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全修剑神 > 第24章 用棍子爆了他!
    别看罗莉雅刚才把梅丽莎损得一文不值,实际上罗莉雅对于体内的那一半精灵血统还是很看重的。

    有时候精灵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原因也不全在他们身上,更多的是被人类给惯得。就连人类内部都已经认同了这个观点,也就不能怪精灵平日里面眼高于顶了。

    “三小姐……”

    佩格罗有些难办,倒不是他真的做了奴隶生意,主要是整个商队这么多的货物,打开再封装很麻烦。而且对方现在可是阶下囚,一个阶下囚让他们打开货物他们就照做,就算对方是个暗夜精灵也不行啊,传出去罗伊斯家族的了脸面往什么地方放。

    罗莉雅却铁了心的摆手道:“把货物都打开,我想这个权利我还是有的,出了任何问题我会负责。”

    好吧,既然有人顶缸,佩格罗也就不再阻止了。他一挥手,商队的人就开始把马车上的货物卸下来,罗莉雅指着这些货物对梅丽莎说:“你可以随意检查。”

    罗莉雅之所以这么决定一方面是因为她体内也有一半的精灵血统,另一方面是因为她不想让李修梁对罗伊斯家族产生不好的印象。

    虽然李修梁从来没有发表自己对于奴隶的看法,可通过一个月的相处,罗莉雅隐约还是能感觉出来,李修梁这个人对于众生的态度都是很平等的,应该不愿意看见奴隶交易这种肮脏的事情。

    梅丽莎哼了一声从地上站起来,沿着整个商队挨个挨个的检查。这个时候她哪里有点阶下囚的样子,简直和大将军检查自己的军队差不多。

    梅丽莎现在也不跑了,真人投注:生死是小事情,现在一定要把自己的族人找出来,狠狠地打这群人类的脸。而且她也看出来了,罗莉雅有着半精灵的血统,真的能找到同伴的话,这个小姑娘或多或少的都会帮她们吧。

    她也不求罗莉雅帮多大的忙,只要能让李修梁不出手就好了,这个剑士的实力简直太可怕了,梅丽莎知道她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

    车上装的的确都是一麻袋一麻袋的药材,如果每个麻袋都要打开看的话,恐怕到了天亮也检查不完。

    好在梅丽莎有着特殊的找人技巧,她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罗盘状的物品,按照这件魔法物品的指示前进,很快就来到了一辆马车之前,这辆马车上放着的是几个大箱子。

    站在马车前梅丽莎就不动了,而是转头看着罗莉雅,罗莉雅立刻摆手道:“把箱子搬下来打开!”

    “三小姐,这东西是二少爷点名让我带回去的,里面有什么东西老奴也不清楚,不过二少爷说了不能随便打开。”

    “我说了,立刻打开,我可以负责!”

    佩格罗叹了口气,从怀中摸出了一把钥匙,上前费了一阵功夫才将箱子上的大锁打开。

    之后两个下人上前,合力将箱子的盖子打开,紧接着一阵惊呼就在众人之间传开。

    这个巨大的箱子当中,还真是藏着一个精灵啊!

    箱子里面的精灵嘴巴被魔法口球封着,脖子上画着一串繁杂的花纹,一看就是魔法禁止。这东西不仅可以让精灵发不出声音,还能压制她们的魔法。

    精灵的手臂和双腿上布满了一道道伤口,有的赤红一看就是刚打了没多久,有的则是发黑发青,应该是以前施暴的痕迹。

    身上那件麻布衣服破旧不堪,只能堪堪挡住精灵的大腿,手上脚上也都带着禁魔的手铐和脚镣。

    这名精灵的眼神相当麻木,肯定是被折磨了许久,梅丽莎看到了自己的同族,一脸嘲讽的望着李修梁,眼中全是愤怒道:“怎么样,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卑鄙的人类!”

