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天命基因 > 第33章 通宵吃基(五)
    【叮!手游结束,真人投注:排名第1,获得基因点1660点,提升基因进化0.166点。】

    忽然,正在练功的石头眼前一黑,第一局结束,石头对那提升的进化点瘪了瘪嘴,基本可以忽略不看它了。

    车身忽然轻微一震,一声低吼,“卧槽!我的秘籍!”

    “啊!”

    一声惨叫持续响了五秒钟。

    接着一道电子合成音响起,“13号违规说话,电击惩罚1分钟,再犯,永久驱逐。”

    “不说话,原来是这里的规矩!”石头想着,下意识摸了摸左手腕表,“小胖?”

    【主人,这里有极强的电子屏蔽、干扰设备,我的功能被限制了很多,跟你说话,也会消耗极大能量。】

    “哦!没事!”石头心下没来由的放松了许多,应该是听到小胖熟悉的声音,让他对这压抑的黑暗,看淡了许多。

    石头运转体内北冥神功,默默的等着第二局开始。

    很快,场景再次变化。

    ……

    “无量山以西30公里左右?”石头快速打量四周,比对脑海中的地图,给出了这个判断,“难道是因为我的实力提升,才距离无量山越来越远了?”

    上一局,因为易筋经辅助,石头吸收的异种内力,被快速提纯,转化成了北冥神功内力,隐隐有了二流高手的气象。

    不过,石头觉得,体内的内力还可以精纯,只是他目前还有些事做。

    找四大恶人练实战!

    至于其他内功心法、武技、轻功,石头忽然没了兴趣,级别低,又无法兑换秘籍出去,他不想浪费时间,因为,他有了更大的图谋。

    花了一个小时跑到万劫谷,这还要得益于云中鹤的轻功贡献,刚进谷的石头,决定待会对云中鹤温柔点。

    没有钟灵儿在,石头一点不好意思的想法都没有,先跑去跟钟灵儿的老妈甘宝宝握了下手,在瘫软无力倒地的甘宝宝惊恐目光中,把她抱上了床……

    “我又不跟你睡觉,你怕什么?”石头嘴角翘起,坏笑着拍了一下对方的翘屁股。

    “啊!”一声有气无力的轻呼,叫得有点那个啥的意味,吓得石头赶紧逃开。

    他可不想把第一次给有经验的女人,至少也得是钟灵儿那种丫头,大家都没经验,互相研究羞羞的姿势,谁也不会嘲笑谁!

    甘宝宝的秘籍?石头没打算找,他心中有一个模糊的计划,通过那些未出世的秘籍,给学校打一个特别的广告。

    在谷中跑了一圈,石头对这里也算是熟悉起来,四大恶人还没来,钟万仇也不在,他有些无聊的选了一个屋顶,练习易筋经。

    开局三小时、四小时、五小时,石头没想到,这一次会等这么久,直到四大恶人入住万劫谷,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上一局,他正好碰上刚入谷的四大恶人。

    “开局五小时三十三分钟!”石头记下了这个时间点,然后,又看了看天空,没有红色箭头!

    “什么人?”

    当石头刚落地,就被四大恶人的气机锁定了。

    “天龙寺外,菩提树下,花子邋遢,观音长发。段延庆,你有一个儿子,想知道吗?想知道的话,就好好待在原地,否则,我立马走人!”石头快速移动着,声音忽左忽右。

    段延庆双眼瞳孔猛然一缩,抬拐杖的手一顿,慢慢放下,嘴中呢喃道:“观音菩萨……”

    “叶二娘,你儿子叫虚竹,他老爹叫玄慈,你还不去少林寺看你儿子吗?”石头忽然跑到叶二娘身后不远,小声说道,带着一股难言的意味。

    “虚竹?”叶二娘双眼一瞪,手中薄刃猛烈颤抖,内心极为不平静,“我凭什么相信你?”

    “背上的香疤,信不信由你,我上次看到他被一个胖和尚打得很惨。”石头丢下一句话,跑向了云中鹤,嘴中骂道:“岳老三,你如果和云中鹤联手,你就是乌龟儿子王八蛋。”

    上一局,云中鹤这贱人打了自己左臂一杖,石头自然要还回去。

    眼见段延庆不出手,叶二娘只迟疑了两息就向北跑了,岳老三还傻愣在一边,纠结当不当王八蛋的时候,石头出手了!

    “一阳指?”段延庆腹部发出诧异之声,凝神仔细看着那白衣蒙面人的一招一式,大声问道:“你为何会我段氏的一阳指,你到底是何人?”

    石头不答话,在与云中鹤交手几次后,吃了不懂拳脚功夫的亏,运内力入左臂,又是硬抗云中鹤一杖,右手食指快速点出,瞬间封住了云中鹤十八道大穴。

    眼见段延庆要出手,石头又甩出一记重磅炸弹,“生辰是,大理保定二年癸亥十一月二十三日。”

    石头吼完一声,又朝岳老三冲去。

    刚刚跟云中鹤打斗,发现了自己的拳脚功夫生疏,虽然一阳指点穴很厉害,但是,当修炼出来的一阳指品级不高,远程不能点人的时候,就需要近战打斗了。

    这一次,正面岳老三的攻击,石头才发现对方为何排老三,还敢自称岳老二,他的鳄鱼剪攻击,着实诡异,不是拼着受伤,就能点中对方的。

    加之对方准一流武者的内力,轻功法门虽然差了一点,但是,有内力加成,原地转向的速度,也慢不了石头多少,倒让石头几次差点被剪成两半。

    被几剪刀擦着腰间剪过,石头的一阶基因锁又被吓开了,空明状态下,石头不退反进,在躲过一剪后近身,左手隔开大剪刀,不再给对方后缩拉开剪刀的机会。

    在贴身游走了十几招后,石头发现,这种战斗方式,不适合自己,也不适合一阳指一点即退的保身要义。

    遂一指点出,封住了岳老三的穴道,又封了他的哑穴,这才开始吸起他的内功来。

    云中鹤被段延庆远程一点,已解开穴道,两人站在了一起,正死死的盯着石头和岳老三。

    “老大,救我!”极速流失的内力,无意间冲破了岳老三的哑穴,让他发出了惊颤的声音。

    经历过大起大落的段延庆,此时已经恢复了往昔的心狠手辣,看着石头,给了一个生擒手势给云中鹤,狠厉道:“放手!”

    语毕,段延庆还抬杖,射出了一道气劲,奔向石头。

    石头忽然收功,身形不动,右手抓起岳老三挡在身前。

    噗!

    岳老三的腹部被射穿一个指洞,接着,又被石头像丢垃圾一般,丢到一旁。

    只见,石头取下自己面上白巾,缓声说道:

    “他叫段誉,镇南王世子,长相跟我一模一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