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14章 考核一举惊四座(中)
    梁宵刚从漩涡中走出来,立即就看到一头相当于武者七阶的傀儡朝他冲了过来。

    此时梁宵的修为是武者六阶,所以考核的傀儡的攻击力要比他高上一个等级,也就相当于武者七阶,拥有七头上古蛮牛的力量。

    梁宵现在是武者六阶没错,但他除了开辟出六条奇筋之外,还开辟出了一条隐脉,实际上是拥有十二头上古蛮牛的力量。这头傀儡相当于武者七阶,才拥有七头上古蛮牛的力量,碰上梁宵这种变态,六阶武者就拥有十二头上古蛮牛的力量,简直是不堪一击,一触即溃。

    跨境界战斗,对别人而言,或许是千难万难,艰难无比,但对于梁宵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挥手即来,云淡风轻。

    面对冲上来的七阶傀儡,梁宵运用刚刚领悟和掌握“逐风”一步跨出,整个人就像一只轻盈的蝴蝶一般,逐风而舞,潇洒而飘逸。

    随后右手运转“灭杀”,直接就轰在傀儡的身上。出招的一瞬间,只见梁宵身后的上古蛮牛虚影次第而现,转眼间就将前面的七阶考核傀儡淹没。

    很快,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梁还未出尽全力,那头七阶傀儡直接就被“灭杀”这一式轰得支离破碎。

    无论是黄级身法“逐风”也好,武技“灭杀”也好,在梁宵的手中都发挥出了无与伦比的力量。仿佛经梁宵使出来,更加的完美和无瑕,甚至从中迸发出一丝浑然无缺的大道之韵。

    一个没有任何智慧的死疙瘩七阶傀儡,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梁宵的狂暴攻击,瞬间变得支离破碎,惨不忍睹也是意料中的事。

    梁宵轻松的摆了摆衣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潇洒。这一刻,他的身上甚至连一丝尘埃都没有被粘上。

    从七阶傀儡的出现,到被梁宵快若闪电般灭杀,成为一堆破铜烂铁,时间用得极短极短,短到让人怀疑人生,甚至连一息的时间都不到。

    讲武堂内,从梁宵他们被传送离开讲武堂的那一刻起,在讲武堂上立即就有神刀门的弟子点上了计时用的线香。随着袅袅的轻烟不断的升起,预示着神刀门外门弟子的考核正式开始。

    “谢长老,这次你们神刀门来九嶷山招收弟子,不知道你可有中意的人选?”静坐不免有些无聊,韩铁衣耐不住寂寞,所以开口挑起了话题。

    “中意的人选,倒有几个,像顾府的顾盼盼,阮府的阮途穷,还有来历神秘的商不易。这几位年轻人的资质都属上乘,修为也不错,全是武者六阶以上。当然咱们神刀门最中意的还是夏山主的千金夏商秦,可惜被人捷足先登了。真是遗憾啊!”谢不勉除了回答韩铁衣的问题之外,还不忘捧了夏问天一把。

    “其实谢长老你并不知道,夏山主家的千金大小姐除了拜那位存在为师之外,最近又多了一位师傅。而且这一位师傅还是九嶷山远近闻名的废柴,据说那个人今天还参与了你们神刀门的考核。你说巧不巧?不过说真的,在这件事上,老夫还真佩服夏山主以众不同的气度和容人之量。”

    韩铁衣一直与夏问天不对付,所以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恶心夏问天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你丫的就是放屁!梁老弟的能力既是你这种庸人所能了解!”夏问天才懒得去在乎韩铁衣这种小人,不过该反驳的时候还得去反驳,免得被别人瞪鼻子上脸。

    “哟,难不成夏山主认为那个梁宵能力好强?那么请夏山主告诉老夫,那么你认为很强的梁宵多长时间可以通过第一项考核?”

    “当然,在此之前我们还可以问问谢长老,以前通过第一项考核用时最短的纪录是多少?”

    “咱们甚至还可以下点彩头,猜测一下顾盼盼,阮途穷等人,还有你那位千金的师傅梁宵要用多长时间才能通过考核。夏山主,老夫这提议如何?”

    韩铁衣这人非常的阴损,真人投注:一时计上心来,立即想设下圈套让夏问天往里钻。于是便啪啦啪拉的说了一大堆,也不怕别人烦。

    “韩矮子,老子还怕你不成啊!你不就是想将鬼市开进老子的九嶷山中吗?那老子就成全你,老子要是输了就如你的愿,不过你要是输了,你那个梦泽鬼市老子就要占三成的收益,如何?有胆就跟老子赌啊!谁怕谁谁就是狗娘养的。”

    韩铁衣因为长得不高,所以夏问天一直叫他做韩矮子。在这一点上,韩铁衣对夏问天非常的恼火,但打架又打不过夏问天,所以只能忍着,像一头老乌龟一样忍着,唯有找到机会的时候,才时不时咬上夏问天几口。

    “夏问天,你有种!老子赌梁宵那个废柴至少要用去一个半时辰,而顾盼盼,阮途穷,商不易等人用时都接近一个时辰。”韩铁衣信心满满,一脸挑衅的望着夏问天。

    “老子觉得梁宵最多二刻钟就能出来!”输什么绝对不能输了气势,所以夏问天直接就怼了回去。不过话一说出口,夏问天的心里就在不停的嘀咕着,对梁宵明显信心不足,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二刻钟就能出来,你做梦!既然你要找死,老夫就应了你!”见夏问天说梁宵最多二刻钟就能出来,韩铁衣立即觉得心情大好,既然夏问天自寻死路,他当然万分的高兴。

    “夏山主,你是不是有些托大了?这一项考核,有史以来用时最短的纪录也就是二刻钟,你确定那位梁宵真的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完成考核出来?”谢不勉当然不想得罪人,不过对于夏问天的话却不以为然,同时也是为了提醒一下夏问天,所以才说了这样的一番话。

    “我……”听了谢不勉的话,夏问天的心里也不由忐忑起来。最快的纪录就是二刻钟,梁宵怎么看都是悬啊。

    “老朽相信夏山主!”就在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言的大祭司雀公突然挺起了夏问天。

    “这是老夫今天听到最大的笑话,梁宵那小子若是能在二刻钟内出来,老夫跟他姓……”韩铁衣见雀公挺夏问天,多少有些不快,所以在一边发誓,大声道。

    韩铁衣话还没说完,讲武堂内的传送阵突然泛起了一阵涟漪,紧接着一个身影从中走了出来。

    “谁要跟我姓啊?我可没有这么老的孙子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