    李修梁欣赏了一下眼前的精灵奴隶,最后点了点头道:“恭喜你找到了自己的同族。”

    “然后呢!”梅丽莎的声调已经拉高了。

    李修梁双手一摊,一脸理所当然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

    “你难道就不感到羞愧吗,就不打算说点什么?”梅丽莎的一口小白牙都快要咬碎了。

    李修梁则是直接翻了个白眼道:“傻缺啊,又不是我抓的人,我说你马呢!”

    梅丽莎硬是被李修梁骂的无言以对,最后她只能转头看着罗莉雅道:“这是你们家族的所作所为吧,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罗莉雅的脸色异常难看,转头看着佩格罗道:“佩格罗爷爷,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从箱子打开的那一刻开始,佩格罗的额头上就不停的冒出汗水,他一边擦汗一边解释说:“三小姐,这几口箱子真的是二少爷让我带回去的,里面有什么我也不太清楚,您知道我终究是个下人,不太好随随便便看主子的东西。”

    罗莉雅点了点头,转头对梅丽莎说:“我想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误会,不如你跟着我回去,我一定会让父亲大人彻查这件事情,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梅丽莎一脸讥笑的看着罗莉雅道:“小姑娘,你是真的单纯还是当我傻?我跟着你们一起回去,那不就等于是自投罗网了嘛,到时候我还能有出来的机会么。”

    罗莉雅的面色又难看了几分道:“好,那你现在带着你的同族离开,我照样会回去把事情禀告我的父亲,惩治做了这件事情的人!”

    “咯咯咯,我人都已经走了,你们到时候惩治不惩治的我也看不见,你也太会糊弄人了吧!”说着梅丽莎脸上讥笑的神情愈来愈浓。

    罗莉雅终究还是个小姑娘,她什么时候处理过这种事情,她能想到的两个办法都被梅丽莎拒绝了,而且对方还这么无情的嘲笑她,心中有些委屈的罗莉雅只能转头看着李修梁道:“老师……”

    李修梁当然不能看着自己的徒弟吃亏了,他上前伸手揉了揉罗莉雅的脑袋道:“我来解决。”

    说完他径直走到了梅丽莎的面前,用一种居高临下极其蔑视的眼神望着梅丽莎道:“现在带着你的同伴马上滚!”

    “你们无故抓捕我的同族,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梅丽莎整个人都傻了,什么个情况啊,刚才你冲我吼也就算了,现在人赃俱获好吧,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你冲我嘚瑟什么呢?

    一声龙吟,剑出鞘!

    李修梁手中的剑顶着梅丽莎的咽喉,甚至已经划破了她咽喉上娇嫩的皮肤道:“这就是我的答案,还想问吗?”

    罗伊斯家族家大业大的,不愿意得罪暗夜精灵,可李修梁不在乎,他光棍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就是在这里宰了你又能如何,我以后不去暗精灵王国就是了。

    一滴冷汗缓缓的从梅丽莎的面颊划过,她现在才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个男人压根就不打算和她讲什么道理,能让她活着带着同伴离开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想到这里,梅丽莎立刻将自己同伴身上的魔法禁止解开,扶着同伴看了李修梁一眼道:“人类,你很好,这件事情我记下了。”

    面对梅丽莎的恐吓,李修梁不屑的一笑道:“记下又如何,赶紧滚,惹得我不高兴了,你就是躲进暗夜精灵女王的闺房里面,我也照样能把你揪出来!”

    梅丽莎眼中恼怒的神色一闪而逝,最后咬了咬牙带着自己的同伴快速离开了。她知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就算动用皇室的权利向贝尔玛尔公国施压,也不可能把罗伊斯家族如何,因为李修梁站出来就等于是把所有责任都揽在了他的身上,这件事情已经和罗伊斯家族无关了。

    罗莉雅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的老师,虽然知道李修梁说什么去暗精灵女王的闺房这句话是在吹牛,可从老师口中吹出来的牛就是不一样,真是清新脱俗啊!

