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到达疏勒,必须要经过一段距离的乌孙国境内。这是个有河流有草地的河谷,为乌孙国最大的一个部落,塞人胡烈族部落占据着。

    不走这条路,那就只能跋涉千里沙漠,经过楼兰国才能到达疏勒了。

    这时间耗不起。

    萧隽盘算,胡烈族都是依水逐草而居,他们的营寨都是驻扎在河谷两侧,只要他们避开河谷,碰上胡烈族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萧隽决定冒险,横穿过胡烈族的领地。

    为了避免目标太大,他让所有人都换上牧民的衣服,而年轻未婚的俞十一、俞十二、俞十三都换做了男装。

    俞敏易容本来就很拿手,被她一捯饬,这支队伍就变成了风尘仆仆的行商队伍。

    一行人走到一半,还是被几个路过牧民发现。跟着,一两百胡烈族的骑兵包围了他们。

    萧隽他们没有抵抗,很顺从的被带到河谷边的营地。这个营地延绵了好几十里,而他们到的地方帐篷尤为集中。中间临水的一个大帐更是醒目。

    一个长相粗犷的部落首领在大帐里审问他们。

    “你们这些汉人偷偷摸摸的在我的领地干什么?你们从哪里来?又要去哪里?”

    “我们是杜威族长派出来的,挑选优良的马种。我们刚从高昌国来,再到疏勒国去。这是我们的通行令牌。”

    萧隽递上从小昆莫那里得来的令牌。

    那个叫畏哈儿的首领翻检了下令牌,然后扔给萧隽。

    “既然是老杜威派你们出来的,为何经过我的领地,不主动拜见我,而是偷偷摸摸的走,是不是想偷我族的东西?”

    那畏哈儿吹胡子瞪眼睛的说道。

    萧隽陪着笑:“这不是道路不熟,我们走错了方向吗?早知道畏哈儿大人在此,我们一定会登门拜访的。”

    “老杜威要买马种,不找我们胡烈族,倒是把便宜让给外人,这不是瞧不起我畏哈儿吗?”

    一个头目走了进来,在畏哈儿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将卫侯爷送他包裹放到畏哈儿的手上。畏哈儿打开红木盒子,眼睛发了直。

    大怒道:“我说我夫人的首饰盒怎么不见了,原来是被你们偷去了。来啊,将这伙盗贼都给我绑起来,我要去找老杜威算账。”

    “畏哈儿大人,冤枉啊。这是高昌国卫侯爷托我转交给小昆莫的礼物,并非我们所盗。卫侯爷听说我们要路过胡烈族畏哈儿大人的地盘,还托我们向大人问好啊。”

    萧隽一看畏哈儿贪财起了杀心,急中生智,话里面先把卫侯爷知道自己行踪的事先说了出来,防止畏哈儿杀人灭口。

    畏哈儿听了,倒是迟疑起来。他知道大昆莫正在和高昌国谈判的事,这又是卫侯爷送给小昆莫的礼物,倒是不好下手了。

    “畏哈儿大人,小的从高昌国高价收购了一对汗血宝马,本来是想带到疏勒国转手倒卖的,这两匹马价值可是这堆首饰的好几倍。今天我就把他们献给畏哈儿大人,问畏哈儿大人借条道如何?”

    “这可是你说的,是你献给我的,可不是我硬向你拿的?”

    “是是,今后还要经常走这条道,这两匹汗血马全当着交结下畏哈儿大人,以后多多行个方便。”

    萧隽话里又给了畏哈儿一点期盼。

    “嗯,还是你们汉人灵活。这样吧,你们汉人不是常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来人,杀个四头羊款待下客人,就算是我们胡烈族对你们献马的回报。这首饰盒你也带回去,向小昆莫大人问好。”

    “谢谢畏哈儿大人赏。”

    拿回来的首饰盒里首饰还在,就是金叶子都没了。

    出来之后,一众人等都愤愤不平。

    萧大向萧隽请示道:“大人,待到晚上,我带兄弟们再回来,把马盗回去。”

    “这口气我是咽不下去了。晚上我俩来,先割下畏哈儿的狗头,再放把火,把他胡烈族搅他个天昏地暗。”俞敏也是杀心大起。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且让他们替咱们养着马,这笔账早晚要跟他清算。现在还是忙我们的大事要紧。走,去疏勒国。”

    萧隽明白,如果自己的合纵计划不能成功,别说两匹汗血宝马的损失,这个商道根本不可能顺利通畅。

    现在已经不是大小昆莫之争了,即使大昆莫不倒向匈奴人,他也支持西域与内地通商,这些部落将来也会成为商道上的绊脚石。

    将来,一方面要通过贸易让各部落的物质流通起来,通过交换,让他们实实在在的感受到通商带来的好处,从而让他们自觉维护商道的安全。

    另一方面,也要让西域常备部队负责起打击破坏商道安全的职责,制定贸易纠纷仲裁的规则。

    这是胡烈族这次抢劫带给他的一个思路。

    俞敏看见萧隽一路上很少说话,知道他还在为胡烈族的事生气便故意逗他:

    “哎,你看俞十三那双大长腿多结实啊,蹬踏起来一定像匹野马。她看你也是脉脉含情的,反正你是虱子多了不痒,回去后总是要被收拾,不如就让她从了你吧。今晚宿营时,我给她腾地方?”

    “你问问俞大,如果她真没看中萧十一他们,我倒想到给她一个好去处。”

    “我就说吧,你啊,色心不死。”

    “不是我,我想到一个人,你觉得他们般配不?齐虎,年龄差不多大,身高也般配。虽然齐虎现在比她矮点,但他还会长个子的。”

    萧隽已经在心里描绘出英国公齐晟看到自己的大公子给他带回一个怪物媳妇的样子。

    “嗯,我也觉得齐虎和她比较配。这样她就变成你徒弟媳妇了,再也不能动歪脑筋了。我这就去问问俞大。”

    “哎,俞大说了,全凭主人做主。如果主人嫌她太小,那俞十二快十八了,要不晚上让俞十二来?”

    “别闹了,看看前面,麻烦又来了。”

    不远处,正站在二十几个脸上蒙着黑纱巾的人,而两边正滚滚沙尘,他们又被包围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