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全修剑神 > 第36章 风拳流灭门惨案
    风柔差点就崩溃了,李修梁刚才好像说了一句非常了不得的话啊!

    如果换做是平时,李修梁要是敢把这句话说出来,风柔就敢跳起来和对方玩命。

    可现在她迟疑了,她慌了,因为李修梁脸上的表情根本就不像是在开玩笑,一本正经的好像在诉说一个难以辩驳的事实一样。

    女孩子的那个地方怎么能随随便便露出来呢,就算我差点杀了你,也不至于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道歉吧。

    自知理亏的风柔挣扎道:“你胡说,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设定啊。”

    胡说?李修梁当然是在胡说了,可谎言这种东西如果想要骗到人,那就要先把自己骗了。

    不管你信不信,我先信为敬。

    所以李修梁继续一脸理所当然道:“我胡说?这明明就是整个大陆都知道的常识,不信你出去问问!”

    风柔一阵气短,她心说我怎么问啊,我要真是把这种话问出来,别人还不把我当做白痴啊。

    李修梁继续蛊惑道:“你听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句话吗?一个男人如果犯了天大的错误,要争取别人原谅的时候都要下跪,我只不过是让你袒露出胸部,和男儿下跪相比你这点事情才哪到哪。”

    风柔也是刚从道格斯的控制当中挣脱出来,再加上之前的情绪大起大落,现在脑袋有些不灵光,她看着一本正经的李修梁,心说这些话还是有道理的。

    男人道歉的时候要下跪,想必也是相当羞辱吧。以此类推的话,女孩子果然是要露出胸部才对吧,女孩子下跪什么的好像真没什么杀伤力啊。

    风柔纠结了,真的要这样做吗,好难为情啊,可是如果不这样做,又显得自己毫无诚意。

    就在她内心痛苦纠结的时候,李修梁在一边添油加醋煽风点火道:“当然了,你也可以不用道歉,毕竟我还没死,你也可以理所当然心安理得的把这件事情忘掉。我原以为风拳流的高手都是好汉,没想到居然有你……”

    “好!我道歉就是了,不就是露出胸部嘛,你来看啊!”

    说着风柔就用双手抓住了领口,打算一把撕开。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荣辱,但风拳流这块招牌不能在她的手上被辱没了!

    擦拉一声,眼瞅着风柔的领口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这个时候罗莉雅看不下去了,直接扑上来抱住风柔道:“老师和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啊!”

    “哇!”

    风柔顿时嚎啕大哭,短时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压力也释放了出来。

    罗莉雅破天荒的转头,有些恼怒的瞪了李修梁一眼,她觉得老师这样玩弄一个女孩子有些过分了。

    李修梁也尴尬的揉了揉鼻子,真人投注:他只不过是心血来潮想要玩梗,没想到风柔居然如此的耿直啊!

    心虚的同时李修梁还暗道可惜,风柔一看就是经常锻炼,身材特别好,尤其是那两个馒头。这要真是一把把衣服撕开,馒头瞬间弹出来,李修梁甚至都已经听见声音了。

    看着一个正在哭泣,一个正在生气的女孩子,李修梁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我看刚才的气氛太过于凝重,所以开个玩笑缓解一下,大家都别往心里去啊。风柔不是我说你啊,这么明显的玩笑你都听不出来吗,哪有让人道歉的时候露出胸部的道理啊,你居然还真信了。”

    听了这话,正在哭泣的风柔一擦眼泪道:“那你别拿风拳流说事啊!”

    “至于嘛,我知道你们这些风拳流的人尊师重道,但也不至于这么极端吧。风拳流的名声如果真是被我随便一两句话就败坏掉了,那就说明他的名声本来就不怎么样。”

    看着风柔打算起来拼命,李修梁退后两步道:“好了好了,我以后不说了还不行嘛。真不知道你是咋想的,风拳流什么时候需要你一个小丫头出来维护名声了,难道你们的高手都死光了?哈哈哈……”

    说着说着李修梁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风柔正一脸被人灭了满门的哀伤表情,连罗莉雅也一脸尴尬的看着他。

    “我勒个去,不是吧,风拳流被人灭门了?谁这么牛!?”

    李修梁整个人都震惊了,这可是风拳流啊,貌似好多虚祖的气功师都是这个流派的传人吧。

    如果真的要将整个流派抹去,那需要多大的势力。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虚祖肯定不会坐视不理,难道有个组织能让虚祖都退缩?

    想了想李修梁觉得不靠谱吧,要知道当年佩鲁斯帝国如日中天的时候,撕毁盟约和虚祖开战,最后也是以失败告终的。

    反正李修梁是不太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哪个人类组织能硬刚虚祖并且让去退缩。

    “灭门倒是不至于,但风拳流的气功师的确是受到了一些打压,现在的日子都不好过。”罗莉雅解释道。

    “为什么,什么人打压的?”李修梁一脸的好奇,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啊。

    罗莉雅摇了摇头道:“具体的事情我不太清楚,传言是他们内部出现了问题,你要问的话就问风柔好了。”

    李修梁恍然大悟,果然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啊。

    提起这件事情风柔心中就有着无尽的悲伤,她摇了摇头说:“抱歉,这是我们内部的事情,不方便告诉你们,见谅。”

    好吧,反正这是虚祖和气功师的事情,李修梁这种鬼剑士也没有跟着掺和的必要。李修梁无非是觉得有些好奇,既然风拳流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那风拳流的创始人风振怎么样了,如果出事的话格斗职业找谁转职?