    李修梁收起武器,伸手揉了揉罗莉雅的脑袋说:“傻孩子,这个世界可不是什么事情都需要去讲道理的,记住了吗。”

    罗莉雅狠狠地点了点头,今天李修梁又给她上了一课。

    这次的袭击让商队有所损失,暗夜精灵那边也有伤亡,这已经成了一笔糊涂账,算不清谁占了便宜。好在最后李修梁把事情揽在了自己身上,否则后续的问题还会很麻烦,佩格罗相信暗夜精灵有把消息传回去的能力。

    经过暗夜精灵这么一闹,整个商队的人都人心惶惶的,大家也不打算在外面过夜了,纷纷收拾好马车,打算连夜赶路。

    罗莉雅更是强硬的拉着李修梁,把他拉上了自己的马车。

    佩格罗看到这一幕只能叹了口气,丝毫不敢说点什么,他知道自己有些小看这个年轻人了。

    上了马车之后,罗莉雅一脑袋就扎进了李修梁的怀里,抱着李修梁半天也不说话。

    李修梁伸手摸了摸小丫头的头道:“怎么了,还不开心呢?这又不是你的错,都是你那个什么二哥做的。”

    罗莉雅沉默了半天后,缓缓开口道:“老师,其实我的母亲就是个精灵女奴,后来怀上了我才成了我父亲的妻子。不过我父亲之前已经娶了一任妻子了,所以我的母亲算是小妾,每天过的也不开心,最后在我六岁的那年就郁郁而终了。”

    听罗莉雅这么一说,李修梁就知道这孩子在家里面恐怕过的也挺不如意的。

    “虽然我的父亲还是挺疼我的,可我知道家族中的其他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我。这也是为什么我会从家里面跑出来,到洛兰之森那边。我想证明自己,我想让自己变得更强。”

    李修梁拍了拍罗莉雅的后背,他觉得这孩子在家族当中,和其他成员的关系一定挺拧巴的。

    本来精灵女奴是奴隶,是货物。就算珍贵,那也是珍贵的玩物而已。

    可怀了孩子,又被罗莉雅的父亲娶为小妾就不一样了。从玩物一跃变成了家族当中的成员,这个时候精灵族的血统就有了加成效果,让她和罗莉雅都高人一等,家族当中的其他人自然不爽了。

    不敢明着使坏,暗地里面下绊子肯定少不了,哪个地方的深宅大院里面都是一个尿性啊。

    “我二哥就是看我最不爽的,这次的事情一定是他捣的鬼。我想他一定是打算借助暗夜精灵的手除掉我,就算除不掉,也能把我恶心的够呛。只要我敢回去质问他,他一定会讥笑说不就是弄了个精灵族的奴隶嘛,顺便再嘲讽一下我的身世,老师我该怎么办啊。”

    看着一脸无助的罗莉雅,李修梁想了想道:“我对深宅大院的宫斗戏没什么经验,既然我是个剑士,就只能按照剑士处理问题的方式给你意见了。你回去就直接质问你二哥好了,他要是嘴巴不干净,你直接用棍子干爆他!”

    听着李修梁如此粗俗的言语,罗莉雅面色一红道:“不行的老师,再怎么说他也是我哥,我要是把他打了,从道德上说不过去。”

    “不不不,少女你弄错了,我也没说让你去打人啊,我只是说你可以和你二哥闹着玩。你二哥好歹是个成年人,被身体孱弱的魔法师敲两下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再说了,就算真的把人打了,你终究还是个小孩子,要充分发挥小孩子的身份优势啊,谁家小孩子还没有胡闹的时候呢,你说是不是啊!”

    “嘿嘿,老师你好奸诈呦。”

    “熊孩子说谁呢,这叫智慧!”

    3800的大章,求收藏求推荐票,今年的世界杯小组赛吓死人了,小组就没几个稳当的,怂了怂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