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袖中一尺半 > 第59章 山涧偶遇
    青城山外,真人投注:一间茶楼之中。普通的茶水,普通的茶点。茶楼之中却没有几个人,小二和老板也在位置之上打着盹。但是这桌子上的人的身份可就不普通。距离幽州之事发生已经有小半年了,风声如雷贯耳,风驰电掣。在整个景国都掀起了波澜,时隔小半年的今天,这消息已经不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但在此时依旧是这桌子上面的主题。

    桌子上面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身穿道袍,手拿青峰长剑的男子,此人正是太一门近些年来的佼楚,陆歌。想当初在白岛之上和血一并肩作战的青年人,此时已经褪去了当时的稚嫩,变得稳重大方,一举一动都有名门大派的做事风范。而他对面的男子衣着气质丝毫不在他之下,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气势,叫人不可小觑。青衣乌发,面如凝脂,唇似胭脂。手中一柄碧玉青水般的长剑,这剑都是江湖中不可多得的宝器‘碧水’在《江湖名品录》当中都占有一席之地。此人正是昊天宗未来的宗主的不二人选,常毅。

    二人对面而坐,轻轻端起放在身前的茗茶,轻轻抿了一口说道。“常兄上次匆匆一别已经有五年之久了,没想到啊时间当真是不待我啊!”陆歌微笑地说道,上次二人见面还是一同剿灭魔教的时候,现今已经过去有五六年了。

    “陆兄说的是,没想到短短几年只见你的修为增长如此迅速,不愧为人间龙凤”常毅真诚的说道。

    “你们两个不用在此互相吹捧了,没羞没臊的!”这时候从楼下走上来一个年轻人,此人脸上稚气未脱,但是说话老成骄纵,叫人不禁微微皱眉。

    “常兄不好意思,我来介绍一下,此人名叫万库,是我们掌门的亲身儿子,此行随我来泰山参加观礼的!”说完对着常毅拱拱手。万库找了位置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自顾自的吃着桌上的小食。陆歌向常毅投去歉意的神色。

    常毅微微摇摇头,便不再管万库,继续和陆歌说着。

    “陆兄你还记得吗?我们当初第一次相见是在何处?”

    “当然记得,那是在距离南海镇几百里开外的白岛之上,那时候年少轻狂,还下场参与比试了!”想到当初的事情陆歌都不禁脸上露出笑意。

    “哦?那你还记得当初和你一起比试的年轻人吗?”常毅盯着陆歌的脸说道。

    “自然是记得的,当初他叫天一,也就是现在的名声鹊起的血一。没想到竟然能成长到这个地步,当初果然没有看走眼。”陆歌不知想到何事微微叹气道。

    “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感觉出他的不一般,但是即便这样我还是想不到他现在竟有这般成就。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可惜,魔教中人而已,尽都是一些狡诈阴狠之徒,人人得而诛之。下次让我见到他必定赏他一剑!让他知道什么叫正邪不两立!”

    常毅听到万库口出狂言,眉头紧皱。另外一边的陆歌也是神色难看,对着万库说道。“万师弟,天一不是你说的那样,希望你不要说话带刺!”

    “怎么?仗着是我师兄就拿名号压我,莫不是一位将来的太一门你就是掌门?”万库直接从位置上站起,指着陆歌的鼻子叫骂道。

    “陆兄,既然你还有要事,我就先行告辞,我们泰山上再见!”常毅站起身子,轻轻拍了拍身上的褶皱,对着陆歌微微点头,就离去了,整个过程没有瞧过万库一眼。

    陆歌也起身送别了常毅,面对万库的发飙,无动于衷。心中对这个师弟是无可奈何之极。

    幽冥山上,血一开始启程,简单收拾了一下行囊,这次下山他谁都没有带,仅仅带了几件衣裳和赤冰。现在的赤冰已经比之前高大了不少,变小的时候也有血一小腿高了。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东西,按理说赤冰是吃原石的,可是血一从来都没见他吃过东西。心中疑虑难道是吃露水长大的吗?

