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122章 明争暗斗
    宁伟此话一出,猝不及防的是卫侯爷。

    他本以为大局已定,高昌国出兵最多,常备司令部的司令非他莫属。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疏勒国,常备兵力只有两万的小国家,即使算上本次俘虏人员一万人,也只有三万人,却自不量力的提出出兵一万,而且,还提出负担所有的费用。

    这,明明是抢夺联军常备军主导权来了。

    他首先怀疑是萧隽的授意,但当他看往萧隽时,见萧隽也是一脸的茫然,便知道是疏勒国新任大将军在自行其是了。

    志在必得,这是他哥临行时提出的要求。

    所以,卫侯爷将茶杯往桌上一顿,开口道:

    “我们高昌也完全可以满足疏勒提出的条件,而且,我们可以签协议,保证兑现承诺。因为我们高昌是真正有这个实力的。”

    “既然卫侯爷这样说,为了不伤和气,我疏勒愿意退让一步。我们出兵八千,并支持高昌国卫侯爷担任联军常备军司令。”

    宁伟表完态,立即有节奏的鼓起掌来。

    卫侯爷此时发现,自己上了疏勒国一个大当。宁伟的意思根本不是要争夺司令一职,而是下了个套子留给自己钻。如此一来,自己信誓旦旦的表示常备军由高昌国独家负担一事再也开不了口否认了。

    他疏勒故作大方,提出了八千军的认领额度,这都是要高昌国负担的。而且,按照惯例,他疏勒稳坐了联军常备军的第二把交椅。

    关键是他一钱未掏。

    当大家对此方案未表示任何异议的时候,傻瓜才会有异议!养兵是最花钱却又很难见到效益的事。有人主动提出替你养兵替你训练,这是多么占便宜的事情?

    萧隽开口说话了!

    从内心情感上说,萧隽是支持朱聪支持宁伟的,这毕竟是他布下的一局棋。

    但是,朱聪激进的做法违反了萧隽既定的政策:他目前需要的是西域各国目前短暂的平衡,而不是任何一家独大。现在的目标是打通西域各国商道,以中土的手工织品大量换取西域的马匹,组建一支可与匈奴匹敌的骑兵队伍。

    不仅仅是卢龙,而是整个边军!

    显然朱聪已经瞄准了下一个目标:高昌。这个在乌孙国丧失西域一流大国资格后最具潜力的国家。

    他想用常备军一事拖垮高昌,最后达到短期内一统西域的目的,他想成为真正的西域之王!

    “我们设常备军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促进团结,让西域各国真真切切的团结在一起,就像伸开的手掌,我们要让它握成拳头。所以,我们起初提出各国负担各国的费用,这个目的也是为了让各国负起相应的责任来。”

    “只有各国明白自己肩负的责任,我们才能真正团结起来,才能共同维护好西域的和平。刚才二位之争,说来说去是权力的争夺,请问二位,这责任你们放在哪儿了?”

    萧隽不慌不忙的说完,然后端起茶碗喝了口茶,不再言语。

    卫侯爷向他投来感激的一瞥,头上的冷汗已经沁出来了。

    宁伟也傻了。来之前朱聪、萧志和他已经反复推演过可能出现的情况,就是未想到萧隽会站出来打乱他们精心的策划。

    本来以为是一个精准的无懈可击的陷阱,专为高昌国准备的!

    “还是按照我们事先的计划实施吧,按照国力大小分摊兵役和后勤。我们来讨论下驻地安排和指挥官的人选问题、”

    车师国王出来打了个圆场,制止了永无休止的争论。

    “关于驻地的安排,大家一致的意见是在乌孙境内。这一点我同意没有意见,我意是让杜威部让出现有的属地,这里毕竟是对匈奴的第一线嘛。而杜威部则迁往原胡烈部的驻地。这样对杜威部也是比较公平。”

    小昆莫提出了意见,也制造了一个难题。胡烈部的属地已经在萧隽的参与下一分为二,疏勒、高昌各占一半。现在他提出让杜威部迁往这地方,说明他心有不甘,他在借此话题提出了领土的申诉权。

    刚才差点闹翻脸的宁伟和卫侯爷马上联起手来。

    “胡烈部属地就是一条河谷,也就能养活几万人而已,并非是什么风水宝地。我们之所以占住这块地方是想开辟另外的一条商道,高昌直接到疏勒的商道。你们乌孙不是还有条到车师的商道嘛。”

    这是卫侯爷说的,他的理由冠冕堂皇,是为了商道发达。

    而宁伟说话就没那么客气了。

    “你们乌孙对过境商人征税也太狠了点,商人们的意见很大嘛。当然,如果杜威部迁来我们也欢迎,我们疏勒国人口本来就少,多增加几万人我们还是欢迎的。”

    宁伟的这番话气的小昆莫七窍生烟。他以求助似的目光看向萧隽,萧隽像是没听到他说话似的,正在专心致志的剥葡萄皮。

    一时冷场。

    在这个问题上,乌孙国成了绝对的少数派,没有国家会站出来为它说话。

    “我看这样行不行?双方的理由都有些道理。不如由高昌和疏勒签一个租借协议,这块地本来是乌孙国的,为了通商的需要暂时租借给疏勒和高昌。租期嘛,不妨时间订的长一些。”

    萧隽拍了拍手,好像是要拍打掉手上的葡萄汁水。

    “当然,如果大家都不同意租借,那就怎么来的就再用同样的办法解决。”

    这言外之意不同意那就只有再通过战争的手段解决。

    这事也就这么订了。高昌、疏勒同乌孙签了租借协议,每年象征性的付给乌孙一点租金。

    然后是联军司令部人员的组成。

    为这问题又是一番扯皮,后来变成四方集团轮流担任司令,每一届任期为三年。车师国及邻国为一方,高昌楼兰为一方,乌孙、疏勒各为一方,这样疏勒成了最大的赢家。

    车师国提出了货物过境征税的问题。

    车师比较远,从中土过来的货物要经过疏勒和乌孙两个国家,这两国都要征收过境税,这样到了车师,价格就翻了几倍。

    最后萧隽仲裁,无论是从中土过来的货物还是从阿拉伯过来的,过境概不收税。只有在本地销售才能收取税收。

    吵吵了两天,终于大家都在协议上签了字。

    萧隽已急不可耐的想回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