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11章 潜龙不需天来证
    凌宵府中,梁宵一口气吞下了三瓶“丹青引”。对于其他人而言,修炼的时候,有一瓶“丹青引”就足够,但梁宵除了开辟了奇筋之外,还比常人多开了一条隐脉,所以他修炼时所消耗的资源也要比常人多得多。

    武者五阶,武者六阶,梁宵将那十数瓶“丹青引”全部耗尽之后,终于将修为稳定在了武者六阶。

    武者六阶,拥有六头上古蛮牛的力量,再加上梁宵还开辟出了一条隐脉,力量翻倍,一共是十二头上古蛮牛的力量。十二头上古蛮牛的力量,要完虐九阶以下的武者根本不在话下。

    梁宵这种变态的修为,若是被别人知道,肯定会掀起轩然大波。越阶挑战,在修真界不是没有,但像梁宵这样可以连跨越几个境界虐人的,却是少之又少,在历史上每一个出现之人,都是惊才绝艳之辈。

    将修为巩固了之后,梁宵又选择了一种叫做“光阴”的身法,和一种叫做“屠狗辈”的刀法武技。

    无论是“光阴”也好,或者是“屠狗辈”也好,都与“九天凌宵诀”一样,可以从黄级一直修练到地级。

    身法“光阴”,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见名思义,一旦修炼成功,身法就宛如光阴一般疾快,无影无形,无踪无迹。“光阴”那怕放在诸天万界,也是数一数二的身顶级身法,能超过它的身法只手可数。

    至于“屠狗辈”,名字虽然有点奇葩,但威力却一点都不差。“屠狗辈”暂时只有七式,分别是屠狗,灭魔,诛神,崩天,覆地,裂空和灭众生。

    “屠狗辈”的前三式为黄级武技,接下来三式为玄级武技,最后一式方为地级武技。灭众生,苍生如刍狗,在大势面前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所以灭众生的威力几乎可以毁灭一方天地。

    梁宵前世作为凌宵天帝的时候,曾用过“灭众生”,当时就生生的将一个大世界打爆,毁灭,由此可想而知“屠狗辈”最后一式的威力。

    这一次闭关修炼,所费时间很长,待梁宵将“光阴”和“屠狗辈”再次熟练掌握之后,已用去将近四个月的时间。这时候,离神刀门入门考核的日子己经不远。

    “师尊,你出关了?”梁宵一走出静室,夏商秦立即迎了上来。

    “商秦,不错啊,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将修为巩固下来,且提升了一阶,证明你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梁宵望了夏商秦一眼,发现她的修为己经达到修者二阶,很是宽慰。

    在梁宵看来,一个修行之人,天赋固然重要,但他更为看重的是个人的勤奋和毅力,还有坚韧的心性。只有意志坚定,心志高远的人,在修行一途上才能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多亏有师尊的‘真一抱元液’,否则商秦也无法取得突破。”夏商秦从来都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那怕对梁宵充满了崇拜,脸上仍然没有太多的表情。

    “对了,神庙的老祭司雀公曾来过凌宵府,不过当时你在闭关,他等你多日,见你都没有出关的迹象,所以他便回去了。”

    “知道是什么事吗?”听了夏商秦的话,梁宵赶紧问道。

    “不知道!雀公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我等你出关后,去通知他一声。”

    “算了,反正也没有事,还是我亲自走一趟吧。”

    对于将他招魂回来的老祭司雀公,梁宵还是满怀感激的,何况雀公还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神仆,曾经属于他凌宵天帝的神仆,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得去神庙见一下雀公。

    自从当日梁宵在祭坛上被招魂,死而复生之后,神庙的香火突然间鼎盛起来,一改往日的冷清。甚至还有人时不时抬来几个死得不能再死的死人,来求老祭司出手相救,但从那以后,老祭司却再也没有出手过,再也没有为别人招过魂。

    再次来到九嶷山的祭坛上,梁宵穿过拥挤的人群,穿过香火旺盛的神庙,最终在一间静室中找到了老祭司雀公。

    此时的雀公,比当日苍老了许多,尤其他那昏昏欲睡的眼神,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英雄迟暮,或者日薄西山。人老了,精神状态真是一天不如一天,那怕修行之人也不例外。

    一见到梁宵,老祭司雀公立刻就跪了下去,“大人,自你当日离开后,凌宵天帝的神像就再也感应不到老朽的祈祷,真人投注:神迹不再显现,老朽深为惶恐和不安。”

    “老朽知道大人不是肉身凡躯,望大人看在老朽尽心尽职的份上,能为老朽指点迷津。”

    “大人,求你了!”

    雀公自那日梁宵对他拜下,他承受不住,差点酿成大祸之后,他便知道梁宵的不凡。所以在凌宵天帝的神像失去神性之后,他第一时间便是想到要去找梁宵,并笃定的认为梁宵一定能解决他心中的疑问。

    望着匍匐在自己脚下,苍老无比却又可怜兮兮的老祭司雀公,梁宵不由暗叹了一声。紧接着伸出手去,轻轻的放在雀公苍老的头颅之上。

    “天帝己经亲履凡尘,神像当然没有了神性。待天帝重回天际,恢复昔日的荣光,神的光辉一定会重新普照天地!”

    “到那个时候,你一定会再次感受到神迹,感受到天帝亘古不灭的力量。”

    这一刻,梁宵就如同一尊神祗一般,在为老祭司雀公灌顶和赐福。当梁宵的手触摸到雀公的头顶的时候,雀公仿佛看到一尊顶天立地的神祗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并渐渐的与祭坛外面的那一尊凌宵天帝的神像重合在一起,熠熠生辉,不分彼此。

    老祭司静静的感受梁宵手中传输过来的力量,不胜唏嘘,甚至激动得热泪盈眶,老泪纵横。

    “看在你与本座有缘的份上,本座赐个丹方给你,你按方炼丹服用,再活个几百年不成问题。”

    “不过这一切不可与人言,切记!切记!否则你将死无葬身之地,永囚九幽,永世不能超生!”

    梁宵有感老祭司的虔诚和对他有恩的过往,见老祭司雀公已时日无多,将近油尽灯枯,不由于心不忍,故赐下一个禁忌丹方,为老祭司续上几百年的寿命。

    一个时日无多之人,突然得获得了几百年的寿命,那怕老祭司以前的心态再平和,古井无波,但在这一刻也不由掀起了滔天波澜。

    “神啊……”

    老祭司雀公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唯有将苍老的身躯匍匐得更低,更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