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108章 一直向北!
    萧隽和杨宁儿几乎是同时离开卢龙军的。

    杨宁儿在嘉峪关口送走萧隽,也立即启程。他们将赶往潞州,长公主将亲自拜访老爷子萧威。

    一出关,萧隽便将护卫队打散重新分工,五十人作为前导,与大队保持五十里左右的距离,三十人作为后卫保持着二十里的距离,只留下二十人作为自己中军护卫。

    校尉马忠带着五百名骑兵作为先锋,萧隽亲率一千人紧随其后。

    整支骑兵一辆马车都没带,萧隽提出的要求是轻装、快速。每个人的马袋里都储备了五天的口粮、两袋清水,马鞍后面就是一顶帐篷,连被褥都没有。

    萧隽的计划是打下这个部落后,将缴获送回嘉峪关。然后,开始在一千里到两千里的范围内大规模的扫荡匈奴小部落,到那时,只留下马匹,其余的都舍弃。

    他的目的就是要扰乱匈奴人的部署,逼着他们回防。

    前往龙首山的路上,不断碰到卢龙军先前派出的斥候。他们的回报基本都是一点:这支匈奴部落一点都没意识到危险的降临。每天都在悠闲的放牧,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

    而且,这个部落男子只有六七百人左右,包括老人和小孩。

    方圆几百里处也没有任何匈奴部落的影子。

    校尉马忠兴奋的说,这简直是天赐的良机,老天实在是太眷顾我们了。

    倒是俞敏在一边嘀咕了一句:这是不是太顺利了,不会匈奴人玩什么阴谋诡计吧?

    徐力一边接话:“能有什么诈呢?如果有埋伏又能在哪里?不可能十几个斥候都没发现吧。”

    俞敏的一句话提醒了萧隽,太顺利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即使他们走错了地方,也该每天派出斥候四处侦探吧,怎么可能会这么悠闲。

    离龙首山只有三十里地了,作为前导的护卫队也纷纷回报。那边部落已经开始冒起炊烟,都在做晚饭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萧隽命令原地下马休息,准备天黑之后发起攻击。然后带着俞敏向前跑了几里,猛然发现不对,这里是个葫芦型的地势,正是兵法书上说的最佳设伏地点。

    如果前后一夹击,马上形成瓮中捉鳖的态势。

    “全体上马,真人投注:加速前进,以最快的速度通过这个壶口。”萧隽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如果有埋伏,那么自己的后路一定被人堵了,敌人的重兵也是一定是尾随着自己,唯有向前才是生路。萧隽立即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命令刚下达,后卫便上来报告,后面飘起大量的尘土,怀疑是匈奴人的马队。

    这个情况报告的及时,萧隽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中匈奴人的埋伏了!马匹、部落、风尘仆仆的牧人,他们一直在布这个陷阱,就是为了引诱卢龙军上钩。

    “全速前进,一直向北。”

    萧隽立即发出紧急命令。

    现在能祈求的是,匈奴人还没做好扎紧口袋的准备,他们还在等待着萧隽他们天黑对部落的攻击。

    奔跑,一直走直线,唯有这样才有可能摆脱掉匈奴人的追击,这是当年被黑龙会追杀领悟出的经验。

    萧隽一马当先,高声吼道:

    “全体跟着我!一直向北。”

    然后,对着五花马的屁股狠狠的抽了一鞭。

    果然,跑过那个匈奴部落的时候,只见一群一群的匈奴人从帐篷里跑出来,手里拿着鞍鞯,直奔圈着的马群。而那些扮着女人准备晚餐的正扔掉手上的炊具,一边脱衣服,一边从干草堆里扒拉着武器。

    准备拦截的至少有三千人,那后面围堵的不会少于三千,至少六千骑兵!

    以六千骑兵包围一千五六百人,这是要全歼的架势!

    够狠,狗日的匈奴人!萧隽一边纵马一边咬着牙说着。

    担任后卫的护卫队员被拦截了,一些人犹豫着放慢马速,想着回去救援。

    萧隽知道,这时候只要一迟疑,整个队伍将会有灭顶之灾。

    “全力跑啊,别管后面的!”萧隽急红了眼。

    担任后卫队长的是肖哨长,第二批培训班的佼佼者。他眼看着从侧面攻上来的匈奴骑兵,知道整个后卫队难以逃脱了,只能拖住匈奴人一时半会。

    “萧将军,别管我们,你们快跑,我们掩护!”

    他对着大队骑兵吼道。

    “后卫队,结阵!我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护卫队员!”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我们将用生命捍卫首领的安全!”

    “兄弟们,实现我们诺言的时候到了,将身上的投枪全部送给可恶的匈奴人吧!”

    “杀!杀!”

    “萧将军,记得给我们立碑啊。”

    这是萧隽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他的眼泪下来了!

    一直向北,一直向北!

    这是萧隽下达的死命令,任何人都不要停,别管你的队友是中箭还是落马。

    追击者是以逸待劳的匈奴人,逃亡者是奔袭了千余里地的卢龙军。

    不断的,有的马嘴里吐出了白沫,跑着跑着,一头便栽倒在地。

    萧隽自己到了队尾,俞敏、齐虎紧跟着他。

    看着一个个从地上爬起来的卢龙军兵士徒劳的冲向匈奴人的骑兵大队,他无能为力!

    只是,偶尔的,冲的太过靠前的匈奴兵上来,萧隽会突然暴起,杀人夺马,让那些步行兵士重新获得重生的机会,他只能做到这一点!

    “马跑不动了,就四散逃命吧。”

    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离开大队,或许匈奴人会懒得追击单个的兵。

    萧隽从来没有觉得天黑的这么慢。

    又一个兵士的马倒下了,那人摔倒在地。两个匈奴兵追上来,狞笑着举起了手中的刀。萧隽从马上跃起,一剑削在拿到的匈奴人脑袋上,齐虎飞出手上的铁矛,将另外一人穿了个透心凉。

    俞敏带住两匹马,对着倒地那人吼道:“快上马!”

    那人跳上马来,帽子却落在地上,露出一头秀发。

    “乌日娜,你怎么跟出来了?”

    “我想着就几天,跟着出来看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