    想到这里,李修梁摆了摆手道:“算了算了,风柔你也别多想。气功师这个职业能在大路上流传这么多年,一定有他的道理。别看现在这个职业势微,其实气功师里面的高手还是很受欢迎的,尤其是把念气罩的等级提升上来之后,并且学会了幻影奇袭和念帝旋天破之后,那可真是又能打有能抗,还能加血加状态。”

    说到这里一些记忆就浮现在李修梁的眼前,简直历历在目啊。

    他记得曾经有一个版本,这些气功师就很过分。打安图恩的时候往往前几幅图都会穿着辅助装混团,等到了BOSS的时候,这些气功师就开始搞事情了。

    如果队伍里面的主C输出强力一点还行,一旦打得墨迹了一点,这些气功师就会换上一身输出装备,直接一个二觉把BOSS给秒了,这个时候主C往往一脸懵逼,你说尴尬不尴尬。

    想到这些李修梁的嘴角就不自觉的浮现出了一抹笑容,气功师这个职业有的人叫光兵,有的人叫百花,还有的人叫念帝,不一样的。

    刚从这些美好的回忆当中跳出来,李修梁就发现事情不对了。刚才还一脸哀伤的风柔此刻正狂热的看着他。

    怎么说呢,李修梁看见风柔的那个眼神有些害怕,总觉得风柔就好像一直饿了好多天的狼,今天总算是看到肉了。

    “你知道气功师后续的晋升体系!”风柔突然扑了上来,拽着李修梁的袖口一脸狂热的问,已经忘记自己的胸口现在春光扎线了。

    “好白啊咳咳,我是说多少是知道的,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你们风拳流的主修路线和一般的气功师又不一样。你们讲究的不是念起和体术的结合嘛,就是传说中的喵喵拳。”

    所谓的喵喵拳就是气功师的一个技能念气·龙虎啸。一旦释放技能,气功师的双手就会被念气覆盖,每次挥拳的时候拳头上会出现虎头,并且有虎啸龙吟之声。

    风拳流的创始人风振当年到帝国挑战撒凯,结果被人家一个寸拳打碎了念气罩,从那个时候开始,风振就意识到了体术的重要性,从此将体术和念气柔和到一起,这才形成了著名的风拳流。

    不过李修梁觉得风拳流更适合PK,刷图还是纯粹一点比较好。

    “你不仅知道气功师的后续晋级体系,连风拳流都知道?教我!”风柔的神情越发狂热,大有一副想要把李修梁打晕了拖回山洞的感觉。

    李修梁推开了风柔的双手道:“姑娘你先冷静一下,我的确知道风拳流的后续体系,我甚至知道格斗家的各种流派体系。可知道是一回事,会不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能把各个流派没一个技能的特点都说的头头是道,那有什么用啊,我不会那些招式啊。”

    “不需要你会!你只要知道各种招式的特点和样子就行了,剩下的事情我完全可以自己摸索!”

    “不是吧,难道风拳流的传承已经断了?不至于这个样子吧!”李修梁反复的打量着风柔,最后确定这位姑娘是认真的。

    风柔两手一摊道:“正如你所见,风拳流的传承的确是断了,而且整个气功师的完整晋级体系也已经被皇族垄断了,我们这些民间闲散的气功师想要晋级,真是难上加难了。”

    李修梁是不太清楚虚祖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懒得打听。他现在就知道一点,他手中握着一个极其有用的信息。

    于是他咧开嘴笑了,笑的那叫一个开心,那叫一个热情,通俗的说就是看见肥羊了。

    李修梁搓着手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跟你说说后续体系的事情吧,总不能让这门优秀的传承断了吧,你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阿李克斯谢谢你,刚才我那样对待你,你居然还愿意跟我说,以前都是我不对,是我太任性了,我向您道歉。”风柔就起身,很庄重的给李修梁鞠了一躬。

    风柔真的激动的热泪盈眶,在这一瞬间李修梁的身影突然高大起来了。

    “客气啥,咱们好歹也是一起经历过战斗的战友,你放心我一定把我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你。来来来,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回去,在路上商量一下资费的问题。”

    “啊?!资费?什么资费?”风柔一脸愕然,这和她想象的有些不一样呢。

    李修梁拍着风柔的肩膀道:“自然是听课的资费咯,这么重要的课程,怎么能不收费呢,姑娘你出去打听打听,去窑子里面找小姐都要花钱的,更何况是听一些这么重要的信息,你该不会是想要白嫖吧!”

    “可是……可是我没多少钱啊。”风柔很惭愧,因为她觉得李修梁说的很对,这么重要的信息,别人凭什么免费送给她?

    李修梁和颜悦色道:“没钱没关系啊,你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吗?”

    “也没有,格斗家身无长物,我们的信念才是最珍贵的。”

    “家里有房契地契吗?”

    “早就卖掉了……”

    “器官移植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阿李克斯你别闹。”

    “没和你闹,既然什么都没有,那你就只剩下肉偿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