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全修剑神 > 第43章 战个痛快
    静!死一般的寂静!

    刚才还叫嚣着的城防军和佣兵们,真人投注:此刻就像是被人用手生生扼住了脖子一样。

    所有的佣兵都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李修梁,他们虽然不爽马蒂奇,他们虽然也吆喝着不干了,可他们绝对没有勇气做掉马蒂奇。

    这毕竟是贝尔玛尔公国的军官啊,别管他手底下统御着多少人,他的人品有多烂,他是否临阵脱逃,这些都不是李修梁可以直接动手杀人的理由。

    既然是公国的军官,那就只能通过国家机构制裁他,私刑是违法的,是对国家权威的一种公然挑衅。

    贝尔玛尔公国就是军事实力再怎么不强,那也是货真价实的一个国家。如果有佣兵敢犯下滔天大罪,相信公国这边肯定不介意出一笔钱,在整个大陆范围内通缉他。

    可你看看眼前这个哥,不仅动手杀人了,而且还是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就宰了。

    没有给马蒂奇辩解的机会,也没有说什么冠冕堂皇的大道理,直接手起刀落!李修梁仿佛在用实际行动证明,杀你不需要理由。

    另外李修梁最后说的那句话,深深的刺痛了在场所有人的心。

    什么叫一群废物,我们才不是怕这些怪物呢,我们只是选择战略性的撤退,保存有生力量。

    李修梁甩了甩刀上的血,打量着眼前的这群城防军道:“他死了之后谁负责指挥?”

    “你居然敢公然杀害帝国军官,来人,给我把这个凶徒拿下!”一个站在马蒂奇尸体不远处的人跳了出来,看来这位应该就是临时的指挥没错了。

    看着拿着武器靠过来的士兵,李修梁不为所动道:“你就是这里的二把手?我问你,你要继续对抗怪物,还是打算和他一样转身逃跑?”

    “大胆狂徒,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操心,乖乖的束手就擒,免得祸及家……”

    对方应该是想说祸及家人,可惜最后一个字永远都说不出来了,因为他和马蒂奇一样,脑袋从脖子上飞起来了。

    这下所有的人算是彻底服了,这些佣兵以前总觉得自己整天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自己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亡命徒。

    可现在和李修梁一比,他们发现自己纯良的简直像只小白兔。

    一言不合就直接宰了两个军官,这位大哥已经不是不知死活了,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嘛。

    李修梁看着在地上乱滚的人头,继续询问道:“那么问题来了,这个人死了之后,接下来的指挥是谁?我希望这个人能聪明点,能看明白现在的情况。”

    过了好长时间才有人站出来道:“咳咳,理论上我是接下来的指挥,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很好,我还是那句话,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是带着人逃跑呢,还是留下来继续抵抗?”

    “自然是留在这个地方抵抗到底了,我们是公国的军人,我们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如果现在转头跑了,我们身后的百姓谁来保护!”

    李修梁诧异的看了一眼,他本以为自己要杀上四五个才能逼着城防军继续防守,没想到城防军当中倒是还有个有血性的。

    李修梁点了点头不再理会城防军,转而看着眼前的这些佣兵大声道:“所以孬种们,你们打算像个娘们儿一样,被怪物吓得仓皇逃窜吗?”

    如果不是因为刚才李修梁已经宰了两个军官,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肯定会被人揍的。

    有人不满的反驳道:“谁是孬种了,我们只是不愿意给那种人渣做炮灰罢了。”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附和之声。

    李修梁却不屑的冷笑,毫不遮掩的将鄙视的神情挂碍脸上道:“得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们怂不怂自己清楚。我知道对你们来说,佣兵只是个工作,没理由为了工作把性命扔在这个地方。所以在战局变得焦灼的时候,你们萌生退意也是正常的。”

    李修梁的话马上引起了不少佣兵的共鸣。

    本来就是嘛,老子做佣兵是为了赚钱,为了更好地生活,所以老子要好好地活着,更好地活下去。所以想要撤退什么的不丢人,我也是个人啊,面对死亡我也是会产生恐惧的。

    李修梁说完这些话之后,他已经和大部分佣兵站在了一起。可就在不少人产生认同感的时候,李修梁却话锋一转道:“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男人有时候是不能退的。你们大部分的人应该都是贝尔玛尔公国的吧,你们转头看看,看看身后是什么!”

