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112章 赤谷城的迎宾馆
    萧隽带着俞敏打扮成乌孙人的模样出了门。

    不仅是他俩,所有的一千二百名兵士都改扮成乌孙汉人的模样待在部落里,部落里所有成年男子都在接受他们的军事训练。

    俞敏问他去哪儿?萧隽说,不知道,机会是走出来的。乌日娜也想跟着去,萧隽说等你学会了如何杀人之后再说吧。

    两人一直向南,边走边查看沿途的地形风貌,了解乌孙各部落驻防情况,不一日,发现赤谷城已经不远了。

    赤谷城是在山谷里依山而建的一座城堡,规模不大,只能容纳三五万人,却是易守难攻。想当年,乌孙国王死了,叔侄争位,汉朝有位嫁给乌孙国王的公主带着年幼的儿子在这座城堡里坚守了三个月,终于等来了西域都护府的兵,镇压了叛乱。

    他们俩凭借着从小昆莫那里拿来的令牌进了城堡,住进这座城堡里唯一的迎宾馆。

    然后,真人投注:就开始闲逛。

    这个城堡里面分为四块区域。

    乌孙国王的王宫占了四分之一,紧挨着的是守卫城堡的军营占了四分之一。另外一半是商品交易区和普通住宅。

    把整个城堡的地势看完,然后在当地人的商铺买了几匹丝绸、棉布、茶砖。

    这价格买的让俞敏都心痛,是内地价格的五倍往上。但她没问,她知道萧隽肯定有他的目的。

    然后,除了和俞敏在房间里娱乐一下,就是和迎宾馆里形形色色的人搭讪。不到两天时间,就和住在迎宾馆里商人、使节们混熟了。

    这天,萧隽正在和来自高昌、疏勒、车师等几个国家的商人、使节围坐在一起喝酒。

    萧隽的豪爽和惊人的酒量很快赢得了众人的好感。

    来自车师的商人问道:

    “萧掌柜的,这几天光看你在市场转了,也不见你买货卖货,你想干什么呢?”

    “哎,看到我们汉人的丝绸、茶砖在这儿价格卖的这么高,眼红啊。”

    “萧掌柜,你来自何处啊?手头有货吗?”

    “货倒是有。去,到房间里拿些样品出来。”萧隽对打扮成跟班的俞敏叫道。

    “你们看看这货成色如何?”

    几个人都围上来,然后竖起大拇指。

    “这货没话说,跟街上卖的一样。”

    “那你们知道这货在轮台拿是多少吗?”萧隽比划了一个手势。

    众人都惊叹起来。

    “你把货送过来啊,我们出这个价拿。”一个高昌的商人出了一个比城堡里价格低一成的价。

    “唉,不敢送啊,听说乌孙国要和匈奴结盟了,匈奴人还会在乌孙驻军。大汉朝和匈奴是几百年的世仇。哪敢往这儿送货,要不都给匈奴人给没收了。弄得不好,小命还得丢在这儿。”

    “你听谁说的,这消息真的假的?”

    “我哪知道,我也是听市场上的人说的。不过,你们高昌人不着急,我们准备从轮台新开辟一条商道,绕道楼兰再到高昌。只不过价格可要翻上一番了,那条路可是九死一生啊。来来来,不谈这个,喝酒喝酒。”

    散场之后,萧隽回到房间。

    “你到这儿就是为了把乌孙国和匈奴人结盟的消息散布出去?”俞敏问道。

    “我也没把握,就看这消息能发酵多大了。只要他们把这消息传回到自己国内,我的目的就达到了。这年头,商人是最能影响国政的,你没见本将军在京里还在卖药材吗?”

    “我懂你的意思了,你是想鼓动乌孙的邻国联合起来对大昆莫施压,把他和匈奴结盟的事搅黄。”

    “还得看鱼儿咬不咬钩了。”

    话音未落,有人敲门了。那个高昌商人进来了,满脸神秘的说道:

    “萧掌柜,我们侯爷请你去他房间坐坐。”

    “好的,你先请,我稍微收拾一下就来。”

    萧隽得意的像俞敏眨眨眼睛。

    “鱼儿果然咬钩了。”

    “你怎么知道高昌的侯爷在此?”

    俞敏一脸的惊奇。

    “嘿嘿,我们到的那天,他也来了。然后呢,他进了房间就再也没出门,连饭菜都是送进房间里去的。这几天,乌孙国有几个排场很大的人来看过他,并接他去过王宫。我虽然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但,我知道此人来头不小。”

    “我怎么没注意到?”

    俞敏的嘴大的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这就是你刺杀我不仅我未伤一根毫毛,而你却被我生擒活捉,最后还死活要侍寝我的原因。”

    “滚。”

    萧隽换了一身书生装,向她眨眨眼睛,一脸得意的出了门。

    “我呸!”俞敏居然还脸红了。

    “侯爷好!”

    萧隽器宇轩昂的进了房间,向坐在房间正位上的一位正方脸的回纥汉子拱了拱手。

    “果然中原出人才,萧先生怕不是做生意的吧?”

    那高昌商人赶紧介绍说:“这是卫侯爷,我们高昌国王的亲弟弟。”

    “卫侯爷看来是有机密大事在与乌孙国谈啦,是不是我听说的那件事?”

    萧隽没有正面回答卫侯爷提出的问题。

    “我听说萧先生准备打通轮台到楼兰再到高昌的新商路,可有此事?”

    卫侯爷也不是善茬,他也避开了萧隽的问题。

    “楼兰与我大汉朝素来交好,通过楼兰再到高昌再往西去,我们确实有这个打算。只不过,这是没办法的事,这条路有沙暴、狼群诸多不利,补给困难。所以比从乌孙过去的货价格要高出不少。”

    “萧先生的商队有多大规模?”

    “从长安出来经过河西走廊一直到轮台,我的商队一直畅通无阻,晚上都可以行商。满足楼兰和高昌的货物要求是没有问题的。”

    “那先生为何出现在这里?”

    “考察疏勒到乌孙到车师这条线的安全性。结论大概这位仁兄已经转告卫侯爷了吧?”

    “那先生下步准备去哪里?”

    “途经疏勒然后回轮台。”

    “那可否邀请先生实地考察一下我们高昌国?”

    “求之不得。游历一下西域各国也是我的心愿。”

    “先生爽快。此间事已了,明日我就将启程。那我就在高昌恭候先生了。”

    “一言为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