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幽冥那点事 > 第77章 非常麻烦
    不多久,唐宇杰被一股药香给勾了起来。

    人参的香味,鸡汤的鲜味,惹人垂涎啊。

    他顺着香味走出练功房,就见秦曲峰坐在大堂上,端着碗人参鸡汤在哪儿呼呼的吹着。

    “起了?”

    “起了起了。”唐宇杰笑道:“大清早就这么补?”

    “你以为我想?”秦曲峰尝了尝温度,还有些烫,继续吹,“这怪谁呢?”

    呃好吧,怪我。

    “还有吗?”

    “想不都不要想。”

    “不是这么小气吧?”唐宇杰吸了吸鼻子,咽着口水道:“昨晚你入账九千四,一碗汤都舍不得?”

    秦曲峰也不跟唐宇杰扯淡,小口小口把汤喝完,然后就坐在太师椅上,双手抱圆闭上了眼睛。

    唐宇杰眼珠一眼,沉下心进入功德簿残卷,把功德往阴阳眼上叠加,然后再向秦曲峰看去。

    哦哟~

    心与身合,神与意合,融入自然,天人合一……好吧胡扯的,睁眼一看啥都没看见,在回到残卷上才搞懂,功德值不够。

    看来是个很高深的修行功法,你等着,等我多存点功德值。

    今天你抠我一碗汤,明儿我偷你一门……

    正想着,手机突然有电话打了进来,唐宇杰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才发现秦曲峰全然没有被来电铃声打扰。

    厉害啊,不为外物所扰,境界比封剑萍高多了。

    “你能不能把电话接了?”

    好吧,当我刚才啥都没说……

    唐宇杰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他接起电话,“喂那位?”

    秦曲峰睁眼,“出去接!”

    ……你特么境界跟封剑萍差求不多。

    唐宇杰捂着电话走到练功房里面,“喂,你在说一下,刚才没听清。”

    “……唐宇杰先生是吧?”

    “是是是,你哪位?”

    “我是花邻派出所的邢锋,能不能麻烦你在过来一趟?”

    “昨晚的事还没完?”

    “……是啊,麻烦你在跑一趟。”

    妈蛋,谢莽子这货还敢出幺蛾子?

    唐宇杰下意识就怀疑到谢莽子身上,挂了电话走出来道:“秦叔,我有事先走了。”

    “好。”秦曲峰点头,想了想又道:“忙完了过来一趟,鬼婴的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给钱不?”

    “……”

    “开玩笑开玩笑,我去去就回。”唐宇杰打了个哈哈,这毕竟是秦伊人的老爹嘛,不能光谈钱不是?

    更何况他身为茅山传人,以后说不定还有好多事得麻烦他。

    离开古月居,唐宇杰就近找了个早餐铺子,祭了五脏庙后,打车前往花邻派出所。

    出租车还没停稳,唐宇杰就看到邢锋已经等在派出所的门口,心里不由有些怪怪的。

    专门等我了?不会吧?

    付钱下车,见邢锋径直往这边走来,唐宇杰不由更加奇怪了。

    没理由啊,这是为什么呢?

    “唐先生。”

    “刑警官。”唐宇杰伸手和邢锋握手,“叫我小唐就行了,叫我来不是为了谢莽子的事情吧?”

    “不是。”邢锋伸手一引,“边走边说。”

    “好。”唐宇杰跟着进了派出所的大门,等上了警车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刑警官,到底什么事?”

    “嗯……”邢锋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你不是一般人对吧?”

    唐宇杰眨了眨眼睛,“刑警官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找你朋友确认过,你对灵异事件,很有办法。”

    “国小宝?”唐宇杰从邢锋哪里得到了肯定答案,抱怨道:“好他个筛鸡婆,都不先跟我说一声。”

    “你也别怪你朋友,是我要求他不要先告诉你的。”邢锋道:“另外,这件事不论你是否帮忙,也请你不要透露给第三个人知道。”

    “这么严格吗?”

    “影响太坏,能理解吗?”

    我理解个毛啊,到现在你啥情况都还没说呢?

    “理解理解。”唐宇杰想了想道:“既然刑警官专门找到我,应该是某个案子属于灵异范畴。如果真有邪祟作乱,那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邢锋盯着唐宇杰看了一会,“希望你能在理解一件事,请你帮忙,是我的个人决定。”

    这话就有点深了啊?

    唐宇杰领会了一下,才点头道:“明白了,能先说说是什么情况吗?”

    邢锋深吸口气,“凶杀案,真人投注:已经有三名受害人,皆为女性。经法医鉴定,她们都死于自杀。但奇怪的是,她们是徒手撕开了自己的肚子,扯断了自己的肠子。”

    唐宇杰脱口而出,“九子母鬼!”

    “什么?”

    “哦。”唐宇杰昨晚刚看了资料,现学现卖道:“你所说的情况,很符合一种叫九子母鬼的邪祟。对了,三名受害者有什么联系?”

    “完全没有联系。”

    “怎么可……”有可能,九子母鬼嘛,一共九个鬼婴,除开被封剑萍干掉的,被秦曲峰抓住的,还剩七个。

    现在已经出现了三名受害者,也就是说还有四……

    唐宇杰顿了顿道:“第一名受害者什么时候死的?”

    “半个月前。”

    “半个月前!”唐宇杰闻言急道:“发现第一名受害者……不对,应该是第一个接触第一名受害者的女性现在在哪?”

    邢锋皱眉道:“情况很糟糕吗?”

    “不好说,情况很复杂。”唐宇杰回忆着昨晚看过的资料,“邪祟是未见天日就夭折的婴儿,称之为鬼婴。他们没有思考能力,怨气冲天,全凭本能……简单点说,它害死了一个女人之后,会祸祸距离受害者最近的女性。”

    邢锋闻言也出了一额头的白毛汗,这还得了!

    锦城的人口密度多大呀?受害者死亡的时候,鬼知道距离最近得第一个女性是谁?

    对了!

    邢锋一拍脑门,赶紧把报案人笔录给翻了出来,然后一踩油门开车驶出了派出所。

    唐宇杰手忙脚乱的系着安全带,“老邢你开车也先说一声啊!”

    “坐稳了。”

    “马后炮你也……”唐宇杰话没说完,就被邢锋一个甩尾,给整个人贴到了车窗上面……靠,这么彪你确定你是民警?

    此时,邢锋的电话也已经打通了。

    他打给的是昨晚的报案人,袁莉。毕竟这个案子还不能确定就是灵异案件,所以他也不好冒然打给杜德凯。

    不然丢脸是小,扰乱了侦破方向,让更多无辜者遇难罪过就大了。

    警车很快来到案发现场所在的小区,经过向物业咨询,了解到案发现场上下以及同一楼层的住户资料。

    但让人很纠结的是,这些住户全都属于外来务工人口。

    见邢锋一脸愁容,唐宇杰道:“很麻烦?”

    “非常麻烦。”邢锋解释道:“单从租房资料上看,三单元5A,也就是案发现场,只有一个租客,袁莉。但她又自己当二房东,把次卧租给了死者何婕,这时资料上没有的。”

    唐宇杰听懂了,敲着眉心正要说话,邢锋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接起来听了一下,招呼唐宇杰道:“何婕到了,排除一个算一个。”

    唐宇杰把想说的话咽回肚子,“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