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114章 合纵之说
    萧隽端起面前的马奶酒喝了一大口,这马奶酒酿的跟其他地方不一样,颜色微黄,上面还有一层薄薄的油脂,酒精味却是不重。

    “卫王爷,如果我没猜错,卫侯爷前往高昌是和乌孙大昆莫在谈与匈奴结盟一事,看来市井的流言是真的。”

    卫律凝视着萧隽,显然他内心在犹豫,真人投注:是不是要把真相托盘而出。终于,他开口了。

    “是,大昆莫确实想和匈奴人结盟,他还想着拉着我们西北的十余个国家一起结盟,如此我们西域诸国可免受刀兵之苦了。”

    “哼哼,大昆莫打的好如意算盘。”萧隽冷笑道。

    “此话怎讲?”

    “既然与匈奴人结盟,那么匈奴人要求西域联盟组成联军从西攻打我大汉朝,你们遵不遵命?不遵命,你们违反了盟约,乌孙国会联络匈奴人进攻你们,以维护盟主的地位。”

    “此话有理,萧先生继续说。”

    “你们攻打大汉朝会得到什么,西域以东是千里瀚海,我汉军又是以逸待劳。即使退一万步说,你们能打过河西走廊,除了抢些物质又能得到什么呢,怒火!大汉朝的怒火!这些物质本可以以和平的方式得到,只需要保持商道畅通。”

    “让我们出兵攻打汉地是不可能的,毕竟我们还是同文同种。”

    卫律缓缓摇头。

    “你们想过另外一种可能吗?等你们联军攻打大汉朝的时候,大昆莫会联络匈奴人趁机完成他的统一大业?大昆莫本来就是匈奴血统,他的狼子野心谁人不知?这在乌孙国已经不是秘密了。”

    卫律擦了把汗,他发现自己思考问题确实太简单了。

    卫侯在一边接话道:

    “万一大昆莫真的允许匈奴人在乌孙驻军,那我们可就岌岌可危了。”

    “高昌国立国以来几百年,有多少次都处在生死存亡的关键?匈奴人不也叫嚣了几百年要打通西域,但我们不还是活的好好的?”

    一旁沉默不言的国师冷冷的接口。

    这时萧隽觉得火候已到,站起身来向大家拱手:

    “实不相瞒,我乃大汉朝勇毅侯、驻守嘉峪关的卢龙军主将、羽林卫将军萧隽。我是数月前带着一千六百名骑兵趁着匈奴人放牧季节,大肆扫荡匈奴部落,迷了路才误入西域的。大家请看我的印信。”

    萧隽掏出自己的侯爷印信、将军关防一一展示。

    “果不其然,我就觉得萧先生不像是商人。失礼失礼,萧侯爷。”

    卫侯爷一边查看着“大汉之勇毅侯”字眼的侯爷印信,一边连连道歉。

    “萧侯爷果然英雄虎胆,居然敢在大昆莫眼皮下在乌孙迎宾馆逍遥自在。”卫律也是啧啧称奇。

    “诸位,大昆莫不除,西域永无宁日。唯有拔出大昆莫这个毒瘤,西域各国才不会受到匈奴人的战争威胁。”

    “可是乌孙国是西域西北是最大的也是实力最强的,对付大昆莫我们实在是没有胜算。”

    “这个,我已经定下计策。大家请看,如果疏勒从大昆莫的东边进军,你们和楼兰军从南边,车师等国从西边,形成围攻之势,也不需要你们真打,只要摆出进攻的架势。大昆莫手头有多少兵?充其量七万人。三个方向至少要分散他五万兵。然后,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了。”

    “你的意思是要我们相邻的国家都相助小昆莫?你能保证小昆莫不会重蹈覆辙?”

    “我不敢保证以后。但是乌孙国一家独大总归对各国是个威胁,再说,我也从来没有对小昆莫承诺过要维持他的原有版图。我只是答应助他上位。”

    萧隽目视着众人,很不厚道的笑了。

    “我明白萧侯爷的意思了,如果萧侯爷能够答应,各国的牵制部队,谁取得的战果归谁。我想,牵制部队会把牵制当着主攻来打的。”

    卫侯爷首先心领神会。

    “还要请卫王爷给相邻各国写信,首先表明高昌的态度,不出意外的话,小昆莫现在正在车师国。我担心小昆莫不能够说服车师国王。”

    “这个没问题,疏勒、楼兰、车师我都可以写信。”

    “等等,我还有两个问题要请萧侯爷作答。”又是沉默寡言的国师开口说话了,他一直都没表现出兴奋来。

    “国师请说。”

    “首先萧侯爷代表大汉朝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其二,如果匈奴人真的发兵,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我建议西域各国成立一支常设的联合部队,由大家统一推举出一个司令部。今后,无论谁来攻打西域,首先由这支联合部队担任主要防守任务。”

    “指挥部设在乌孙国,有个五万大军常驻,匈奴人就不敢轻举妄动,当然这费用各国平摊。”

    还是卫侯爷反应的快,他已经将自己代入这支联合部队司令官的角色了。

    “对,大国出个一万多人,小国出个几千人,一支部队就能很快组建起来。匈奴人来攻,只要拖延几天,各国的增援部队就会跟上,如此,何惧匈奴人?”

    这个道理大家都信服了。

    “至于国师问到的第一点,我们大汉朝的目的很简单,保持与西域繁荣的贸易。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之所以一直面对匈奴采取守势,原因只有一个,我们没有一支强大的骑兵,我们缺马!而西域则有的是良马。”

    “我们愿意用我们大汉朝精美的手工制品换取西域的良马、牛羊、农作物和手工制品。”

    那国师沉默了会,又追问道:

    “萧侯爷,如果如你所说,你们从西域输入良马,建设了一支强大的骑兵,焉知你们不会打完匈奴之后再反过来动手吃掉我们?”

    “以后我不敢说。至少百年以内,我大汉朝还有大量的土地可以耕种,打垮匈奴人之后,我们也会拥有广袤的牧场。至于你们如果能团结一致,又何惧外敌;如果内斗不止,谁又能保证你们的安危?”

    一番话说的国师沉默不语。

    是啊,人不自辱,他人何以辱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