    这回是卢龙军原来的那个老兵叫李根的,他是因为赏功不均离开部队的。

    “没有好处。我不能给你们任何承诺。”

    萧隽平淡的说。

    “那我们干了!”李根咬着牙说。

    “为什么我说没有好处你们干了?”

    “萧将军,你如果许诺事情成了,你给我们好处,我们一定不会干。当官的都是这样骗人的。正因为你说的是实话,我们才愿意赌。”

    “我再强调一遍,你们不能以卢龙军的名义,甚至你们今天都没有看见过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