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侯爷和朱聪过来打招呼,还有一个主要目的,是两家如何瓜分胡烈部领地的问题。这样,以后两国就撇开乌孙国正式接壤了。

    最后的议定在萧隽的建议下达成一致,以河为界,各占一半。疏勒占的草地多一些,但有沙漠:而高昌占的草地少一些,但有山脉。

    大家达成协议,卫侯爷跟大家约定:待此间事了,大家齐聚赤谷城,讨论常设联军防备匈奴进攻的事,便匆匆离去。

    朱聪夫妻却留了下来。

    他们是为俞敏留下来的,朱夫人向萧隽提出了一个请求,他们夫妻俩准备认俞敏为义妹。萧隽也没多想,这是好事,他乐见其成。

    当下摆上酒宴,就在畏哈儿的大帐里举行了一个简单的仪式,然后朱聪夫妻俩便匆匆告退。

    他们还得赶回去为国王发丧,另立新君。

    老杜威和回纥首领也领军各自归去,最后离开的是萧隽他们赶着二十多辆马车以及二千多俘虏,五千多匹精挑细选的骏马凯旋回到了赤谷城。

    大部队驻扎在赤谷城外,萧隽带着护卫队员和萧大的侍卫队住进了王宫,迎宾馆是留给各国来使的。

    一个个战报传到小昆莫这里,他感觉到事情根本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除了自己继承了王位,人口急剧减少了。原来占四成的塞族人现在只剩一成左右,其余的都被各国当做俘虏瓜分了。连拥戴自己的部落,都拥有了大批的塞族奴隶,倒是回纥族还好些,他们及时的放弃了抵抗。拿着自己的命令与联军交涉,才得以保全。

    土地也急剧减少,原来广袤的土地减少五分之一,虽然说这个以后还可能交涉,但是指望他们吐出嘴里的肥肉看起来不太可能。

    一肚子郁闷的小昆莫找到了萧隽,萧隽又说出了一个他无法反驳的道理:

    塞族人本来都是拥戴你哥的,如果不将他们的势力削弱的话,你能统治的了他们?光一个胡烈族,那个畏哈儿,平时对你哥都不大尊重,何况你呢?这是最好的结局。剩下的原本拥戴你的回纥族这回没了盟友,你也就不担心统治不了他们了。

    土地?就这么多人口,要那么多土地也没啥用啊?如果你觉得哪块土地不能让出来,我再跟他们说说,看看能不能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

    小昆莫只得回去继续发呆了。

    “萧大,走,咱们再去找找那个人贩子,看看他手里还有没有你的同族人。”

    萧隽又带着他那支拉风的侍卫队出现在人口市场。齐虎也跟在队伍里,他的眼神已经开始围着俞十三转了。

    俞敏把萧隽的意图告诉了齐虎,齐虎好奇,就去瞅了一眼,没想到还真被她那身高、大长腿、妖冶的面孔给吸引住了。

    俞十三倒是落落大方,对这个主人的徒弟很有好感。再加上俞大在一边拾掇,嫁给他便从此脱离了奴籍,听说他还是国公的长子,比主人爵位还要高,即使做妾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两人算是一拍即合,经常眉来眼去的。

    那个人贩子看到萧隽这个大财主再次光顾,兴奋的跟前跑后,听说还是要欧罗巴种的,忙说:

    “现在手头没现货,不过,要是等的急,可以帮助调剂一下。有个塞族部落订购了三十人,男女都有,全都是青壮年,比你的这批人还要壮实。”

    “哪个塞族部落?”

    “胡烈族啊,他们族长亲自来订的。这批人现在已经在路上了,估计明后天就能到。”

    “哈哈,胡烈族,已经被我灭族了,你说的那个族长可是叫畏哈儿?喏,他的脑袋被他当做尿壶了。”

    萧隽用手指了指萧大,那人贩子半天合不拢嘴。

    过了两天,各国的领军人物都慢慢的到齐了。人贩子答应的欧罗巴品种的人也到了。确实,这批人的卖相比萧大这批人好看些,价格也上涨了三成。大约是上批人的价格并不如意,这次注意了路上的饮食、卫生。

    这次的开价比萧大他们高出了三成,萧隽没还价,将这三十人全都收了。

    这样,萧家门的编号正好到了萧三十,而俞字门的则到二十五。

    乌日娜气呼呼的自己到市场转了一圈,没找到欧罗巴人,倒是找了两个会蒙古语的,买了两个奴隶才罢休。

    疏勒国来的是宁伟,他说朱先生正忙着为国王办葬礼、立新君的事,实在是无暇西顾。不过,他为朱先生夫妻俩带来了给俞敏的礼物,整整一盒首饰,说是义妹的见面礼。

    然后,八加一的会议开始,萧隽算是仲裁者,八国会议由小昆莫主持。

    按照事先的议定,不再设盟主,只是由八国共同推选的常备军司令部负责协调各国关系。会议议定,每一国按照国力的大小决定派出的兵力多少,各国出的兵力由本国按照规定标准发放军资。

    联合司令部确定的常备兵员为五万人,然后各国为应派出多少人吵了一天,谁也不愿多派,派的多自然付出的多,而且本国会少了一个强劳力。

    最后根据各国自领的数额是高昌最多,出兵八千,车师国第二,六千人,乌孙国提出出兵五千,谁也没反驳,大家心里都有数,这回都是便宜占大了。

    等到疏勒国时,宁伟不慌不忙的竖起一根手指说道:本国虽小,愿意出兵一万。

    然后开始慷慨陈词:匈奴为我西域心腹大患,以往的入侵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在中土日益重压下,匈奴的逃亡方向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西域。今天我们为常备兵设吵了一天,各位无非是看中了眼前的一点利益,而置根本安危于不顾。

    我疏勒国现在提出一个方案,如果大家认同,这五万常设兵力的开销由我疏勒一家承担。前提是由我疏勒出人担任常备军司令,并由我们训练兵士。当然常备军会承担一切应该承担的责任。

    此话一出,萧隽脑袋一炸,这朱聪又开始出幺蛾子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