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天命基因 > 第22章 初见机甲
    石头看着从天而降的巨型机器人,真人投注:惊得下巴都合不拢了,“机甲?变形金刚?我告非,这个座驾,太特么带感了!”

    那是一架白色基调的大型战斗机甲,头部是红色,以头部为起点,延展出去不少红色花纹,显得优雅了许多。

    “婷婷!”一个魁梧的中年大汉,被一道光束牵引着,从高高的机甲上降下,还没落地就对着医疗点,焦急喊道。

    小姑娘一听到这声音,眼泪再也管不住,哭着跑出治疗大厅,“三叔!呜呜……我好想你!”

    “三叔!”小男孩也跟着跑了出去,轻声喊道。

    他那想上前,又不敢上前的模样,惹得中年大汉怒道:

    “阿布,你小子是不是没长脑子,你一个人偷跑出来就算了,婷婷还没有完成1级进化,她的先天性心脏病随时都会要了她的命,你想要害死婷婷吗?”

    “三叔,你不要怪阿布哥哥好不好?我跟你说哦,我们今天遇到一个好人,那个哥哥……”小姑娘向医疗点看去,却没有看到石头的身影。

    ……

    石头去哪了?

    这家伙在看到两个小家伙认识那个中年大汉后,就离开了,快速向北郊跑去。

    绿毛辫和那十三个家伙居然敢在他面前演戏,这也就算了,在小胖的追踪定位下,他们居然还去过那个被枪决的中年人的餐厅。

    小胖经过信息比对,告诉了石头一个见了鬼的消息。

    被枪决的家伙,叫毛玉,毛天的弟弟,那个断了石头去少林学校的教育局主任的弟弟,也就是绿毛辫的亲叔叔。

    新仇旧恨啊!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得先按照原定计划,把凌波微步熟悉了先。

    报仇?

    那必须的!

    只是对方人多,白天也无法下手太狠,不说轻功没练成,容易被他们围歼,又缩水一半的基因点,也不够拿去赔医疗费的。

    损人不利己的事,他可不会去做!

    那十四个混混到了北郊一个废弃烂尾楼中,偶有混混出入,可那个绿毛辫一直在其中没出来过。

    ……

    高空中,一架白色基调的战机正隐藏在天空一朵白云中,正是之前的机甲变化而来。

    “是他们吗?”中年大汉指着烂尾楼的探测影像,冷声问道。

    “就是他们!用一把美工刀,把婷婷的脖子割出了血,要不是那位大哥……”

    “好了!”中年大汉打断了阿布的话,紧盯着眼前两个光屏。

    过了一会,光屏合一,显示了一个快速播放的画面,中年大汉眉头舒展,问道:“阿布,你之前说这位小兄弟说过莫欺少年穷?”

    “是的,三叔!”阿布点头答道,牵着妹妹的手紧了紧,“我觉得,这就是我和妹妹升到1级的原因。”

    “三叔!大哥哥的妈妈很漂亮很厉害的。”婷婷以为三叔不信,赶忙补充道。

    “嗯!三叔知道!”中年大汉摸了摸婷婷的臭脑袋,又看向光屏,对阿布问道:“阿布,你看懂了吗?”

    “大哥在修炼轻功?”阿布不太确定的说道。

    “哎!”中年大汉内心一叹,有一种都是同岁,怎么差距这么大的感觉。

    视频重新开始播放,还加上了刚刚那一小会的监控画面,播放速度再次加快。

    “现在看出点什么没有?”中年大汉等视频放完,恢复了实时监控影像后,再次问道。

    “大哥哥在围着那些坏蛋转圈圈,对不对,三叔?”婷婷快速答道。

    三叔摸着小家伙的小脑袋赞道:“对!婷婷最聪明了!”

    顶着三叔投射过来的询问眼神,阿布绞尽脑汁的想着,最后,脸显惊骇之色的说道:“大哥,难道想对他们出手?”

    “还不算笨!如果你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回去了,就别想再出来了!”大汉说着,回头看向前方光屏,视频重新回放,继续说道:

    “从最初的影像来看,这位小兄弟是不会轻功的,但是,他用了四个小时在这个烂尾楼四周修炼,现在应该熟悉了这门轻功。

    你看,他在靠近烂尾楼时,速度放慢,脑袋时不时偏向烂尾楼,这是在查看地形,熟悉地形。

    当他远离烂尾楼,跑进林子和一些建筑垃圾物后面时,速度开始增加,到刚才,他的速度已经增加了两倍。”

    “三叔,大哥哥回去了!”婷婷指着光屏道。

    阿布看到石头回城的身影,疑惑看向三叔,不过中年大汉并没有再解释,而是拿出食物,与两个小家伙分吃起来。

    过了一会儿,婷婷忽然惊讶道:“哇!大哥哥好厉害,他居然吃那么多!”

    迎着阿布的疑惑眼光,大汉点头道:“是进化兽肉,看来,这小兄弟修炼的内功心法,很不凡!”

    ……

    石头并没有发现有人在监视自己,就连小胖也没发现,他偷偷跑进校长办公室的卧室里,趁校长姐姐不在,借用了他的浴室,把脏的像乞丐的自己,里里外外洗了一遍,出来时,洗衣机中的衣裤也洗干净,并烘干了。

    看着镜中的自己,石头脸上闪过一丝迟疑,不过,很快就被那把割开小姑娘脖子的美工刀,拉回了现实。

    “他们下手的狠劲,显然不是一次两次练出来的。未成年人打架只赔医药费,好吧!这个法律,很人性!”

    石头却不知道,这一条法律,曾多次引起抗议,说是国家机构不作为,不抵制校园欺凌事件等等。

    他们却不知,这是国家有意为之,国家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力度已经够大了,比如,未成年人报警的响应时间,是各警点的重要考核指标。

    这一考核出来后,全国的未成年人出警平均速度,已经达到了1分35秒,这也是白天,那些警察来的快的原因。

    可是,未成年人不是被圈养的羊羔,需要面对的未来,很残酷,若是连一个欺凌事件都受不了,反抗不了,等他们长大后,面对更加不公平的事,岂不是要反星球?

    不公平的事?

    这世界可不公平,就连时间也不公平。

    曾有外国湿人说:世界是公平的,至少时间上是公平的,你的一天有24小时,他的一天也有24小时,我们的每天都有24小时……

    可是,不等那个湿人感叹完这首咏叹调一般的长诗,当场就有华国青年上台打脸,不屑道:“老子已经活了八百年,按华国标准,至少还能活两千两百年。你这老货才七十岁,就已经老得坐轮椅了,你跟我说时间是公平,可笑!

    老子告诉你们,世上只有一个公平,那就是死亡!”

    那个著名的外国湿人当场被气死,华国再次成功压制外国人的诗词歌赋发展,让他们更加坚定的投入了基因药剂研究怀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