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重生之老子是最强皇帝 > 第33章 不要俘虏尽屠之
    冀州位于中原大地北部,下辖三郡六国三邑七侯国治所高邑。

    只是到了如今,帝国都处风雨飘摇之中,这些个王国公国的,许多也已然名存实亡了,譬如一代枪神赵子龙,出生的常山,原本就是常山国,如今也成了常山郡了。

    而冀州的治所高邑,就在常山郡中,常山郡位于冀州西北,毗邻太行山,与并州隔山而望,所以此次刘辨选择的行军路线,便是依着太行山东麓北上,沿着魏郡、广平、赵国,最终到达常山,这算是最近的线路。

    此时,已是五月,即便在这北地,也开始渐渐炎热起来,这日,时值正午灼灼骄阳,晃得人眼发花,刘辨的那一身骚气哄哄的亮银甲早已穿不住了,换上了一声爽利的武士袍服。

    “陛下,此时天气炎热,队伍行进体力消耗极大,而速度却极慢,不如暂且休息,待到日头偏西,再赶上一段路程!”

    尤其是在司马家族,其本质就是一群百姓,那里经得起在这样的环境下行军,速度一降再降,抱怨之声开始甚嚣尘上,也亏得有司马朗弹压,这才勉强跟上。

    见此情景,这支部队名义上的最高统帅高顺,觉得这样下去,可不是什么良好的开端,于是拍马来到刘辨面前,向着皇帝谏言起来。

    “好!那就找一阴凉之处,暂且修整!”眼见事实如此,刘辨也从善如流,准了高顺的建议。

    消息传下,众人皆是一片雀跃之声,尤其是司马族人,已然是赶着车驾,鞭打骡马,向着不远处的山林奔去。

    而就在这时,只听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銮铃之声,众人手搭凉棚,向着来声处望去,只见官道尽头,腾起一蓬扬尘,扬尘中一骑快马,正向着此处飞奔而来。

    “结阵!”

    高顺原本就是并州校尉,在那胡汉杂陈之地,早就经历过战阵厮杀,看到那高高扬起的尘土,一眼便看出,那飞马疾驰之人的身后,还跟着一群骑兵,在没有判断出敌友之前,自然要严阵以待。

    随着高顺的一声军令,这支河内精卒们,迅速的拍开阵式,一百长矛步卒列于中军前阵,手握长矛,侧着跨步;一百弓手排于长矛步卒之后,弯弓搭弦,锋利的箭矢,扣于指尖,蓄势待发;而那一百骑卒则分为两队,列于步卒两则,钢刀出鞘,严阵以待。

    此时,已然是油尽灯枯的麴义,突然看到前方多了一支军队,顿时亡魂大冒,可当他看清那一面面飘荡的战旗,突然有了一种想哭的感觉,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当麴义看到希望后,这战马也催促的愈发快了起来,几里路程,对于麴义的战马,不过转瞬及至,就在离刘辨军队一箭之地开外,麴义陡然放声大喊起来。不喊不行啊,再不喊,弄不清他身份的这支军队,就要用狼牙箭来招待他了。

    “前方的将士们听着,我乃冀州刺史韩馥大人帐下校尉麴义,追我者乃是黑山贼人,还望助我退敌!”

    “麴义?”刘辨听到这个名字,眉头微微一皱。

    “冀州刺史?”而他身边的荀彧,则口中低声惊呼着。

    “陛下......”而刘辨身边的高顺,则向着刘辨征询着,等待刘辨决定这位来者的命运。

    “放他过来,击退追兵!”刘辨心思急转,手指敲打着马鞍。

    “陛下,这冀州什么时候有了刺史?”在荀彧的记忆中,自从灵帝驾崩之后,这冀州刺史的位置就一直空着,什么时候又蹦出一个刺史来了!

    不过显然荀彧的思维和刘辨的,并不在一个频道上,此时的刘辨,正看着身前高顺的背影,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呃?等这个叫麴义来了,一问便知!”刘辨有些心不在焉的敷衍起荀彧来。

    在刘辨的记忆中,韩馥确实是接替了贾琮,成为了冀州刺史,不过那也是等到自己死了之后,哦,不对,是等到曾经的那个刘辨死了之后,真人投注:大概是在十月以后的样子,不过眼下,这韩馥已然成了冀州刺史,想来是因为自己到来的原因,让那个胆小鬼提前赴任了。

    这冀州提前有了刺史,刘辨还真的没怎么放在心上,韩馥不过一介鼠辈,竟被袁绍的使者给吓尿了,躲在茅厕之中自行了断的家伙,刘辨怎么可能会放在眼里。

    不过,韩馥可以被刘辨忽略不计,但是眼前这位,嘿嘿,倒是可以与高顺有的一拼,高顺统领的是百战百胜的陷阵营,而这个即将扑火而来的飞蛾,可是统领着赫赫有名的先登营。

    想到这里,刘辨手指敲击马鞍愈发急促起来,犹如雨打荷叶一般,发出阵阵闷响。

    “呃?陛下这是......”

    虽然荀彧跟随刘辨不算太长,但心细如发的荀彧知道,这就是陛下打算坑人的前奏,是打算坑韩馥吗?不像,陛下似乎对韩馥不屑一顾,难道是算计眼前的这位校尉?

    有些人是架不住念叨的,譬如麴义!

    就在麴义快马加鞭,即将到达军阵之时,只听“唏律律”一声悲鸣,他胯下战马突然力竭,一个马失前蹄摔倒在军阵之前,而马上麴义,则飞身越过马首,身体铺陈开来,一招仪态优美的平沙落雁,向着中军阵前扑去。

    姿态是优美的,落地是狼狈的,结果是悲惨的。

    “啊......”一声惨叫戛然而止,此时刘辨热切眼神锁定的“猎物”,就在一声惨叫中,四肢摊开,极其不雅的趴在长枪步卒之前,离刘辨也不过三丈之遥。

    阵前两个步卒,倒也醒目,各自向前一步,架起昏厥过去的麴义,反身就向回走,不走不行啊,这家伙引来的黑山贼,已然出现了,总不能将这个校尉丢在两军阵前,让人给踩死吧!

    此时,远处“咚咚”如擂鼓之声轰然敲击着大地,尘土飞扬之中,一群黄巾余孽黑山军出现了。

    来者人数不多,百余人左右,说是军,实则匪,就是这百十人中,亦有裹着黄头巾的,也有披头散发的,有身披半甲的,也有如同至尊宝一般,胸口只挂着一枚护心镜的。

    就这一只杂乱不堪的黑山贼军,正挥舞着大刀长矛,裹挟这一身凶厉之气,口中叫嚣着,如一道洪流向着高顺军猛扑而来。

    刘辨侧脸看了看已然躲到山阴之中,开始依仗车驾,布防御阵式的司马族人,不由双眉一立,对着高顺喊道。

    “高将军,此战不要俘虏,尽屠之!”刘辨一拍马鞍,厉声说道。

    呵呵,天子这是要立威啊!荀彧如是想到,眼下司马家任有一些不安定的声音,陛下这时打算用这些黑山贼来震慑一切不服,天子一怒,血流漂杵,天地变色,陛下这是要用鲜血来提醒他们,他才是真龙天子,他才是真正的皇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