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113章 拉风的侍卫队
    “快来看啊,新到的货色,大姑娘五十两,小媳妇只要二十两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买回去每天只要两个饢就能养活,能干活能上炕。超值大甩卖啦。”

    俞敏一把拉住正往前凑的萧隽:

    “你干什么?家里都有几个啦,还不够你用啊。”

    “不是,你看这些人长的金发碧眼,腿长腰细,人虽然瘦了点,可几顿饱饭一喂马上精神抖擞的。喂,掌柜的,这都是从哪儿抓来的?”

    “西边,正宗的欧罗巴种,可不是混血的啊。看这一个个人高马大的。老板,来几个带回去,这些奴隶听话,只要给吃饱饭就行。”

    俞敏硬把他拖走了。

    “大姑娘小媳妇看不中,看看这几个男的。看看这肌肉,都是纯精的,一点肥肉都不带。干起活来能顶一头牛。”

    萧隽停下了脚步。

    这是几个衣衫褴褛的欧罗巴人,真人投注:身材高大,肌肉紧凑,一身的栗子肉,浑身线条简洁。

    “把这几个带回去留在身边做护卫,一出门,一群人跟着,一定很拉风吧?”

    “你现在还有心情买他们?”

    “老板,这几个多少钱?”

    “一百两银子一个,绝对的干活好手,物超所值。”

    “这十个我都要了,打个八折?”

    “老板大气,一百两银子一个不还价,另外我再送你两个。本来不卖留着自己用的。”

    那奴隶贩子从身后拖出两个更加健壮的。

    “成交。”

    萧隽从囊中拿出一颗小拇指大的珍珠,这是从路上匈奴人那里抢的。

    “这个够了吗?”

    那奴隶贩子眼中一下发出光来,连声说:“够了够了。老板,再送你两个大姑娘,下次多多照顾小本生意。”

    萧隽看看俞敏,摇摇头说:“算了,不用了。”

    “你们跟我走吧。”萧隽对着那群欧罗巴的汉子们做了一个手势。

    那群女奴们看着这些将要被带走的汉子骚动起来,流着泪,哭喊着,一个个伸出手来像是要抓住他们,这群欧罗巴的汉子也是难舍难分。

    一个年龄大些的对着萧隽不停的鞠躬,用手指着那群女人,嘴里咕噜着听不懂的话。

    萧隽问:“怎么回事,他们都认识?”

    “都是从一个地方抢来的。”

    “你们去挑吧,自己的妻子、情人都带走。”萧隽对那年龄大的欧罗巴人做了手势。

    这群欧罗巴人一下把那群女人都牵了出来。这十二个欧罗巴人整齐的单膝跪地,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起低下头去。

    那奴隶贩子解释道:“这是他们族人的誓言,向你效忠,永生为奴的意思。”

    萧隽乐了,“走,回迎宾馆,洗澡、理发、吃饭,然后带你们去马市买马去。”

    折腾了一个上午,终于把这群欧罗巴人配备整齐。男男女女一起二十五人,男的穿黑色袍子,女的穿红色袍子,里面贴身都配上皮甲。每人一把宽剑,这剑都是他们原来的武器,买马的时候送的。

    萧隽还按照年龄给他们都起了名字,男的叫萧大、萧二,一直到萧十二。女的领头的叫俞大,一直排到俞十三。女的比男的多一个。

    俞敏笑着随他折腾,抿着嘴说:“这下回去,乌日娜不干了。我看你再在哪儿去给她找十三个女的,乌大,乌十三。”

    “你以为我胡闹啊,马上要去高昌,总得拿出点派头来,不然谁会相信你富甲天下的大富翁啊?”

    俞敏恍然大悟。

    那奴隶贩子倒是说了真话。几天下来,每天牛羊肉、面馕管饱。这群欧罗巴人脸色也红润了,精气神也有了,而且特别的听话,时刻都有做奴隶的觉悟。

    就这样,萧隽带着这群拉风的队伍跨进了高昌国的境内。

    高昌国的面积比乌孙小,但他们已进入了半农耕半放牧的社会。从事农耕的主要是汉人,放牧的是回纥人。人口各占一半。

    高昌有五十多万人口,全境有三座城市,规模相当于汉地的县城,国都设在姑师。

    历史上还有一个高昌国,称为古高昌国,已经被风沙吞噬。

    姑师城里也有一座迎宾馆,跟王府在一条大街上。

    卫侯爷果然信诺,萧隽他们一到,便在迎宾馆为他们洗尘接风。在席上,卫侯爷告诉他,国王下午要在王宫召见他。

    吃完中餐,卫侯爷邀请萧隽坐上他的马车,直奔王宫。在王宫大厅等着他的是高昌国王卫律、国师,高昌国的大将军是由卫侯爷兼任的,这就是高昌国的最高决策层了。

    卫律倒也没有摆出国王的架子,他是在会客厅接见萧隽的。面对面的几张食几,完全还是汉人的会客的习俗。

    萧隽依然逐一行了抱拳礼,然后坐到了客座上。

    卫律首先开口道:“萧先生远来辛苦,鄙国上下对萧先生的到来欢迎之至。跟中土已多年没有直接贸易了,不知现在中土如何?”

    “现在我朝年号为大汉,太祖爷开疆辟土之后业已仙逝,传位于我高祖皇帝。高祖皇帝精励图治,经过几年的休养生息,国力昌盛,现在已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卫律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匈奴边患现在还是时常发生吧?”

    “太祖年间破关三次,高祖即位以来,前年仅阳关破关,在我三关联军围堵下,倒也没有大的危害。”

    卫律略为动容。

    “去年匈奴大军进军我嘉峪关,围关三天即大败而归。而我守军已有余力出动骑兵开始扫荡匈奴部落,现在可以说,三关境外千余里难得一见匈奴人的踪迹。匈奴人鼎峰时期已经过去,正在逐渐衰败。”

    “不会吧,匈奴新崛起了一位雄才大略的新单于赫连大将,其人文治武功都不可小觑。”

    萧隽微笑道:“去年冬季率兵围关即是赫连。”

    管他是不是了,反正隔得远,这高昌国又无法考证。

    这会卫律确实动容了,他和卫侯爷以及在一边一直没吭声的国师交换了下眼神。

    “如此说来,匈奴人真是今不如昔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