    等所有人顺着李修梁的手指往后看,李修梁提高了声音,大声的呼喊道:“你们的背后就是祖国,是一片开阔的平原。一旦这里被攻破,后面就再也没有关隘可守,这些怪物会长驱直入的杀到国家的腹地。到了那个时候,你们的父母孩子,你们的姐妹妻子都会变成这些怪物的刀下亡魂,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临阵脱逃!”

    这煌煌之音如同炸雷,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已经把众多佣兵给镇住了,有的人羞愧的低下了头,甚至都没有勇气和李修梁对视。

    最后李修梁一字一句道:“我不会要求你们留下来对抗怪物,因为这本来就是你们的义务!等你们死了,去九泉之下见到自己父母儿女的时候,到底是能昂首挺胸,还是无地自容,看你们自己的决定咯!”

    说完李修梁也不理会这群人,一个人提着还在滴血的裂创心灵之刃朝着战场那边走了过去。

    罗莉雅手中紧握着战矛,快步追上前道:“老师,您要去干嘛。”

    李修梁转头,一脸理所当然道:“自然是去战斗咯。”

    “可是很危险啊,而且能取的胜利的可能性非常低。”

    “少女,如果这个世界所有的战争都能提前知道胜负,那这个世界就不在会有战争了。”

    “老师,会死的……”罗莉雅拉住了李修梁的手,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时那个油滑的李修梁,此刻居然打算迎难而上。

    她再一次想起了两个人挑战烈焰彼诺修的场景,正如老师所说的,人这一辈子总会有那么一两次躲不过去的时候,老师这次又要咬着牙,硬着头皮往上冲吗?

    李修梁拍了拍罗莉雅的手,并且指着再次开始布置防御工事的城防军道:“你看到了吗,他们这些人当中有些恐怕才刚成年,他们却选择战斗誓死不退。所以我也要去战斗,不为别的,只为我心中的这一腔热血。作为一个男人,我不允许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临阵脱逃。或许我能做的不多,没办法带领他们走向胜利,但是有一点我可以保证,我可以和他们死在一起!”

    本来还满脸担忧的罗莉雅,在听完李修梁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突然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罗莉雅紧跟在李修梁的身后道:“老师等等我,我也要战斗!”

    李修梁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不会说什么让罗莉雅先走,因为已经来不及了。这次的怪物攻城太快太猛,现在只能死守防线,一旦防线被攻破,到时候大家都要死,谁也别想跑!

    一边的风柔也深吸了一口气道:“阿李克斯阁下等等我,我也要战斗。我虽然不是男人,但我追求的是最强的武道,我不惧怕危险和困难!”

    李修梁又点了点头,然后一脸嘲讽的看了那群佣兵一眼。那个眼神仿佛是在说,看见没有,你们连小孩子和女人都比不上,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大老爷们儿?

    “卧槽!老子受不了了,不就是死嘛,今天要死也要站着死。我可不想以后别人指着我的墓碑,说什么这个人活的还不如个娘们儿!”

    “就是,有什么嘛,这些年做任务风里来雨里去的,多少次在鬼门关上来回走,没道理今天就害怕了!今天就是死,老子也要拉上两个垫背的!”

    “我是灰狼佣兵团的人,我们小队刚才被打散了,有没有兄弟还要继续战斗,带我一个!我就是用牙齿咬,也要和这群畜生拼了!”

    “认识我格罗索的人都过来,我带着你们冲锋!只要我不死,咱们就一直杀下去!”

    “赤炎佣兵团全体队员准备战斗!”

    “烈风的兄弟们,今天死战不退!”

    “团长,俺要是死了你帮我照顾好俺爹娘!”

    “滚你大爷的,你在说些屁话呢,要死也是我死在前面,兄弟们抄家伙,冲啊!”

    看着群情激奋的人们,李修梁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对待城防军李修梁可以临之以威,因为保家卫国本来就是城防军的义务。

    可对待这群佣兵,就只能晓之以情了,这群人是典型的有组织无纪律,一旦逼迫的太紧,他们转头就跑也不是不可能的。

    目前看来,激将法的效果简直拔群。那么接下来就只剩下战斗了。面对着茫茫多的怪物,李修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波动刻印·开!”

    “血之狂暴·开!”

    “破极兵刃·开!”

    “暴走·开!”

    “暗月降临·开!”

    “残影之凯贾·开!”

    这次的他没有任何保留,直接状态全开,四修剑士在此刻发挥出了最大的威力。

    来,让我们战个痛快!

    感谢狗中贵族打赏的300书币,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