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毁灭教皇 > 第33章 终得"真名"
    放眼看去,在当下,是在它成功的利用石榴他体内的灵魂力量化成实体降临之后,是在无比拉风的出场方式下。

    那貌似也是很快就察觉到这样并不怎么样好,或者说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异样的它,在不知什么打算之下,那是拉风帅气的出场没多久,便很快就收回了自己散发出来的威压跟万庄光芒的它。

    是在无比低调之下,那貌似并不想要做一个路灯照耀黑夜的白色雄鹰,是在它的这一举动下,只见是随即很快便又再一次回归到了平静的黑暗状态当中的地下洞穴。

    是在一切再次沉入了黑暗当中后,那本是应该没有什么变化的它,却是跟以往不同的是。

    在当下,放眼看去。

    只见在这一片漆黑的环境下,那是又多出了一个不速之客的它,是在一阵微弱的白色光芒依旧在黑暗中散发之际,就像是小小的火苗一样。

    虽然比起之前突如其来的万丈光芒小了很多,但是那是依旧有着星火燎原之势的它,是在那一股以就可以轻松撕裂黑暗的光芒之下,就像是一个小型的太阳一样!

    而这团光芒的源头是不用说也知道,是跟先前散发出来万丈光芒的存在一摸一样,赫然就是先前那个被石榴他给呼唤出来的白色雄鹰它。

    在眼下,只见那是在停止发光后,虽然收敛了自身爆发而出的强大光芒,却是依旧挡不住自身身上散发出来的白色光芒的它,就仿佛是真的天使降临一样!

    那是自身就是光的存在,是在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肉体,甚至是都是无时无刻不再散发着光芒的情况下。

    就跟眼下的这一只神秘存在一样,即使它已经收敛了很多,但是那是全身上下本就是光芒所构建而成的它,是在那怎么都无法消失的光芒在它全身下围绕的情况下。

    那貌似也应该是早就习惯了这一点的白色雄鹰它,是并没有怎么特别在意自己身上这一点明显是与众不同的情况。

    在当下,放眼看去。只见那就跟夜光石一样的白色雄鹰,是在自身光芒四溅的情况下,就如同海上的灯塔一样。

    那是相当很显眼的它,是在好不容易显现真身后,却是在半空中不断飞翔,就仿佛也是很久没有出来过来了一样。那是稍微有点兴奋的它,在控制不住的自由翱翔了几圈后。

    那是相当自制的它,貌似也是已经发泄够了,在发泄过后,是很快就反应过来,还记的自己眼下还有重要事情在等待着自己去做的白色雄鹰。

    在最终傲然飞落到了石榴他的面前,随意找了一块看似是变异蚂蚁的尸体碎片上停立以后。那是终于在现实当中正面对面的,是亲眼见到了眼前这个自己的宿主跟主人,也就是石榴他的白色雄鹰它。

    却是在一双充斥着睿智与深邃思想的金色目光浮现的复杂目光下,那非但没有什么高兴之意,反而是有些怜悯之情的白色雄鹰他。

    看着眼前那是同样一脸的复杂之情,却也是兴奋的说不出来话的石榴他。

    那是寄宿在石榴他的灵魂当中,生存于石榴他内心深处,几乎是已经跟石榴他同心同体的白色雄鹰它,自然是清楚的明白此刻自己这一位新主人的想法。

    不过嘛,那是秉持着“母亲大人”的命令而来的白色雄鹰它,却是不得不亲手给他头上浇一盆冷水,甚至是亲手去打破他的愿望来。

    所以在眼下,那是一直迫不及待的想要相见的这两者,却是在双方都不说话的怪异情况下,在这突如其来的略微诡异沉默之下。

    那貌似是正在酝酿着话语的白色雄鹰它,真人投注:是因为自身存在的特殊缘故,所以那是并没有普通人所拥有的七情六欲的白色雄鹰它,是在无比公事公办的态度下。

    在当下,只听白色雄鹰它是语气淡漠的说道:“眼下虽然有很多的事情要办,但是首先还是要恭喜你一点的是,是就一如你所猜测的那一样。

    你成功的度过了吾的最后一个试炼任务,你在最后一场试炼下所表现出来的敢作敢为,不怕牺牲,当机立断这几点吾虽然并不太看重。

    但是如果硬要吾去辅佐一个性格优柔寡断的,无论做什么事情都犹犹豫豫的人的话。吾可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因为那种人是绝对成不了大气候的。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讲,性格软弱之人,是就跟扶不起来的阿斗一样!纵然有再大的家业权势,最终也是只会拱手白白让给真正的强者。

    吾并不喜欢成为辅佐这样无能之人的“诸葛亮”,吾比较认可的是就像你这种关键时刻当机立断,敢作敢为的人。即使你是下一个野心勃勃的曹操也无所谓!

