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下来了,匈奴人举起了火把,远远的看上去像条蜿蜒的火龙,他们放慢了追击速度。

    不是放弃,而是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手游。

    他们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只要咬住这支队伍就行了,等到他们疲惫不堪的时候,一击得手,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终的胜利。

    “萧将军,这样下去不行,马都跑乏了,匈奴人再要发起冲击,我们只能坐以待毙。”

    校尉马忠忧心忡忡的说。

    “越过那道沙梁,全体下马,在沙梁上结阵,打匈奴人一个狙击。”

    只能以血肉之躯为战马赢得休息时间了。

    “全体下马,牵着马上沙梁。”

    “抓紧时间喂马,抓紧时间休息。”

    萧隽站在沙梁上估算着匈奴人到达时间,至多一个时辰,匈奴人就会到达山梁。再阻击一个时辰,这就为战马赢得了两个时辰的休息时间。

    这里的地形适合阻击,沙梁居高临下,匈奴人只能下马仰攻,缺点是对弓箭难以防范。如果匈奴人反应过来,从两边包抄的话,那可就陷于绝地了。

    萧隽的大脑急速的思考着。

    起风了。

    风沙慢慢的弥漫起来,不大会,纷乱的马蹄印全被流沙掩盖掉。

    “天不绝我!”萧隽大喜,一个新的计策浮现出来。

    “全体,给马上辔头,隐蔽,不要发出任何动静。”

    一个多时辰过去,匈奴人过来了。

    到了沙梁附近,择向东,绕过了沙梁。

    直到最后一拨匈奴人过去走远,萧隽传令:

    “下沙梁,向西走。”

    现在绝对不能往回走,匈奴人丢失了目标,会很快回来。他们会在沙梁上发现他们隐蔽的痕迹,然后首先判定他们一定是往嘉峪关方向去了。

    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能为自己赢得至少一天的时间。

    现在的目标是找到一块绿洲,好好休息。然后绕道玉门关附近,从那里进入河西走廊。

    经过短暂的休息,战马也恢复了脚力,顶着风沙,一路向西行进。

    “你们俩,把自己绑在马上睡一觉。”

    萧隽向俞敏乌日娜喊着。

    “我不困,还能撑得住。”乌日娜答道。

    “我不行了,我眼睛睁不开,我到你马上睡。”俞敏说着,跳下马,将缰绳扔给乌日娜。

    萧隽的这匹五花马是蒙古马种,正值壮年,跑了一天多稍事休息后,又精神抖擞。

    萧隽伸手将俞敏拎上马来,她搂住萧隽的腰,头枕着他的手臂,依偎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

    那边乌日娜打了自己一个嘴巴。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终于发现了一个绿洲,大家一起欢呼起来。不等到命令,纷纷纵马过去,解下鞍鞯,任由马去吃草。先拿着水囊灌满了水,一个个躺在草地上,四仰八叉的睡去。

    俞敏说:“你们也去睡吧,我负责瞭望。”

    “我就睡一个时辰,到时我来换你。”

    萧隽找了一块茂密的草地躺下。乌日娜毫不客气的拉过他的手臂当着枕头,一条大腿也架到了他身上。萧隽对着她屁股打了一巴掌,任由她折腾去了。

    这一觉睡了两个多时辰,醒来时,乌日娜正在他怀里睡的正香,她的一只手搂着萧隽的脖子,脸紧贴着萧隽的脸,红彤彤的,像是又在做春梦。

    蓝天白云,绿草碧水。除了马儿吃草时的咀嚼声和偶尔打出的喷嚏,整个草原寂静无声。

    俞敏坐在不远处,低着头也在打瞌睡。

    很想继续享受这份安宁,可惜不行,也许匈奴人的大队骑兵正在赶往这里的路上。

    “全体集合,继续行进。”

    刚走了两个时辰,派出去探路的护卫队员赶回来报告:“前面发现一个游牧的部落,有几百人。成年男子很少,多是老人女人小孩。有羊群和几十匹马,还有几辆牛车。”

    “马校尉,集合队伍。”

    “兄弟们,再往前走上一到两天,往南就是玉门关方向。我们只要再休息个两三次,匈奴人的骑兵便追不上我们了。大家说,我们出来时是一千六百人,现在不到一千二百人,有四百名兄弟死于匈奴人的屠刀之下。我们能这样灰头土脸的回去吗?”

    “不能!”

    “好,我和大家一样的心情。匈奴人设计伏击了我们,我们吃了大亏。现在,前面不远处就有一个匈奴人的部落。我宣布,现在起,除了马匹,我们不要任何东西。杀光他们,抢光他们!我们的战争现在开始啦!”

    “杀啊,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一千多把马刀抽了出来,一千多匹马开始奔腾,像一阵风暴席卷了匈奴人的部落。

    一时间,真人投注:老人的怒骂,女人的哭声,孩子们的哀嚎声此起彼伏。

    几个牧人见势不对,打着马远远的逃去,后面跟着的是好几个追杀者。

    “一个时辰,这里最多停留一个时辰。”

    萧隽计算着时间。

    大家都忙碌起来,牛羊全部被宰杀殆尽,只选取最嫩的部分在火上烤熟,然后装进马袋。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取到食物。

    一地血,一地的尸体,

    几个士兵正抓住一个年轻的匈奴女人往帐篷里抬,还没进帐篷,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烂。

    俞敏看不下去了,默默的掉转头。

    萧隽正拿着抢来的马奶酒大口的喝着。

    “怎么啦,心软啦?”

    “是,看那些女人也挺可怜的,匈奴女人也是女人啊。”

    “她们跨上马,拿起刀枪照样是战士。”

    “是,道理我也明白,就是看着于心不忍。”

    “这些战士已经死里逃生了一回,后面还有大队的匈奴人转眼就会杀到。他们是不是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谁也说不准。现在,这个命令我下不出来。”

    “萧将军,弟兄们让我来说说,能不能带上十几个年轻点的匈奴女人?反正马匹有多的,带上她们还可以帮助做做饭洗洗衣服,对提高士气是有好处的。”

    马忠看着有些难为情。

    “你安排吧,按哨分配,一个哨只能带一个。告诉兄弟们,管好自己的人,别为了个匈奴女人打起来。”

    “明白啦,萧将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