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昌国的御马苑。

    国王卫律是个良马收藏者,他的御马苑里有各种良马的品种,大食马、蒙古马、云贵马、大宛马、还有极其名贵的汗血宝马,俗称天马。

    “这是我经过多年摸索,终于配对成功产出的一对纯种的汗血宝马,这一公一母两匹马就送给萧侯爷了。带回中土,如果他们能在中土继续繁衍,一定要把他们的后代送回来,我要研究它们的变异情况。”

    “我大哥业余爱好就是喜欢研究马,他将各种类型的马匹杂交,一旦发现有新的变异,比得了任何宝贝还要高兴。”

    卫侯爷在一边介绍道。

    “这礼物太贵重了,长者赐,不敢辞。俞敏,把那张白熊皮拿过来。”萧隽回头叫着。

    “卫王爷,我身无长物。这是屠匈奴部落时,在他们部落首领那里得来的,白色熊皮,殊为难得,送给卫王爷留着纪念吧。”

    萧隽看着卫侯爷,抠了抠头皮,尴尬的笑了笑。囊中除了一对留给杨宁儿的珍珠耳环,口袋里确实空了。

    卫侯爷哈哈大笑,拍了拍萧隽的肩膀,表示理解。

    十里长亭送别,卫侯爷递过来一个包裹,说道:“萧侯爷,你们一见如故。许些小礼物,带回去赏赐人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实话说,口袋里盘缠也不多了。”

    “哈哈哈,萧侯爷实在是个有趣的人。”

    卫王、卫侯和萧隽都是哈哈大笑。

    “萧侯爷,我们等着进军的消息。”三人拱手作别。

    往东跑了一天,看看日头渐渐偏西,萧隽叫道:

    “萧大,前边找个村庄宿营吧。”

    萧大答应着去了。

    这萧大是个很称职的职业军人。行军基本不用吩咐,斥候、后卫、野炊、打尖都安排的妥妥的。萧隽一连在俞敏面前夸奖了好几遍物超所值。

    过了会,萧大来报:大人,前面河谷有个村子,百余户人家,刚打听过,离疏勒只有几百里路了。

    进了村子,招呼他们的是位说汉话的老人,姓石。村子里面有个公粮仓库,空空荡荡的,大家安置好行李,俞大带着俞氏门的开始准备晚餐。

    他们来时在市场买了些干肉巴和馕饼,晚餐就是将它们加热而已。

    萧隽问道:“老人家,村里谁家有羊要卖,卖两只给我们可好?”

    “看你们俩都是汉人,怎么和他们在一起啊?他们长的怪吓人的。”

    老人叫来一村民,让他领着去牵羊,俞敏给了个银稞子。

    “都在乌孙国市场上买的奴隶,欧罗巴种,和咱们汉人不一样。没事的,他们都挺温顺的。老人家,老家是哪里的?怎么到这里的?”

    “说起来远啰,我老家是五台山的,随着父亲行医,就走到这里来了,好多年了,再也没回去过。”

    老人将他二人往家领,说是煮茶给他们喝。

    老人家里就是他一个人住,一边煮茶,一边打听着中土的近况,思乡的情绪溢于言表。

    “多年没有看到故乡来的人啰。”老人感叹道。

    “老人家故里还有些什么人?”

    “十岁就跟着父亲走南闯北的行医,也想不起来了。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是经过疏勒回家去吗?”

    “在这边还有些事,办完了我们就会回去。老人家是想跟我们一起回中土吗?”

    老人连连摆手,叹息了声:“我一个行将就木的人,回去又能干什么?无儿无女,孤寡一生。看你们也是来历不凡的人,我有一事相托,不知能否行个方便。”

    “老人家请讲,我们一定尽力帮忙。”

    “说起来也不是大事,我父亲遗留下来一方,是治红伤的方子。他临死前交代我,一定要让这方子传回中土。方子中的草药有好几味都是西域没有的草药。这么多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今天能遇到你们也是缘分。只希望你们能在中土找一医者传给他,说明是石老人红伤药方就行了。”

    老人递过来几张发黄的纸,又叮嘱道:

    “上面的配伍比例都写着呢,唯独是独活这味药一定要在药膏将成未成时添加,否则会大大影响药效。此外,注意下,内服的比例和外用是不一样的。”

    萧隽略通医理,接过来看了下,见纸上就是几味药,都是金疮药里常用的药物。想来是老人的父亲不知从那里得来的常见药方,自己却视为珍宝。

    见老人如此郑重相托,不敢怠慢,双手接过来放入囊中,说道:“老人家放心,京城有几家大药行我都能说的上话,我让他们做出来,打上石老人金疮药的牌子,一定不会让它失传。”

    “如此,我父亲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老人家郑重的向他们鞠了一躬。

    萧隽慌忙还礼,又从俞敏那里拿来十个银稞子留给老人,这些银子已经够老人生活好多年了。

    跟老人告别,真人投注:走在回粮仓的路上,俞敏问萧隽:

    “你还不知道卫侯爷送你的是什么礼物吧?”

    “无非就是一些金银首饰罢了。”

    “很精美的首饰,都是内地没看过的,另外还有许多金叶子。卫侯爷出手正是大方啊。”

    萧隽摸摸她的头发:“那是因为我承诺将来对大昆莫作战,他们取得的土地、人口都归他们自己所有。如此,这些只能算是小礼物了。首饰你挑一些,将来回京城,我正愁没礼物送人呢。”

    萧隽的宿处在仓库里面的一角,俞大已经将铺盖给他准备好了。

    刚躺下,俞大领着俞十三来了。俞大四十多岁,俞十三却只有十五六岁,身高比萧隽要高出一个头。长睫毛,蓝色的眼睛,这是这群女奴中最漂亮的一个。

    她比划带着说,这是她的小女儿,还没许配人。按照他们族的规矩,先要献给主人侍寝。今晚已经将她熟悉打扮好了,特来献给主人。

    萧隽费了好大力气才弄懂她的意思,还未表态。梳洗完了的俞敏走过来凶狠的说:

    “我们汉人没这个规矩,你在萧家队伍里找个人把她嫁了。喜欢谁就嫁给谁,我替你做主。那个萧十一、萧十二不都是没婚配吗?下次未经我允许,不准带女人来勾引主人。”

    俞大连连解释道:“这是他们族的规矩,未得主人许可,不可以婚配。”

    “你们的规矩从此作废。以后我说的话就是规矩。”

    俞敏很霸气的说道。

    “你又何必坏人好事,她们都是自愿的。”

    萧隽无奈的看着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