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4章 琉璃一盏锁大梦
    在梁府被几个蠢货坏了心情,扫兴之极,梁宵只好离开梁府。

    然而梁宵并不知道,在他离开梁府之后,梁海等人在梁满的授意之下,立即向梁氏族长状告他不念兄弟之情,肆意伤人,还编排他的许多不是。惹得族长雷霆大怒,并派人要将他捉回来对簿公堂。

    有这么好的机会,梁满和梁山北肯定不会放过。梁宵越厉害,就越该死。这一次,梁山北等人誓要将梁宵整死,最低限度也要将梁宵父子逐出梁府,否则绝对不罢休。

    相比乱成一团的梁府,梁宵早已远离城中,置身事外。

    在九嶷山,其实最吸引人的并不是城中,而是城效的梦泽鬼市。

    梦泽鬼市为一个比九嶷山山主还要厉害的人物所创建,专门出售或交换各种来厉不明的东西。什么灵药、武器、法宝、符箓等等,各式各样,应有尽有。什么白道,黑道,红道,来者不拒。

    梁宵来到梦泽鬼市,主要是想搜罗一些灵药,用来炼制几种可以提升修为的灵液,让自己和身边的人修炼时事半功倍,早点强大起来。

    炼制提升武者修为,加快修炼速度的灵液的原材料都不是很贵重,所以很快梁宵就在梦泽鬼市中采购完毕。只是在离开梦泽鬼市的时候,却被一处小摊上的一物深深的吸引住。

    那是一朵花,一朵平淡无奇的小花,花瓣有九片,每一片都如钱币般大小,颜色有些灰暗,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每一片花瓣的上面都缀满了银色的星星点点,虽微小,但仔细望去,就如同璀璨的夜空一般。不过由于那些银色的星星点点过于微小,所以很多人都看不出这朵小花的不凡来。

    “大梦琉璃盏!”

    其他人或许不认识这朵小花,但梁宵却知道这朵小花的珍贵,所以看到之后立即就伸出手去拿了起来。

    “多少钱?”

    “一百两银子。”

    看来连卖者都不懂大梦琉璃盏,所以才随便出了一个价。

    梁宵丢下一百两银子,拿着大梦琉璃盏正想离开,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宛如天簌一般动听的声音。

    “这位公子,不知能否割爱将手中的大梦琉璃盏转让给小女子?小女子等着这朵灵药救命呢。”

    在这么偏小的地方,能正确叫出大梦琉璃盏这朵小花的名字,让梁宵对说话之人也多了几分好奇。

    缓缓转过身,梁宵发现有一位宛若天仙的年轻女子正在俏生生的望着他,眼睛里尽是期盼。尤其瞄向大梦琉璃盏的目光,更是充满了炽热和渴望。

    在这位年轻女子的身后,一直跟着一位老妇,一身修为深不可测,那怕是梁宵一时半会也看不透。不过梁宵对此却丝毫不在意。

    仔细的端详这个美丽到不可方物的女子,梁鸣发现在她的两个瞳孔之上已经出现了两道淡淡的黑线,并且不断的朝眉心间汇聚,似乎很快就能连接在一起。不注意之人,根本就无法发现其中的异样。

    见梁宵一直没的回答,只是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自己,年轻的女子的脸色不由有些不愉,但自己有求于梁宵,一时半会却也不懂说些什么,只是微微的蹙起了眉头,心中对梁宵的举止十分的不屑。

    这一刻,她显得有些清冷。不是佯装出来的清高,而是性子使然。

    而那个老妇却没有那么好说话,一脸鄙视的望着梁宵:“登徒子!”

    一声登徒子,顿时惊醒了梁宵。望着年轻女子和老妇多少有些不善的目光,梁宵的嘴角不由泛起了一丝苦笑。

    其实梁宵并不是沉醉于年轻女子的美貌,而是发现女子真的有病,而大梦琉璃盏就是她的救命之物。在这一点上,年经的女子并没有骗他。

    大梦琉璃盏虽然珍贵,可遇不可求,但相比年轻女子岌岌可危的性命,梁宵却不介意去结一个善缘。当然最重要的是梁宵发现这个年轻女子的体质是一种世间罕见的玄冥体。

    玄冥体世间少有,但一旦大成,几乎可以吸收和掌控一部分九幽的力量,是十分变态的存在。梁宵见猎心喜,心中不由多了一点点的盘算。

    “送你了!”

    梁宵将大梦琉璃盏递给有些羞怒的年轻女子,随后又低声说道:“或许我能救你的命,帮你把病治好。”

    “你天生神魂有缺,本来至少能活到十八岁,但最近又遭人暗算,双眼中的魂线即将闭合,恐怕时日无多。这个时候,就怕连大梦琉璃盏都无法清除你的隐患,旧疾,将你救回来。”

    “你若发现大梦琉璃盏无法根除你的隐疾,你可以到城中梁府来找我,或许我可以为你指明一条生路。”

    听了梁宵的话,年轻女子还没回答,旁边的老妇早已蹦了起来:“真是大言不惭,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敢说可以治我家小姐的病!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大梦泽北的杜神医为我家小姐诊治多年,也只能缓解我家小姐的症状,却无法根治。你算什么东西!”

    “无知!”听了老妇的话,梁宵并没有生气。他也没有必要跟一个庸人来生气。等结果出来了,她们自然会明白梁宵刚才所说的话。

    “小姐,咱们走!别给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给骗了!”老妇催促着年轻的女子,如同防贼一般的望着梁宵。

    接过大梦琉璃盏,真人投注:年轻女子的脸上全是惊骇。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待要说声谢谢的时候,梁宵已经转身离开,徒留下一个背影映在年轻女子的眼眸之中。

    相比老妇对梁宵的鄙视和不信任,那个年轻的女子心中却掀起了滔天的波浪。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而梁宵仅仅只是望了她一眼,就将她身体的隐疾说得一清二楚,由此可见,梁宵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原本年轻的女子对梁宵还抱有一定的成见,但听了梁宵的一番话后,顿时心底的那点不快立即烟消云散,甚至对与梁宵再次相见抱有了一种隐隐的希望。

    不过年轻的女子现在找到了大梦琉璃盏,心底有了倚仗,所以她对梁宵最后所说的话仍然是半信半疑,毕竟梁宵现在太年轻了。她不相信梁宵那么小的年纪,医术能比得上大梦泽北大名鼎鼎,医术无双的杜神医。

    但这个女子预料不到的是,很快她就有求于梁宵,并把她所有活下去的希望全放在梁宵的身上。

    这一切,于梁宵而言,不过是一段小小的插曲。辞别那个女子之后,梁宵很快就走在回梁府的路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