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7章 神魂有缺用天补
    “不知商副山主有何事?居然动用这么大的阵仗。”走出梁府之后,真人投注:梁宵见商周并没有特别为难他们父子,不由开口问道。

    “到了便知。”商周这人不苟言笑,不过口气比在梁府里面缓和了许多。

    见商周不肯言明原因,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对,所以梁宵也懒得再问,只是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

    从梁府出来,梁宵一行很快就到达了夏宫。夏宫是九嶷山的中心,也是九嶷山山主夏问天的居住之所。

    “人到了?赶紧带到小姐那里去。”一走进夏宫,立即就有人迎上来,将梁宵接走,而梁叔辉则被安排跟商周在一起。

    穿过几座大殿,走过几座院子,梁宵终于来到了目的地。那是一处闺房,清净无比,芳香而馥郁。

    在梁宵到来之前,已经有一位老者和一位气度不凡的中年人正在房间里面。看到梁宵到来,二人不由微微一怔,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这么年轻?”

    特别是那一位老者,打量过梁宵之后,多少有些傲慢的问道:“听说你可以治神魂有缺之症?”

    听到神魂有缺四个字,梁宵不由想到了在梦泽鬼市遇到的那个年轻女子,对于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也有了一个初始的判断。想必是那个女子动用了大梦琉璃盏后仍然解决不了问题,迫不得已才想到了他。只是想不到那个女子居然是九嶷山的大小姐夏商秦。

    “略懂!”面对咄咄逼人的老者,梁宵虽然不至于狂妄自大,但也不会妄自菲薄。

    “略懂?年轻人,看病不是请客吃饭。懂就懂,不懂就不懂,还略懂,一不小心就会死人的。”那位老者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对梁宵冷嘲热讽的,显然对梁宵的回答极不满意。

    随后那位老者又对中年人说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口出狂言。夏山主,你不爱惜令千金的性命,老夫却为她感到担心啊。像这种不知道从哪里来跑出来的阿狗阿猫,老夫羞于与之为伍!告辞了!”

    “杜神医,留步!有话好说。”

    原来那位中年人是九嶷山的山主夏问天,位高权重。至于那位老者却是被誉为大梦泽北不世神医的杜青霖。

    如今见杜青霖开口要走,夏问天也感到十分的为难。毕竟像杜青霖这种神医脾气非常的古怪,这些年夏问天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让杜青霖为自己的女儿治病。

    再说梁宵如此的年轻,本事如何?让夏问天也是非常的怀疑。

    不过梁宵毕竟是他宝贝女儿夏商秦指定要找的人,夏问天虽然不喜,但也不敢赶走梁宵。再说夏商秦服下以大梦琉璃盏炼制的丹药之后,也没有康复。死马当活马医,多个选择也不见得就是坏事。

    “你谁啊?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有了大梦琉璃盏还治不好病,还好意思叫做神医。狗屁!”梁宵本来懒得去理杜青霖,但杜青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他。泥人尚有三分土性,况且是梁宵这种人呢。

    什么狗屁神医,在梁宵的眼里根本就一文不值。梁宵的医道虽然比不上他曾经麾下的百圣医仙,但杜青霖相比梁宵,仍然是萤虫相比皎月,不可同等而言。

    “你……你……你……”听了梁宵的话,杜青霖差一点气得直吐血,一句话说了半天都说不出来。

    “是梁公子到了吗?快点过来!小女子相信梁公子一定能将我的病治好!”就在这时候,帷帐里突然走出了一个人来。

    原来是夏商秦听到了外面的争吵,知道梁宵已经到来,所以赶紧迎了出去。

    真是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夏商秦的出现让所有人感到眼前一亮,特别是病中的那一抹软弱,更是让人犹见犹怜。

    “庸医害人!”梁宵看了一眼夏商秦的双眼,发现她的瞳孔之间的黑线不仅没有消散,反而更快的向眉心靠拢,并且在眉心之间已经郁积了一团淡淡的灰气,那是玄冥体内的玄冥之气被激发的征兆。而杜青霖根本就没发现,忍无可忍之下,梁宵不由开口骂道。

    “小子,你说谁是庸医呢?”被梁宵直接骂为庸医,这一次杜青霖直接就蹦到梁宵的面前,大声问道。

    “连个玄冥体都看不出来,你还不是庸医啊!你只知道大梦琉璃盏可以治愈神魂有缺,但你却不知道大梦琉璃盏还可以激活玄冥体的玄冥之气。不受控制的玄冥之气可是要人命的!不解决玄冥之气,吃再多的大梦琉璃盏都是白搭。”

    梁宵对自以为是的人从来都不给好脸色,对这个所谓的神医更是厌恶,所以说话也没什么好气。

    “原来是玄冥体,玄冥之气,怪不得……”被梁宵狂骂了一通,杜青霖反而安静了下来,一边思索,一边喃喃自语。

    而那边梁宵已经让夏商秦坐下,开始治疗。

    一指点向夏商秦的眉心,梁宵将夏商秦眉间的那一团玄冥之气打散,随即双手翻飞,疾快无比的拍向夏商秦身上的一些穴位。

    在外人的眼中,只看见梁宵的双手翩若惊鸿,划过一道道虚影落在夏商秦的身上,快若闪电;又宛若清风拂过垂柳,无声无息,却又轻盈无比。真是快到了极致,也美到了极致。

    随着梁宵的双手动得越来越快,夏商秦眉间的那一团玄冥之气居然在她的身体表面不断的游走,散发出淡淡的幽光,仿佛瞬间就能透体而出。

    “分花拂柳手!居然是失传的分花拂柳手!”不知什么时候,杜青霖已经腆着一张老脸,凑了过来,见识了梁宵的神乎其技之后,忍不住失声惊叫起来。

    “至少还有点见识。”梁宵瞥了杜青霖一眼,然后一指点向夏商秦的心口。

    “啵”,只听见一声微响,那一团玄冥之气透体而出,如同一朵小花般悬在空中,随后便袅袅而散。

    “大梦琉璃盏炼成的大梦补天丹还有吗?快点拿过来!”当玄冥之气散去,梁宵立即朝杜青霖伸出手。

    “有!有!有!”杜青霖从怀里摸出一个玉瓶递过去,然后一脸骇然的望着梁宵。

    梁宵只是通过大梦琉璃盏这一味灵药,加上夏商秦身上出现的症状,就连他炼制的丹丸都能叫得出来名字,可想而知,梁宵带给杜青霖的冲击力有多大。

    “好了!平安无事了!”将大梦补天丹塞进夏商秦的口中,梁宵终于舒了一口气。

    果然,不一会药效开始发挥作用,夏商秦瞳孔上的黑线便慢慢消失怠尽,整个人从未有过的轻松,那种不完整的感觉再也没有出现。

    见夏商秦已经无恙,梁宵正准备转身离开,旁边的杜青霖却“扑嗵”一声跪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