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5章 骨肉相残何时休(上)
    “梁宵,你这次死定了!我看还有谁能救你!”

    刚刚走进梁府的大门,梁宵就被一群人紧紧的围住,其中梁山北更是得意洋洋,高声的叫嚣着。

    “有事?”

    望着梁山北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梁宵不咸不淡的问道。

    “当然有事,而且还是大事!梁海和梁山等人告你不念兄弟之情,将他们打伤打残,现在族长下了死命令要将你捉回去对簿公堂。你若识相,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否则……”

    这一刻,梁山北是图穷匕现,凶相毕露。

    “否则怎么样?”

    梁鸣根本就不当一回事,不过该配合的演出他当然不会视而不见。他不介意先把梁山北托上云端,然后再狠狠的将梁山北踩下来。

    见梁宵已经被众人团团围住,无法再逃走,梁山北更加是有恃无恐,一步窜到梁宵的身边,恶狠狠的威胁道:“否则我不介意杀了你这个废柴!”

    此时的梁山北已经对梁宵起了杀心。梁宵一旦反抗,他真的不介意在混乱中收取梁宵的性命。梁山北巴不得梁宵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来,不到族长的面前对质,那样他就师出有名,借机对梁宵出手。

    “好吧,那我跟你们过去。”

    梁宵根本就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若无其事的说道。

    “什么?你跟我们过去?”

    “你说的是真的?”

    “你确定要跟我们过去?”

    梁山北见梁宵突然间答应了他们的无理要求,不由有点懵了。

    “过去,干嘛不过去啊!”

    梁宵根本无视梁山北,有些玩味的说。

    好半天梁山北才缓过神来。其实他最在乎的就是梁宵那种若无其事的神情,还有那种戏谑的目光。这种感觉很不好,梁山北只觉得有劲无处使,好像力量全击在了空处。

    不过想到梁宵接下来有罪受,梁山北立即又小人得志起来。于是阴森森的在梁宵的耳边说道:“一会有你好看的!”

    梁山北知道知道梁满早有安排,所以梁宵不反抗,乖乖的跟他过去也不错。

    “把他押到祠堂去!”

    推了梁宵一把,梁山北一脸得意的指挥着众多的手下,试图将梁宵捉住,然后押送过去。

    “滚开!”

    梁宵也能任人摆布,一声喝出去,不怒而威。

    梁山北的那些手下望着梁宵那一张充满煞气的脸,再也不敢过于造次。只能围着梁宵,一起朝祠堂走过去。

    “废物!一群废物!”梁山北对他的那些手下的表现非常的不满,一直在旁边骂骂咧咧着。

    还没走进祠堂,就听见里面传出一阵阵痛苦的哀嚎声,和对梁宵的咒骂声,而且一个个中气十足,一个声音比一个高,好像怕别人听不到一样,差点响彻整个梁府。

    走进一看,只见祠堂中摆放着四副担架,而梁海,梁山,梁江和梁权四个人的身上正裹满了纱布,一动也不动的躺在上面,一个个好像伤重不愈的样子。

    梁氏家族的重要人物几乎都挤在祠堂里面,甚至连梁宵的父亲梁叔辉也被请了过来。

    看见梁宵走了进来,梁海等几个立即大声的嚎叫起来:“族长爷爷,你一定要为我们作主啊,就是梁宵这个天杀的打伤了我们,他还想要杀了我们!要不是在家中,人多眼杂的,说不定咱们早就没命了!”

    “就是,梁宵还打折了我的大腿,他还说要杀了梁山北哥哥,让梁满叔叔绝后!”

    “我也听到了,梁宵把我打成重伤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

    “爷爷,梁宵他好歹毒啊!”

    梁海等人其他本事没半点,但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却是无人能出其左右,短短的一瞬间,就为梁宵编排了好几个罪名。

    “梁宵,你这个畜生!你都听到了,对自己的亲兄弟都能下这么重的手,还想要杀了他们!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对梁府就没有丁点感情吗?难不成你也想把老夫杀了吗!”

    梁氏的族长叫梁勋,也是梁宵的爷爷,对梁宵父子一直都持有偏见。特别是在梁山北通过剑门的考核,成为剑门的外门弟子之后,梁勋对梁叔辉一家就更加不待见。

    明眼人都知道西院一直对东院进行打压,梁满对梁叔辉无所不用其极,但梁勋偏偏当作不知道。现在甚至根本就不给梁宵申辩的机会,直接就对梁宵的行为进行了定性。

    面对昏庸无比,信口雌黄,咄咄逼人的梁勋,梁宵甚至连话都懒得说。只是梁叔辉气不过,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梁勋说道:“父亲,您不能偏听一词啊!”

    “你说老夫偏听一词,你看看梁海他们几个伤成什么样了?他们现在就躺在你的面前,你还说老夫偏听一词!你就不能学学你的弟弟,你看他把山北教得多好,而你呢?教出一个九嶷山出了名的废柴来,你不嫌丢人,老夫还嫌丢人呢!”

    由于梁宵一直孬弱,梁勋对梁宵从来都没有好感,他内心对梁宵的厌恶,在这一刻更是表露无疑。

    “父亲,宵儿也是您的孙子啊,他只是资质不好而已,您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听了梁勋的话,梁叔辉不由气极而笑:“难道咱们父子在您的眼中就一文不值吗?您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处置您的孙儿?”

    “梁叔辉,你本事大了,还敢顶老子的嘴了!从今天起,你那个族长继承人也不用干了!以前要不是看在你是长子的份上,那里轮得到你啊!至于梁宵那个忤逆,杖三百,让他也长长记性!”

    梁勋根本不听梁叔辉的解释,不仅要处置梁宵,还顺便剥夺了梁叔辉族长继续承人的权利。

    这三百杖打下来,别说是梁宵,就是一个成年人也受不了。梁勋还说只叫梁宵长长记性,简直是想要梁宵的命。

    “谁敢动我的儿子!”听到要打梁宵三百杖,梁叔辉再也忍不住,顿时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样护在梁宵的面前。

    “你这个不孝子!”见梁叔辉没有乖乖的听话,梁勋气得暴跳如雷,然后伸手抓住案上的茶杯,狠狠砸向梁叔辉。

    梁叔辉一动也不动,任由茶杯砸在自己的额头上。只是有那么一刻,心冷得像死灰一样。

    “你个老匹夫,小爷忍你很久了!为老不尊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做别人的父亲!连个好坏都分清,你眼睛瞎了啊?有本事冲小爷来啊!”

    见梁叔辉为了维护他,被茶杯砸得满脸都是血,梁宵再也忍不住,终于发彪了。

    在梁宵的眼里,梁勋算什么东西,整个梁氏族人又算什么东西,他堂堂的凌宵天帝,与这些人呆在一起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如果梁叔辉有什么三长二短,梁宵不介意屠尽整个梁府所有的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