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太古神兽决 > 第45章 0045丶抱歉,我来晚了
    石林,石辰,石铁,石茗,石岩,石闯…………

    这些被家族誉为天才的族人,自然都是顺利通过了考核。

    面对族人羡慕的眼光,石林和石辰都是一脸的倨傲之色,只有石茗,似乎有点魂不守舍,美眸不断扫过场中,似乎在寻找和期许着什么。

    至于那些没有通过考核的族人,则全然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很显然,不能得到家族的认可,这种疏远感,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点不舒服吧。

    当然,也有一些族人,勉强够格,暗自庆幸的时候,也不忘嘲笑那些落选族人一番,以期获得一点心理的满足感。

    “嘿,兄弟,别伤心了,没通过考核算什么,咋们虽然天资一般,不过至少能修炼,拥有成为武者的资格,而家族中的有些人,可是连灵根都没有,还被叫了十几年的废物呢。”

    “你说的是石昊?你不说,我都快忘记了,这废物有一年没见了吧,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哈哈,兄弟说的对呀,这样一想,我们比那石昊强多了。”

    “没错,石昊既然没能参加考核,这石妮儿怕是也要让逐出家族了,啧啧啧,可惜了另外一半脸庞,否则倒是个美人胚子。”

    “切,可怜她干什么,她不过是石震天捡来的野种而已,我们都是石家弟子,和他这种下贱的婢女,没可比性。”

    ………………

    众人七嘴八舌,不过这谈论的对象,皆是没有离开石昊和石妮儿。

    当然了,以这些族人的资质,也只能从曾经是废物的石昊身上找一点优越感了。

    人群之中,石妮儿小脸布满了担忧,和石茗一样,眼光不时扫过人群,都在寻找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家族弟子测试完毕,空地上面所留下的人也是越来越少,到了此时,只有十几人还未经过测试。

    人群外围,石辰眼光不时扫过和石妮儿一起坐着的石茗,眼底尽是狂热的爱恋之色。

    一年不见,石茗似乎长高了不少,尤其是那双大长腿,修长而又笔直,加上其冰山仙子一般的独特气质,垂到臀部的火红色长发,以及开始初步发育成熟的完美身材,早已是很多家族弟子心仪的对象了。

    在家族之中,谁都知道石辰乃是石茗的狂热追求者,而在内心之中,石辰更是早已将石茗定位自己成未来的妻子,虽然这种想法,愚蠢而可笑。

    不过每次在人前人后,当他说出自己是石茗未来的夫君时,众人总是会跟着符合几声。

    这让石辰几乎有一种错觉,以为自己已经进入了角色,这种可笑而愚蠢的想法,石辰到也不曾怀疑。

    看着和石妮儿悄声低语的石茗,石辰整理了一下衣衫,随后佯装闲庭阔步的走到跟前,脸上挂着一抹和煦的微笑,开口说到:“茗儿,今日家族考核,你表现不错,恭喜呀,未来的你,注定会走上一条不同的道路,因而和有些人,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石辰说着,眼光有意扫了一眼石妮儿,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石妮儿显然也懂石辰话中的意思,头颅微垂,却不知是因为自卑,还是因为害怕。

    闻言,石茗也只是微微一笑,顷刻间的温柔,仿佛冰山上面的雪莲般绽放,让的石辰,都是有了片刻的愣神。

    然而,少女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石辰脸色剧变。

    轻轻挽起额前的青丝,少女眼眸冰冷,甚至懒得多看石辰一眼,开口说道:“你说的对,我张这么大,也只和人交往,至于那些自诩为天才,实际连垃圾都算不上的家族败类,我向来也不会多加理会,所以,以后,请你离我远点,还有,若是再让我听见有族人说我和你之间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我便割掉某人的舌头,拿去喂狗吃。”

    淡淡丢下几句话,石茗便是再也不愿多言,拉着妮儿,换了一个地方坐下,继续聊着天。

    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石辰的脸色,早已变得一片铁青。

    周围的族人,总有和石辰不和之人,此时也是悄声议论起来。

    石辰刚欲发火,不过就在此时,演武场上,大长老的轻咳声打断了他后面的动作。

    “众所周知,今日,除了家族普通考核之外,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家主继承人的选举,根据诸位弟子表现出来的天赋,石辰,石林,石铁,三人的支持人数最多。”

    大长老说到这里,眼中也是闪过一抹得意,随后继续说到:“当然了,光看支持人数,显然没用,要想具备继承人的资格,实力才是硬道理,下面,就由选出的三人进行公平对决,胜出者,方能成为我石家未来的家主继承人。”

    “哈哈,大哥此言差矣,众所周知,石林早在一年前便是突破到了觉醒境,你所谓的公平,就是让一名觉醒境的武者去对付两名武徒期的武者吗?”

    大长老话音刚刚落下,二长老便是站起身,神色淡然的开口说道!

