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窥心兵王的绝色老婆 > 第64章 落井下石
    胡倩茵顿时怒形于色,洪非梵真是越说越放肆了,完全不把她当成上司。她气得倏地站起来,瞪了眼洪非梵:“你太放肆了!竟敢对上司说这种目无尊长的话,就凭这一条,我就可以把你辞退。”

    洪非梵抬起头来,看着她:“我说的果然没有错,你就是个心胸狭窄的人。”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对啦,我忽然想起,你是那个胡健安的堂姐吧。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们姐弟俩都喜欢跟我作对呢?我没有得罪过你们吧。你一回来就给脸色我看,还把我叫进办公室,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想冤枉我旷工,然后把我辞退。真没想到,一个部门的经理,就不能心胸广阔点吗?你这样的人做部门经理,简直是带坏了其他员工,这样下去,很容易影响公司的声誉,毕竟,我们公关部服务的对象不但对内,而且对外的。”

    关于胡倩茵和胡健安之间的堂姐弟关系,是庄萱萱偷偷告诉洪非梵的。

    刚才洪非梵除了看不惯胡倩茵对他的态度不好外,还有的是他已经猜到胡倩茵叫他进办公室里面是要趁机处罚他,所以才故意不把她放在眼里,看看她会怎样对付自己。果不其然,胡倩茵要处罚洪非梵。

    胡倩茵要教训洪非梵,不只是因为洪非梵敢顶撞她,最主要的是她的堂弟昨天告诉了她,有个新来的同事得罪了她的堂弟,要胡倩茵找个机会教训教训他。

    本来胡倩茵把洪非梵叫进来,是想拿着他不请假就离开公司的借口给他进行处罚,没有打算直接弄走他的,可是洪非梵顶撞她,令到她临时做了决定,要把洪非梵弄走。

    “哼!我能不能做经理,轮不到你一个打杂的来批评。你还是想好后路,准备收拾东西走人。”胡倩茵愤怒道。

    洪非梵不屑的呵呵一笑道:“恐怕你还不够资格辞退我。”

    胡倩茵指了洪非梵一下,又指了一下门口,怒不可遏的大声喝道:“你,马上给我出去!”

    洪非梵站起来,双手插袋,悠然自得的走了出去。

    胡倩茵看着洪非梵的背影,双眼充满恨意。

    “遂仁,你说经理骂那么大声是在骂谁呢?”洪非梵一出来,周弥就幸灾乐祸的对崔遂仁说道。

    “还有谁啊,当然是我们部门那个来了没两天就不断旷工的小杂工啦。”崔遂仁立刻接话,语气中充满讥讽之意。

    “对哦,除了那个打杂的,也不会有别人了。”周弥说道。

    “肯定啦,那个打杂的不会做人,又老偷懒,不被骂才怪呢。”崔遂仁说道。

    “如果我是经理,直接就把这样的人辞退。”周弥说道。

    “没错,这种人根本就没资格留在我们部门。”崔遂仁说道。

    两人的声音不低,一唱一和的,明显是让洪非梵听到。他们都听到胡倩茵的办公室里面传出她的骂声,不用猜也知道是骂洪非梵。

    洪非梵现在连经理也得罪,他们当然幸灾乐祸,趁机落井下石。

    洪非梵坐下来,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对于这种小人,他懒得理会。

    有个别女同事本想出声替洪非梵说句话,但仔细一想,只好闭着嘴。听刚才胡倩茵的骂声,似乎很生气,她们可不敢惹祸上身。尽管她们觉得洪非梵会替她们看相,也掌握了她们一些秘密,但她们还不想为了他而得罪胡倩茵。

    就在这时,胡健安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

    她走到甘思雨前,和甘思雨打了个招呼,然后急步走到胡倩茵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出胡倩茵带着愠怒的语气。

    胡健安推门进去后,顺便把门带上。

    “怎么是你?”胡倩茵眉头微皱。

    “姐,我有事找你。”胡健安焦急道。

    “什么事?”胡倩茵问道。

    “你刚刚是不是找了洪非梵?”胡健安说道。

    胡倩茵嗯了声,没好气道:“我本来想替你出口气的,教训教训他,可那个新来的太狂妄了,目中无人,完全不把我这个经理当回事,还敢顶撞我,我看他是不想做下去……”

    “姐,你别气,都怪我没有及时把洪非梵的新情况告诉你。我本来一开始就不应该让你帮忙教训他的。”胡健安打断胡倩茵,“姐,你知道吗?那个洪非梵有后台罩着。”

    胡倩茵一听,脸色微微一变,以疑问的目光看着她的妹妹。

    胡健安紧接着说道:“洪非梵是温晓霜的亲戚。今天一早回到公司,我的经理就让我要多照顾洪非梵,别让他受到不好的待遇。很有可能是温晓霜向我的经理打了招呼,让我们多照顾洪非梵。”

    胡倩茵露出惊讶的表情,但很快恢复正常,双眼微微的眯了眯,若有所思道:“怪不得他敢顶撞我。”

    顿了顿,她说道:“有温晓霜做后台又怎样?他旷工,又顶撞上司,我完全有理由让他滚。”

    “你想辞退他?”胡健安连忙问道。

    “没错。”胡倩茵说道。

    “姐,不能辞退他。”胡健安说道,“他可是温晓霜的人,而且我的经理也让我多照顾他,辞退他的话,恐怕不好向我经理交代。”

    “是他做错了事,不但旷工,还顶撞上司,就凭这两条辞退他,你的经理也不敢说什么。”胡倩茵说道。

    “其实……其实洪非梵不完全算旷工。”胡健安吞吞吐吐道。

    “什么意思?”胡倩茵看着胡健安,真人投注:双眼带着疑问之意。

    “洪非梵昨天要请假的时候,是我没有把OA的账号和密码给他,才导致他无法提前申请。”胡健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怎么不早说?”胡倩茵没好气道。

    “我……我一时忘记了。”胡健安说道。

    胡倩茵看得出这是他的借口,明显是他想捉弄洪非梵。胡倩茵没有戳穿他,然后淡淡道:“就算他旷工事出有因,可他顶撞上司,我就可以让他离开公关部。”

    “姐,如果你让他走,温晓霜肯定会替他出头的,到时候我担心温晓霜会找我麻烦,也让我的经理同样找借口把我弄走。”胡健安有些担忧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