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120章 向畏哈儿复仇
    朱聪的手段远非萧隽估计的,他比想象的更加果断、更加决绝。

    疏勒国的大将军并没有派出信使向乌孙国的大昆莫报信,可朱聪却认定了这是个扳倒大将军的机会。

    没有信使,朱聪便派出一个;没有密信,这也难不倒朱聪,他伪造了一份。

    大将军下狱,朱聪接替了大将军的位置。然后随同国王一起御驾亲征。

    在袭击胡烈族时,他指使手下趁乱用弓箭射杀了疏勒国王,然后伪称国王重伤,秘不发丧,自己接过了军队的指挥权。

    回国之后,他立国王五岁的儿子为新王。一年之后,丞相因为贪腐被抄家下狱自杀。三年之后,他接受了国王的禅让,自己正式登基。

    萧隽也忘了小昆莫临行时托付他的,尽量生擒大昆莫,留他一条性命,让他余生在软禁中度过。

    他带着一千二百名卢龙军的兵士为先锋,拦腰向帅字大旗下的大昆莫发起了攻击。第一轮投枪和弓箭便要了毫无戒备的大昆莫和左将军的命,然后将他万人队伍拦腰截断。二万人一起喊着:

    “大昆莫勾结匈奴,犯下叛国罪!”

    “小昆莫已即位为王!”

    “奉小昆莫的命令,惩治叛国者!”

    “放下武器,投降者不杀!”

    群龙无首的队伍很快放下了武器,一部分人溃散,另外一部分人被编进队伍,向着胡烈族进军。

    此时的胡烈族正陷入了首尾同时被攻击的境地。

    疏勒军从东,高昌联军的一部从西,而萧隽带着二万多人则直接攻击它的腰部,胡烈族部落首脑部,他们曾经被羞辱被被掠夺的大帐所在地。

    萧大冲在了最前面,他是第一个冲进大帐的人。

    占领了胡烈族的本部,又立即分兵。

    老杜威带着一万人去和高昌联军合围胡烈部的主力,而另一名回纥首领带着一万人去抄东边正和疏勒部作战的胡烈军的后路。

    萧隽的卢龙军则留下来清剿本部的残兵游勇。

    畏哈儿正在大帐里看着小昆莫的命令犹豫不决,他不知道该不该服从小昆莫的命令,放弃抵抗。

    当萧隽他们进入大帐时,他似乎还是不明白自己该如何选择。

    “没想到吧,畏哈儿,这么快又见面了。”萧隽带着嘲讽的脸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畏哈儿愣了一下。

    马上,他反应过来,厉声说道:

    “去,把老杜威给我叫来,我要和你们族长说话。”

    “老杜威现在没空,他带着一万多兵去合围你们胡烈部主力去了。有什么话你跟我说。”

    萧隽走过去,真人投注:坐在畏哈儿经常发号施令的地方,把脚架在案几上。

    “我要见小昆莫,我胡烈族是乌孙国最大的部落,大昆莫平时见到我都要礼让三分,你究竟是何人?”

    “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是我的俘虏,跪下!”

    俞大他们走过来,拿起手中的剑击打在他的腿关节上,畏哈儿扑通倒地,挣扎着想爬起来,却被俞大他们死死的摁住。

    “我的汗血宝马你替我饲养的怎么样啊?我的金叶子还没都花完吧?”

    畏哈儿梗着脖子吐了一口吐沫在地。

    “萧大,看来他口渴了,给他灌点尿帮他解解渴。”

    萧大笑嘻嘻的走过来,让人按住他的脑袋,对着他的脸撒了一泡尿。萧家门的有样学样,一个个都过来往他脸上呲着尿。

    俞敏不好意思的回过头去。

    “等等,把他的头按在地上,我也来过瘾。”

    说话是俞大。萧大嘿嘿的笑着将畏哈儿打到在地。俞大撩起裙子,大张着腿,在他头顶上也撒了一泡。大帐里萧家门俞家门发出一片哄笑声。

    “好了,把他砍了吧。”

    萧大高举起阔剑一剑削飞了他的人头。

    “拖出去!”

    萧十二进来报告:“主人,汗血马都在马厩里。我们还搜出了这些。”

    他回头一招手,俞家门的几个人抬着几口大箱子进来,全是满满的金币、金叶子、首饰、银稞子。

    “好了,你们也去其他地方搜搜吧。”

    俞敏跑过来,捧起一捧金币,任由它们在指缝里滑落。俞敏看着萧隽说:

    “这下发财了,是真发财了。这些你不会充公吧?”

    “去叫乌日娜,你们俩拿够在京城买一座园子的钱和十年的生活费,其余的钱都是要上缴的。”

    萧隽感到奇怪,这乌日娜随着他们攻进来之后,就没看到人影。

    俞敏出去找了半天,才将和齐虎在一起的乌日娜找了回来。他们俩正在套一辆马车,马车上也有两口大箱子。

    乌日娜看他们进了大帐,她没跟进来。一转身看见边上一座精美的帐篷,马上宣布这座帐篷是自己的战利品。然后在里面拾掇了半天,收拾了两口箱子,叫来齐虎帮忙套了辆马车。

    问她里面装的是什么,她支支吾吾不肯回答,萧隽也懒得和她计较。

    等到大家讲将个营地搜刮一空,萧隽命令道:

    “所有兵士只能留下价值一千两的财物,官阶每高一级,加一千两,其余的统统交公。所有的马匹、大牲口一律归卢龙军所有。”

    萧隽算过账,这次出来的每个兵士包括抢劫匈奴人的,至少有两千两的收入,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了。

    如果不限制他们的收入,回去后其他的兵士都会感到不公的。

    兵士们对这么大一笔财产已经心满意足了,他们只想着能快点结束战斗,早日回归故里。

    等到杜威他们回来,更是带回了数以万计的俘虏、马匹、武器,这还不包括被高昌联军、疏勒军分走的俘虏。

    萧隽对杜威说,我只要挑选两千健壮的俘虏,其余的,这个营地里所有的牛羊、妇孺和其他财物你们都分了吧。

    杜威和回纥首领自然是千恩万谢,他们基本上是以伤亡很小的代价,得到了一批巨大的财富。光这批俘虏就是一个天价的数字。

    又过了会,高昌联军的指挥官卫侯爷、疏勒的朱聪夫妇也来了,而他们部队已经转移战场,寻找新的目标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