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杜威一直是小昆莫内心中依赖的人,因为他的体内流淌着汉人的血脉,他对老杜威有种天然的亲近感。这次能上位,成为一国之君,也得益于老杜威的大力相助,虽然结果并不让人满意。

    他酬功的方式就是将老杜威提拔为右将军,而原来的右将军则升为左将军。

    萧隽临行前和老杜威见了一面。

    “中原之地受土地、马种的约束,不可能大规模的养殖军马。西域将来一段时间会成为中原军马的主要来源地,你要竭力促成这件事,这也是我来西域经营的主要目的。”

    “小昆莫性子太软,优柔寡断,你也要经营好他后续接班人的事。还是那个目的,无论谁做乌孙的国君,要确保这条商道的畅通安全。”

    老杜威暗暗心惊,萧隽的意思是让他要实际操控乌孙的政局,这是他还未意识到的问题。

    “朱聪在疏勒开始建汉人学堂,将中原文化向西域扩散,这是件功在千秋的事。你要主动和他联系,在乌孙尽快的把学堂办起来,这事你们可以联手做。此外,如果乌孙国内有什么事情发生,你也可以向他求援。”

    “这个我也有想法。以后我就在赤谷城建一所汉人学校,对外就说是行商与汉人打交道的需要。争取让更多的部落首领子弟入学。”

    老杜威原本是考虑到自己部落汉人子弟入学的问题,经过萧隽点醒,思维马上发散出去。

    “在乌孙汉人还是偏少,要鼓励大家多生多养,不然你以后虽然身居高位,但是还会基础不稳。”

    老杜威忽然就明白自己肩上的责任。

    他就任右将军,原本是想到以后家庭安逸,为子孙挣下一份好的前程,经过萧隽这么一点拨,自己看问题的高度不同了,所谋的事情也就不一样了。

    “我回去之后,会竭力促成朝廷重建西域都护府,在轮台驻军,重新恢复朝廷对西域的控制。这样,你们在西域的汉人就会有依靠,地位也会有显著的提升。你现在要做的,尽量是让你汉人部落的人经商、入公职,扩大汉人在乌孙的影响力。”

    “萧侯爷,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听说萧隽即将启程回国,各国国王、重臣都来话别,都有礼物相赠。

    其中车师国国王送的一套长短不一的大马士革刀引起了萧隽的注意。他打听了下,这套刀是阿拉伯人打造的,便拜托车师国王说,想办法找到会打这种刀的阿拉伯工匠,送到我这里来,我就喜好这种好工艺的艺术品,用来送人很有面子的。

    车师国王这次从萧隽的谋划中得到了大便宜,对这点小事自然是连连点头:

    “回去后,我就安排阿拉伯人回去寻访。即使找不到这种匠人,多找些这种刀还是没问题的。”

    萧隽知道这种大马士革刀是经过特殊工艺处理的,如果能找到工匠,了解制作方法,那么,帝国的武器工艺将会上一个台阶。

    小昆莫也没忘记自己的承诺。他曾许诺,如果上位成功,将以良马千匹、黄金万两相酬。

    如此,萧隽此行已经得到的马匹过万了。他开始选了二千塞族俘虏也就是这个目的,替他驭马。

    与众人话别之后,他们一行经疏勒回国,宁伟伴行,得知消息的朱聪夫妻特意赶来送别。

    “萧兄弟,此次回中原,我还拜托了义妹一件事。我们初识时,我曾告诉过你,当年我父亲朱王爷将我逐出家门是有原因的。我一直不安分,不愿按照他给我设计的道路走,他是怕我在外惹祸,所以才有如此之举。”

    “呵呵,朱王爷的所思所想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理解的。”

    “在酒泉,受你启发。我们改变了活法,远离了中原。老爷子对我现在所作所为一定会赞赏的,这才是他所希望的。所以呢,我请义妹代我回家一趟,让她将我这些年的情况告知老爷子。”

    “让你重入门庭?”

    “是的。我也给老爷子写了封信,提出了请求。”

    两人站在一个缓坡上,下面是一片生机盎然的草原,蓝天白云,一条玉带似的河流蜿蜒的穿过草地。牧人们正升起炊烟,大群的牛羊正悠闲的在草地上漫步着。

    朱夫人拉着俞敏的手在一边窃窃私语着,两人虽说相差了十几岁,可很是投缘,总有说不完的话,大概也是有相同的身世吧。

    “萧兄弟,你上次来疏勒,说是要帮我的。为何会在会上反对我们的筹划?”

    朱聪还是直言不讳的把问题提出来了。

    “你所谋者甚大。按照你的秉性脾气,应该不会是热衷名利的人。你如此做,必然有你自己的目的。其实,如果初衷不改的话,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对,你想把西域变成帝国的养马场,这和我的目标并没有冲突。也许按照我的方法,能更加高效的完成你的目标。”

    “可我不敢冒险。我苦心经营,好不容易削弱了乌孙国,斩断了匈奴的黑手,使各国之间达到了一个力量的相对平衡。这是保证西域与中原商道畅通的前提,这样各国都只能依托于我们中土的势力,谁也不敢起二心。而你所谋者是一家独大,这与我的既定政策是不符的。”

    “有的局需要提前布置,等到强大了就不好办了。比如高昌国,它很有可能采用一种手段与楼兰合并,这样,就形成了第二个乌孙国,我敢说,十年之内,你说希望的平衡就会被高昌打破。”

    “那你也可以打乌孙的主意啊,乌孙的小昆莫不是个能够守成的主。其实,我只要十年的时间就够了,有十年时间,谁在打破平衡也无所谓了。”

    “你的意思是?”

    “我和你约定吧,只要西域能完成向内地输送十万匹军马的目标,随你在这里怎么折腾。我有十万骑兵在手,天下任我走。这话我们初识的时候我也说过。”

    “真的?每年一万匹马,倒也不是大数字。”

    “那我们就说好,你现在可以经营可以筹划,但是不得挑起战火,破坏目前的平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