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仙尊,饶命 > 第34章 我吃过
    “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妈的,怎么这么臭?”

    “你妹的,为什么和从茅坑里捞出来的一样?!”

    几位长老顿时强忍着恶心,纷纷皱眉骂道。

    “诸位同门,请大家放心,灵瓜就是这个味儿,臭味越重说明灵气越浓,不信我当众尝尝!”

    语毕,章松擦了擦脸上的污物,直接将手指放进嘴中吮吸起来,为了更有说服力,他强忍着恶臭,还装作一副满脸享受的表情。

    “我次奥,这老小子也太特么能忽悠了吧?!”

    看到章松的动作和表情,史离直欲作呕。

    “灵瓜真是这个味儿?!”

    “这也太特么臭了?”

    “不是一般臭啊,怎么闻着像屎?!”

    对二长老的解释,台下的众多弟子却是半信半疑,即便他们没吃过灵瓜,但也听说过,再说章松的灵瓜可不是一般臭啊。

    “二长老,你太过分了!欺负我们没有见识吗?这根本不是灵瓜应有的味儿!”

    片刻之后,一位长老擦了擦脸上的污物,真人投注:忍着恶臭,当即怒道:“多年前,老夫有幸尝过灵瓜,灵瓜本是异香扑鼻,闻之更是令人神情气爽,而你这灵瓜却是……”

    “张长老,话可不能这么说,我的灵瓜就是这个味儿,刚才我和雷儿等人还分食了一个,和这个味道一模一样!”

    章松坚持,他自认为是在据理力争。

    “二长老,你也太能瞎掰了,我也吃过灵瓜,这根本不是灵瓜的味道!”

    和张长老相邻的一位灰白头发的长老也未能幸免于难,也被溅上了污物,气愤难当,回想起自己曾经吃过的灵瓜也是怒了,“你这味道分明是……分明是屎……”

    屎?!

    章松神情一滞,猛然回味起先前吃那个灵瓜的味道,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再次擦了擦脸上的污物,竟然发现里面还有没有消化完的菜叶。

    “这还真是屎!我说怎么这么臭!这到底是谁敢干的!”

    章松怒吼,嘴角狂抽,胃中翻江倒海,当即打了个饱嗝,不,具体应该是屎嗝,臭气熏天,但是想吐却吐不出来。

    章雷和几个跟班一听章松的话,再傻他们也想明白了,先前他们吃的真是屎,旋即干呕起来,不过和章松一样,也是想吐却是吐不出来。

    为啥吐不出来?

    很简答,先前章松等人吃过灵瓜后,害怕浪费,当即运功将灵瓜和屎一起炼化得彻彻底底,开玩笑,此刻想吐,吐血还差不多。

    “什么?灵瓜里面是屎?”

    “那二长老刚才吃的是什么?”

    “还用说,当然是屎了!”

    “章雷他们几个之前竟然还分食了一个?!”

    “他们几个真有种!连屎都敢吃!”

    “呕……”

    章松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将沾着屎的手指放进了嘴里,看台下的弟子看得又是皱眉,又是恶心,一些女弟子更是满脸嫌弃,甚至直接干呕起来。

    “哼,平时宝贝似地看着,还以为是多好的东西,什么灵瓜啊,屎瓜还差不多!”

    “刚才还羡慕谁能吃到灵瓜呢,现在谁爱吃谁吃!”

    “对,谁爱吃屎谁去吃去吧!”

    看台之下的人群犹如炸锅了一般,幸灾乐祸地望着章松和章雷等人,哄笑着,眼中的羡慕已经变成了庆幸。

    “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你竟然提前吃了一个,味道很好吧?!”

    望着干呕不止的章松,史离心里却是乐开了花,“竟然敢阴老子,这次先让你吃点屎,给你点儿教训!”

    “妈的!这老小子对自己可是真够狠的啊,竟然连屎都敢吃!”弋道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声音中满是嫌弃。

    “二长老,这是怎么回事儿?”

    柳垂岸眉头紧皱,望着章松面带愠色。

    “掌门,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狭长的眼睛中闪烁着阴狠之色,章松强忍着干呕,此刻他面色苍白,嘴角不停地抽搐。

    与此同时,章松的脸也是火辣辣地疼,本来想用灵瓜来装逼一番,而且还当众说他已经吃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不料装逼不成,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吃过屎了。

    望着章松阴沉的面庞,史离在心中嘀咕起来,“看着老家伙的模样,恐怕真不会轻易放过此事。”

    “这个老小子被气昏头了吧?还查个水落石出?怎么查?难道他尝尝屎的味道,就知道是谁拉的不成?”

    弋道损人不带一个脏字,随即道,“这种事儿,你不说,我不说,累死他也找不到是谁干的!”

    “二长老,这件事如何处理,就看你自己的了。”

    柳垂岸略显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若不是他反应快,也弄一身屎的话,在众弟子面前丢人可就丢大发了,他很希望这件事赶快翻过去,“宣布比试开始吧!”

    柳垂岸思忖,今后绝对不会和吃过屎的人在一个桌上吃饭了,太恶心了。

    不敢忤逆柳垂岸的意思,章松长出一口气,强行压抑着心头的怒火,狠狠地咬着牙硬生生地宣布,“比试现在开始!”

    章松丢人丢得脸都没皮了,闻听恼怒的他宣布比试开始,台下的众弟子生怕被迁怒,瞬息安静了下来。

    “少爷,你一定会赢的!”

    安静的人群之中,小翎儿悦耳的清音响了起来。

    “这丫头,不是添乱吗?”史离微微皱了皱眉头,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果然,小翎儿的话语犹如投进平静湖面的小石块,在刚刚归于安静的人群中激起了层层涟漪,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嘁,一个废物,不被人打残就算了,还想赢?”

    “废物就是废物,连身边的丫鬟脑袋也有毛病!”

    “这小丫鬟分明是嫌那废物不够丢人,哈哈……”

    耳畔旁众人的冷嘲热讽,小翎儿充耳不闻,即便史离从来没有明确说过已经恢复修为,但史离身上流露出的气息分明是已经恢复了修为。

    史离的废物名号由来已久,此次临时比试宗门并没有测试弟子的等级修为,还是按照以前的等级修为划分的。

    面对一个早已在心中被认定的废物时,众人肯定是丝毫不会吝啬他们的冷嘲热讽的。

    此刻即便是史离告诉众人他已经恢复了修为,恐怕也没人会相信,只会说他痴人说梦,用实力说话完全胜得过百般雄辩,因而他自然也不愿过多解释。

    “你个废物,就等着死吧!”

    章雷强忍着干呕,怨毒地盯着史离,尽管并不知道灵瓜一事是史离所为,他却将怒火转移到了史离的身上。

    ps:求收藏、求推荐,感觉好看的,求奔走相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