    “呵呵,二弟别急,既然讲究公平,老夫自然不会有失公允,我会将所有人的修为都限制在武徒八阶,这样以来,也好和石铁的修为匹配,怎样,这样公平了吧。”

    听到大长老如此一说,剩余的长老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于是,在一众族人羡慕的眼光中,三人缓缓走上高台,尤其石林,眼底尽是一片狂傲和目中无人,这般样子,也是看的其他几位长老皱眉不已。

    “好了,家住选举,天赋和实力都很重要,现在,我们便先从测试灵根开始。”

    大长老说着,一挥手,其手指上一枚戒指微微一闪,一块两米多高的石头便是出现在演武场中央,石头通体漆黑,中间却镶嵌着一块巨大的透明水晶。

    石林不等大长老开口,便是有些迫不及待的走上前去,双手按在了石头上面。

    “慢着,我想,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今日这家族测试,可还是有一人没有到来呢。”

    清冷的声音,仿佛九天仙女,又仿若天籁之音,偏偏带着一种不惊人情的冷漠和冰艳,让人根本不敢靠近分毫的样子。

    “石茗,今日乃是家族考核,容不得你放肆,快给我退下。”

    考核忽然被打断,众人也是一愣,大长老眼中寒光一闪,大声呵斥道。

    面对大长老的呵斥,石茗却并未理会,莲步轻移,优雅的身姿,仿佛一只蝴蝶一般,落到了演武场中央。

    “石茗,你要干什么。”

    “呵呵,既然大长老说了要公平,考核时间尚未过去,石昊也并未现身,为何这般早便要下定论?”

    石茗嘴角带笑,对于台下弟子炙热的目光,却是并未多加理会。

    石昊失踪一年,其实她心中也是隐隐有一个不好答案,只是对于石昊,石茗始终不愿相信,她现在站在这里,也只是想要守护属于石昊最后的骄傲和尊严。

    至于那个不可能出现的答案,石茗也是不敢想。

    “他会出现吗?”

    美眸透过远方,石茗的心中,总有一点不安。

    “茗儿,快下来,这是家族考核,你一个女孩子,在上面成何体统。”

    看到周围长老不善的眼神,三长老也是脸色一变,语气急切的催促道。

    “爷爷,我修行之今,从未忤逆过家族,今日,我便要倔强一次,时间未到,石昊不来,我绝对不会后退,我要替他,守住这个舞台。”

    石茗依旧微笑着,神色优雅,绝美的脸庞上,带着一抹让人心疼的倔强之色。

    演武场中,石林脸色阴沉,石辰咬牙切齿,心中因为嫉火,连同眸子都是一片血红,只有石铁,似乎有点惊讶,不过也只是稍纵即逝,便重新恢复正常。

    “你们三个蠢货,还愣着干什么,把石茗给我请下来。”

    场中形势僵持,大长老也是不再废话,语气冰冷的命令道。

    “茗儿,听话,你快下去吧,待会儿若是动起手,伤了你,就不好了,你应该知道,石昊那废物不可能回来的,我对你的心意,你难道不懂吗?为何非要执着于一个废物呢?。”

    强行压下心头的愤怒和嫉妒,石辰忽然感觉,也许这就是自己的机会,当下一脸关切开口提醒道。

    “是吗?就凭你?呵呵,如果说石昊是废物,那你又是什么,你在我眼中,连给他提鞋都不配,你们不是要动手吗?若是你们能打败我,我便放弃,又能如何?”

    话音落下,石茗的身上,忽然爆发出一股霸道绝伦的气息,于此同时,一层金色的火焰,也是覆盖其全身,在其身后,出现了一对五彩翅膀,煞是好看。

    “觉醒四阶,天阶血脉秘术?”

    大长老脸色一变,倒吸了一口冷气,而场中的三人,此时已经被压的有点喘不过气来,脸色一片苍白。

    “石茗,你破坏家族考核,屡次不停劝阻,我作为家族大长老,现命令你下来,若是再不听劝阻,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

    面对大长老的呵斥,石茗依旧满脸的倔强,身上金色火焰更加浓郁。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这样,就不要怪老夫不客气了,给我去死吧。”

    早知结果如此,大长老见此,眼中也是闪过一抹阴鸷,随后大手一挥,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从向石茗席卷而去。

    众人尚未反应过来,加上大长老本就有意隐藏,连同三长老都是没有来得及阻止。

    “老匹夫,你敢伤我孙女,我杀你全家。”

    大长老目眦欲裂,刚欲动手阻止,却是发现其他几名长老已经将其团团围住,当下只能怒喝道。

    大长老置若罔闻,真人投注:眼看着狂暴的气息就要将石茗撕碎。

    “轰”

    一声巨响,整个天空一颤,随后一只紫金两色包裹的拳头闪电般轰出,化解了大长老的攻势。

    “呵呵,五十多岁的人了,居然欺负一个小女孩,真是不知羞耻呀。”

    熟悉的声音,让的石茗娇躯一颤。

    “抱歉,我来晚了,接下来,便交给我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