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三国之暴君吕布 > 第47章 陈宫逛妓院
    这幅对联一经挂出,加上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妓院阁楼,吸引了无数百姓驻足围观。

    都在议论,迎春阁怎么变样子了?

    在汉末时期,妓院是很盛行的,很多家境不好的女子都下海为娼,靠出卖色相曲艺谋生。就如曹操的小妾,卞夫人,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娼妓。

    所以娼妓这个行业,在当时是很赚钱的,也受到很多人的追捧。

    此时,二十几个漂亮的小姑娘提着花篮,出现在妓院的第二楼,随着欢快的乐曲声响起,她们将花篮中的花瓣抓起,撒下楼。

    顿时间,无数的花瓣随风而至,迷人的香气挑逗着所有人的神经。

    “真香啊...。”

    “为什么感觉,迎春阁跟以前不一样了?”

    “是啊,佳人成群,香气扑鼻,真乃人生一大享受也...。”

    ............

    迎春阁的大门缓缓而开,里面的空间无限巨大,隔着老远就能看到,有个铺满红地毯的高台,上面有十二个歌姬在跳舞,旁边坐了四个美女琴师。

    恍然间,悠长清脆的歌声传来。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

    这首诗词,是出自宋朝苏轼的‘水调歌头中秋’,后改编成歌曲,只要是现代人,应该都不陌生。

    在所有的宋词中,可称得上是经典之中的经典,也是中国历史上的经典篇章。全词无论是文采,还是思想、哲理,都堪称完美。

    如果是有文采的人听见了,一定会被诗词中的寓意所吸引。

    如果你没有文采,也没有关系,动听的歌声会让你停下脚步。

    这时,一位白绫遮面的红衣女子出现,开口说道:“今日迎春阁开张,不论新老顾客,一律免费。”

    “哦哦哦...。”所有人就跟饿狼似的,冲进了妓院。

    那白绫遮面的女子,正是穿越而来的潘金莲。她转身进入第二层阁楼的雅间,朝正在喝茶的吕布说道:“奉先哥哥,迎春阁正式开张了,您看怎么样?”

    “还行吧。”

    吕布起身向前走动了几步,打开窗户往下看,正好瞧见那十二个歌姬在翩翩起舞。台下无数的人叫好,眼冒淫光的注视着每一个歌姬。

    “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潘金莲不解。

    吕布摇着头道:“可惜了这么好的姑娘,竟沦落至此。倒是便宜了那些俗人。可惜啊。”

    潘金莲噗哧一笑,掩嘴说道:“如果奉先哥哥喜欢,可以随便挑选几个,我让她们来伺候您,保证把您伺候的舒舒服服的,相信她们也很愿意呢。”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吕布关掉窗户,回到座位继续喝茶。

    “我只是感叹而已。可惜归可惜,但钱还是要赚的。我还要靠着她们给我搜集情报呢。”

    “总的来说,你这迎春阁办的还算不错,如果能把陈宫也吸引进来,就说明你成功一小半了。我就给你投入大量的钱,将妓院开到袁术和曹操的地盘上去。”

    潘金莲道:“这得多亏了奉先哥哥,提出的那些好建议啊。还有门口那副对联,如果公台先生看到,一定会忍不住好奇,进来参观的。”

    (对联两个字始于明代,现在叫对偶,或者桃符。但为了读起来流畅,就直接改称对联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吕布抬起头,往阁楼外一瞧,脱口而出。

    “啊?曹操来了?”潘金莲吓了一跳。

    吕布翻着白眼,说道:“谁跟你说曹操来了。我是说,公台先生来了。你往楼下看。”

    潘金莲侧眼看去,果然看到陈宫背着个手,混在人群中,跟其他人一样,驻足围观。尤其打量门口挂着的那副对联:“唯本色英雄方能到此,是风流名士莫要错过。”

    从字面上解释,就是说,只有英雄豪杰才能到这里来,如果你是风流名士,就千万不要错过。

    短短的两句话,把妓院的身价一下子就抬高了。

    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到这里来玩耍的人,就是色中恶鬼、无耻之徒,反而让人觉得,只有有身份、有本事的人,才能进得去。

    陈宫犹豫了下,探着脑袋往里瞧,瞧着瞧着,就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哈哈哈...好,连公台先生也抵制不了的诱惑,可见迎春阁办的很成功啊。”吕布大笑了三声,朝潘金莲说道:“快去把公台先生请上来,就说我有事情与他商量。”

    “是。”

    潘金莲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没多久,陈宫上了楼,缩头缩脑的推门而进。当看到吕布端坐于此,他赶紧上前见礼:“主公,您怎么在这啊?”

    “呵呵...唯本色英雄方能到此,我怎么就不能来?”

    “是是,我也是被那副对联吸引进来的。”说到这,陈宫满脸尴尬之色,补充道:“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纯粹的被对联吸引。”

    “行了行了,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

    陈宫老脸一红。

    吕布问道:“公台,你觉得我这迎春阁办的怎么样?”

    “这家妓院...是主公办的?”陈宫惊异的问道。

    “是啊。”

    “主公,您办这个做什么啊?”

    吕布没有直接回答陈宫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公台先生想想,一般到妓院里来的人,都谈论些什么呢?”

    陈宫道:“那得看他们的身份了。如果是商人,就谈论生意上的事,如果是官场中人,就谈论朝廷之事。如果是军中将领,那谈论的自然是战事了。”

    “公台一语中的!”

    吕布起身道:“我办这个阁楼,就是想知道,每天到这里来的人,都谈论了些什么,他们所谈之事,对我有没有价值。”

    陈宫皱起眉头,好像还是没明白这样做的含义。

    吕布继续道:“先生想想,如果在敌人的地盘上,也开这么几家阁楼...。”

    “卑职明白了!”

    陈宫恍然大悟,笑着说道:“主公这个想法,实在是好啊,一般到妓院里来的人,所谈之事都见不得光。他们在平时不敢说的话,到了妓院里,面对妓女,或许能一吐为快。这是一般的细作、斥候无法探得的。如果我们能探听到他们讲话的内容,那对我们来说,或许很有用。”

    “是啊。”吕布心道:“你TM终于搞明白了。”

    吕布神情变化,愁眉苦脸的说道:“但是...要在每一个诸侯的地盘上,都开几家像迎春阁这样规模的妓院,没有大量的钱财,是肯定不行的。”

    陈宫道:“不就是钱财吗?我们前一段时间剿灭了徐州世家,获得无数的钱财。据我所知,仅是进库封存的,就不少于一万万两千万铜钱。”

    一万万两千万,就是现代人说的一亿两千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