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6章 骨肉相残何时休(下)
    “你说什么?你敢骂我是老匹夫?”

    梁宵开口大骂,真人投注:不仅梁勋懵了,就连整个祠堂里的人都懵了。

    在长者为尊的家族里,梁宵这种大逆不道的话,简直是惊世骇俗。

    “老匹夫!骂的就是你!听不清楚啊!老匹夫!老匹夫!老匹夫……”面对暴跳如雷的梁勋,梁宵没有丝毫的示弱,一脸平静的盯着梁勋。眼中自有一种轻蔑和不屑。

    “哎哟……我的心啊!哎哟……我的肝啊!”从未被人违逆过的梁勋被梁宵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差点背过气去。

    “梁宵,你大胆!来人,将这个不孝的许逆给我捉住,往死里打!”

    一直虎视眈眈的梁满终于找到了机会,立即指使一群手下朝梁宵冲了过去。

    “谁敢!”见梁满针对梁宵下狠手,平时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梁叔辉突然暴怒起来,护在梁宵的面前,就如同一头护犊子的野兽一般,怒视着众人。

    “大哥,做错事了就得受罚。”见计划受阻,笑面虎梁满立即上前拦住梁叔辉,同时给他那些为虎作伥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

    “宵儿……”梁叔辉和梁满的修为相仿,同为九阶武者,如今被梁满缠住,根本无暇顾及梁宵,只能大声的提醒梁宵。

    见梁满缠住了梁叔辉,梁满的那些狗脚子再也没有任何的牵绊,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朝梁宵围了过去。

    顿时,梁叔辉和梁宵陷入困境,梁氏中稍为有些良知的人已不忍卒看,但面对梁勋和梁满的淫威,也没有人肯为梁叔辉和梁宵父子仗义执言。那怕劝上一句都没有。

    人性从来都这样,危难时别人不落井下石,就得谢天谢地,想让别人扶上一把,难!

    梁俯之乱,兄弟阋墙,就在顷刻之间。

    “杀!”梁宵早有准备,根本就无惧梁满手下的那些土鸡瓦狗。

    刹那间,梁宵的身后有上古蛮牛的虚影次第而现。梁宵一招横扫千军,直接就将好几个人踹倒在地上。

    刹那间,原本就剑拔弩张的梁氏祠堂立即乱成一团,梁叔辉和梁满战在一起,梁宵也和梁山北,还有梁满的亲信打成了一片。

    “反了!反了!给老夫往死里打!往死里打!”见梁叔辉和梁宵居然敢反抗,缓过气来的梁勋更加暴怒,根本就不顾及他和梁叔辉的父子之子,他和梁宵的祖孙之义。

    双手毕竟难敌四拳,被围困住的梁叔辉和梁宵渐渐陷入劣势。

    “住手!”就在这时候,突然从梁氏祠堂的外面忽啦啦的闯进了一大群人,然后强行的将所有人分开,紧接着那些人排成两列,一直延伸到祠堂的门外。

    “谁?居然敢闯梁氏宗祠。”这一幕的发生,快速无比,好半天梁勋才反应过来,不由厉声喝道。

    那些人根本就不理会梁勋,谁敢乱动就直接打倒在地上,然后一个个站得挺直,望向祠堂外。

    “梁勋,你好大的威风!”又过了许久,祠堂外才响起了一个威严的声音,紧接着一个中年人从祠堂外迈了进来。

    “原来是商副山主啊。”待看清楚进来之人后,原本还威风凛凛的梁勋却大气都不敢吭一声,赶紧低眉顺目的迎了上去。

    九嶷山副山主商周,地位仅次于山主宋问天,执掌着整个九嶷山的生杀大权。像梁府这种存在,在整个九嶷山连个屁都不是。现在商周亲临梁氏宗祠,让梁勋等人一个个感到胆战心惊。

    “不知商副山主所来为何事?”好半天梁勋才回过神来,低声问道。

    “找个人!把你们梁府所有的年轻子弟全部叫过来,千万不要和本座耍花招。”面对梁勋,商周甚至连起码的客套都懒得回应,在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是任何的表情。

    “快!把所有人都叫过来!”梁勋摸不透商周的目的,不知道是吉是凶,所以满是忐忑和不安。

    趁着一片混乱,梁宵赶紧走到梁叔辉的身边。刚才被围攻,梁宵差一点就不顾一切使出杀心锏,还好商周及时赶到,打乱了梁满等人针对梁宵的计划。

    梁宵也对商周的突然到来感到好奇,不过他现在都有点自顾不暇,所以也没多想什么。

    “人都到齐了吗?本座的时间有限,速度点!”过了一会,商周见不再有人进来,立即大声的问道。

    “回商副山主,人都到齐了。”梁勋擦了一把冷汗,宛如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到齐就好!认识这个人吗?”商周刷的一声打开了一幅画,然后展露给梁勋等人观看。

    画打开的那一瞬间,很多人都不由自主的望向了梁宵。

    在这一刻,梁宵也看到了那幅画里面的内容,原来画的里面有他的画像,而且还画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甚至连他嘴角有一粒小小的黑痣都画了上去。

    “拷,这唱的是哪一出呢?”梁宵心里不由嘀咕着。他想了一下,他与九嶷山商副山主没有过交集啊。

    “商副山主,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他叫梁宵!他叫梁宵!”看到画像的那一刻,梁山北立即就大声的叫嚷起来,并且走到了梁宵的身边,紧紧的扯着梁宵,想把梁宵扯阳来,好像害怕梁宵要逃走一样。

    “让开!让开!”推开一些挡在面前的人,商周拿着画轴来到了梁宵的面前。再次确认无误之后,商周不由喜上心头。

    “带走!”商周挥挥手,立即有好几个人来到了梁宵的身边。

    “你们要做什么?”梁叔辉见商周要将梁宵带走,不由急了。

    “你是谁?”商周并没有回答梁叔辉的问题,反而反问道。

    “我是他爹!”商周又如何,九嶷山副山主又如何,对于梁叔辉来说,没有什么比他儿子更重要。

    “既然你是他父亲,那就一并带走!”商周似乎懒得去解释,只是挥了挥手,立即又有几个手下走到了梁叔辉的根前。

    相比梁叔辉的担心,梁宵淡定得多,甚至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不安。

    “哈哈,梁宵你这个废柴,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得罪了九嶷山,我看你这次会怎么死!”眼看着梁宵和梁叔辉就要被商周带走,梁山北哈哈大笑,一副幸灾乐祸的小人嘴脸。

    “聒噪!”

    看着梁山北得意忘形的样子,梁宵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只听见一声脆响,没有任何防备的梁山北直接就被梁宵扇倒在地上,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我要杀了你!”被梁宵扇了一记耳光之后,梁山北感到无比的屈辱,清醒过来之后立即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的朝梁宵扑了过去。

    “再过来就是死!”

    面对扑上来的梁山北,这次出手的并不是梁宵,而是商周。只见他轻轻的伸出脚,转眼间梁山北又飞了出去,在地上摆成了一个大大的“大”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