    血一下山的时候将堂内的事物全权交给杨天意处理,在一众弟兄的目送之下。举手挥了挥,不久之后一人一兽就消失在夕阳之中。幽冥山的夕阳是极美的,红光透过层层迷雾照在大地之上,这时整片山都是红色的,淡淡的雾气,望不尽的天涯路。

    “人都走远了,你还看,不怕眼珠子掉出来!”同为白虎堂精锐的莫以冬打趣的对着荀依瑶说道。

    “哪有一直看他,我就只是看着这晚霞,火烧一片,多美!”荀依瑶的脸就像红苹果,也不知道是红得还是晚霞照的。

    “是啊,多美的晚霞呀!如此良辰美景,要是.....能与堂主一起看那该多好!!”莫以冬认真的顺着荀依瑶的话说到,荀依瑶一开始还是点点头,但是听到后面的话,就追着莫以冬打闹。

    其余的堂内人员都是掩嘴而笑,这个白虎堂和别的堂口是有些不一样,堂主没有架子没心没肺。堂众每个人性格都不相同,互相之间都是信任无间。

    “咳咳咳!!好啦该做正事了!辛永捷回来了吗?”龙智志开口说道,他是这个团队中的大脑,通常出谋划策都是由他牵头,杨天意是武力卓绝,执行和分配任务之人。众白虎堂的人收起嬉笑,回到堂内开始商议着什么。

    血一离开幽冥山之后,胸口似乎都轻松了许多,不知为何近半年时间在幽冥山上总是感觉很压抑,透不过气的感觉。而且观察敏锐的他发现山上的虫鸣鸟叫都不知在何时消失了。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想不通就不再多想,这是血一的形式准则,这是近十年来第一次单独下山,不是因为执行任务,而是参加泰山观礼。这对血一而言是难得的休憩,上次在江湖中行走还是和刘半仙一起。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在何处,以他的性子这次的泰山祭天一定会参加的。想到再次相逢的场景,心中就有些激动。

    自己没有辜负他的意愿,血羽盟有今日的辉煌少不了他的付出。带着期待,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幽冥山到泰山的距离并不远,但是走路的话还是需要一个来月,血一没有骑马,而是骑赤冰。冰冷俊俏的赤冰走在道上引无数人围观,血一受不了这样被当做猴子观看的场景,白日就步行,夜晚就让赤冰踏空而行。

    赤冰的存在对血一的帮助是巨大的,迄今为止他还没有见过第二只能够在空中飞行的走兽。这样的灵兽仅仅出现于一些传说之中,想到自己当初竟然得此神物,难怪就连刘半仙那样活了数百年的老妖怪都嫉妒的不行。

    云霞在脚下,月光在前头,清风拂面,对月长饮。辛辣的酒顺肠而下,刺激的不仅仅是味蕾,还有那冲天的豪情。

    微微后仰靠在赤冰身上,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饮酒,或是一场大胜之后,也许是某个寂寥午后,有可能是静夜睹物思人。伸手往怀中探索。微微叹气。有时候习惯着实是可怕。

    可怜白雪曲,未遇知音人。恓惶戎旅下,蹉跎淮海滨。涧树含朝雨,山鸟哢馀春。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自在逍遥,天地任我行,忽然间胸口有一豪情,不吐不快。对月长啸。今宵酒醒何处,明月清风浮云。

    当血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他躺在一块巨石之上,身下是一个池塘,宁静以致远。头上树影摇曳,耳边是清脆鸟鸣。站立却不见赤冰踪迹。忽然间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呼救之声。血一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

    不远几百里处的地方出现了一只异兽,头上生角,三角眼倒吊。浑身青棕色长毛,身上被雾气萦绕。轻吐舌头,獠牙外露,散发着恶臭。而对面则是几个年轻人,各个都是华冠锦服满身贵气。其中二男二女。最后一个身形微胖之人此时正猫着身子将其他人挡在身前。

    此兽为‘黎’,是罕见的凶兽,据说是远古时代一直叫做九黎的异族为了培养出来打败黄帝之用,可是这恶物生来就不是善种。有人就吃人,没人就互相残杀。因此九黎异族后来被灭,和它不无关系。没想到数千年过去了,竟然还有这异兽存在。此外此兽有一个特点,就是守财,只进不出。而且善于发现珍奇异宝,他在的话很有可能周围有好东西。

    血一没有想要上前帮助这几个人的意思,不知为何原本热血心肠都变得有些刚硬了。

    ‘黎’发出一声怒吼,带着狂风向四个青年人袭去,四个人顿时面色大变。为首的一个少女却没有退缩。勇敢的站出来,抽出手中的宝剑对后面的人说道“我是师姐。你们走!我来拖住他!!”

    “师姐大义没齿难忘!”后面的几个人对视一眼之后,直接撒腿就跑。特别是那个胖子,恨不得爹娘生他的时候少生了两条腿,头也不回地向山下跑去。

    “吼!!!”黎利爪带着劲风习面而来,女子已经可以闻得到从黎口中散发出来的恶臭了。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水,最后举起的剑慢慢放下,轻轻闭上眼。自知不是对手,此时却已然放弃抵抗。

    最后,少女等了许久之后发现没有死,耳畔传来一声淡淡叹息。睁开眼发现身前是一个红衣红发的少年。如山岳般高大,像天神般不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