    话说回来,讲实话,之前让你触碰吾的额头的方法虽然不止自断右臂这一条,但是能够想到这样一个残酷无比的方式来投机取巧的达成最后的一场试炼。

    吾也不知道是该说你是个没脑子的莽夫好呢?还是该说你有勇无谋好呢!虽然两个说法意思都差不多,但是你应该懂得,吾是在褒奖你。

    你的脑子虽然有些不够用,但是性格上的勇敢直接却是可以弥补这一点。当然,说你脑子不够用这句话也许是我说的过早了。

    毕竟知道解除自己梦境对自己精神束缚方法的人可是少之又少的啊!就好像你们人类之中自古所传的一句话一样。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是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处于梦境当中还是现实里的人,在傻傻分不清楚间,会做出那样毅然而然的残酷现实的决断。吾也是多少可以理解,或者说是欣赏也不为过。

    而对于你在知道断臂所带来的坏处后,有先见之明的你是就立即为自己所做的那些弥补措施,不得不说,这也算的上是一个相当明智的举动来。

    只是唯一一点可惜的是,你的思路从一开始就错了。不然的话,你也是会少受到一些来自精神上的自我催眠所带来摧残折磨来。

    不过也就是这一点,吾也是多少看清楚了你这个人的品性来。所以就结果来说吾就算是认可了你最后的试炼成功通过。

    不过恭喜归恭喜,也不跟你多废话什么,是就试炼的结果成功与否,既然你成功了,吾可以事先先前对你的承诺。

    如吾先前所说的一样,吾会完全臣服与你,视你为吾的终身主人,只要你完成吾跟你先前所说的那个约定,即是‘人类毁灭计划’便可!

    不过嘛,就眼下来说,这个约定暂且不说。

    因为根本没有什么力量的你,就算眼下跟你讲,你也是完全达不到吾预期的那个程度来。等你什么时候有彻底横扫这些个低端异兽的基本力量后,吾是再跟你具体的说一下吧。

    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吾与你所定下的契约的最后一步,是将吾的真名告诉你,你即可得到吾真正的力量了。”

    “不是,那个什么,哈哈,谢谢夸奖啊!不过,我...额...我刚才有点走神,你能从头重新说一遍吗?不然的话,你随意就好,我随你处置就是了。哈哈...哈哈...汗...”

    话音刚落,是在眼下这一只突然横空冒出来的鹰形生物,直接自言自语的一番长篇大论之下。那是压根没有想到这一只看着就跟传说当中的神兽一样的存在,居然会是这么的唠叨的石榴他。

    是在好不容易组织好了语言的他刚想要脱口问出一些自己一直以来相当疑惑和关心的问题下,那是完全没有料到眼前白色的这只雄鹰突然说出那么多话的石榴他。

    是在脸上保持着僵硬的笑容,与那越听越变得懵逼的脸色之下。是根本就没有听懂,或者说是从头到尾就没怎么听对方说什么话的石榴他!

    是在好不容易才等对方说完话后,那是刚想要说出话来的石榴他。

    却是在眼下面对着眼前白色雄鹰它所提出来的要求,那是直接被眼前一脸庄重严肃,是认真的不行的白色雄鹰给把话又给都给堵了回来的石榴他。

    是在眼下他的脑回路有些短路的情况下,那是知道还是眼下对方的事情比较重要的石榴他,看着对方那是有些认真的可怕的目光。

    想想对方眼下的所作所为,那还是误以为自己身下这些个死的异常凄惨的变异蚂蚁都是对方的所作所为的石榴他,是在不得不乖乖收回自己的问题下。在当下,那是略微有些胆怯的石榴他,是在委屈巴巴的说完了上面一席话后。显然是一副“你随意,我任凭你处置”模样的石榴他。

    还真就像是菜板上的鱼肉一样,是在眼前这个就跟刀俎一样的白色雄鹰的处处紧逼下,那是完全没了脾气的石榴他。

    是在他故意装可怜的模样下,那见状也是完全没有料到居然会是这样的情况的白色雄鹰它。

    看着眼前那是一脸的不知所措加无辜脸色的石榴他,那是直觉的一阵无语的白色雄鹰它,这才感觉到自己之前所说的话都是白说了,另加自己真的是高看了眼前这个就跟傻冒一样的新主人的白色雄鹰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