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15章 考核一举惊四座(下)
    “有人出来了!”

    “才过了多长时间啊?”

    “好像才八息多点。”

    “用时这么短?会不会是没有通过考核啊。”

    看到传送阵中有人出来,所有人都不由议论纷纷,甚至连谢不勉,韩铁衣,夏问天等人也不由将视线放在传送阵的上面。

    “梁宵!怎么可能……”

    “你一定是没有通过考核,才能这么短时间出来。”

    当看清楚走出来的人是梁宵之后,韩铁衣心里不由一惊,但随后又开始自欺其人的安慰起自己来。甚至连梁宵叫他孙子的事情都忘记了。

    “哈哈,梁宵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看见第一个走出来的人是梁宵,夏问天当然是兴奋无比。

    至于谢不勉,则不免有些狐疑。梁宵不到十息的时间就出来,若是真的通过了考核,不免有些惊世骇俗。十息的时间啊,亘古从来都没有过,那怕万世不遇的天才也不可能有这么快。

    “哈哈,废柴始终都是废柴,不到十息的时间就走了出来,一定是没有通过考核。”在讲武堂的一个角落里,梁山北正满脸怨毒的望着梁宵。这时候,他仿佛已经看到梁宵没有通过神刀门的考核,顿时一种快意涌上了心头。

    在梁山北看来,梁宵这么快出来,肯定是没有通过考核!一定是没有通过!这一点他至于可以用心魔来赌咒。

    至于坐在夏问天旁边的夏商秦,则在大声的为梁宵鼓劲,“师傅,你好棒啊!”

    面对各种不同的反应,梁宵根本就不当一回事,也懒得去解释什么,反正结果到最后总会公布,真相自然会大白天下,现在何必为一些庸人浪费口舌。所以面对所有的怀疑和猜测,梁宵干脆眼观鼻鼻观心的静立在一旁。

    时间过得很快,将近一个时辰的时候,原本平静许久的传送阵突然又开始闪动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这次考核老子肯定是第一名,你们这些废柴还想跟老子比,做梦!傀儡算什么,老子单手就能过!我……”

    这次出来的是一贯狂妄自大的阮途穷,一边走出传送阵,一边大声的狂笑道。

    只是当他走出传送阵,出现在讲武堂的时候,并没有听到预想中欢呼声,以及雷鸣般的掌声,而是一种寂静,一种非常瘆人的寂静。寂静到让阮途穷的开始怀疑了人生。

    事出反常必有妖。面对整个讲武堂令人感到异常的气氛,阮途穷不免有些狐疑的望向众人。当他的目光落在梁宵的身上的时候,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一阵空白,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起来,整个人就像被扯住脖子的鸭子一样,再也说不出话来。

    再次望向众人,阮途穷好似看见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写着大大的两个字“白痴”,顿时不由低下头去。只是在心里把梁宵恨得咬牙切齿,他当然怪梁宵抢了他的风头。

    又过了一会,这次走出来的是顾盼盼。她虽然没有阮穷途那么狂妄,但也是志得意满。只是当她看见梁宵和阮途穷己经站在讲武堂上时,不免有些失落,整个人的已经没有了初时的意气风发。

    “哇哇哇……你们最受欢迎,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商不易出来了!参加考核的土鳖们,开始颤抖吧!老子要是拿第二,没人敢拿第一!”

    紧跟在顾盼盼后面出来的是不着调的商不易,只是这次迎接他的并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嘘声。很大很大,如同潮水一般的嘘声。

    “白痴!”

    “蠢货!”

    “也不照照镜子再出来,外面都出来好几个人了,还做梦得第一,不自量力!”

    “唉……”就连认识商不易的人都不由长叹了一口气,无颜以对。一个个低下头去,恨不得所有人都不认识他们,就差没在额头上写上几个字,“我们不认识这个二货!”

    “咳……咳……”见势不妙,商不易唯有以干咳来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尴尬。

    很快,二个时辰就过去,所有人参加考核的人全部都出现在讲武堂上。最后露面的人是主持考核的穆见清。

    “穆长老,公布成绩吧。”

    不止其他人对梁宵的成绩充满好奇,就连神刀门的谢不勉也想早点知道结果,所以赶紧催促穆见清公布成绩。

    “好的!”穆见清见顶头上司吩咐,也懒得多说什么。立即拿出了一块闪闪发光的玉璧。这块玉璧的上面,会显示出所有参与考核之人的成绩。

    “此次参加考核一共一百二十五人,在第一项考核中淘汰七十三个,晋级下一轮考核五十二人,下面我公布晋级人员的名单和成绩,没有读到名字的人全部淘汰!”

    “阮途穷,用时不到一个时辰……”

    第一个被读出名字的人便是阮途穷,但他却高兴不起来。

    其他人一个个则是正襟危坐,没有半点的兴奋。这种诡异的气氛就连穆见清都能感觉到,不免心里犯了嘀咕,“这成绩不错啊,怎么没人喝彩呢?”

    穆见清是最后出来之人,他当然不清楚前面所发生的事,否则他就不会有这样的疑问了。

    “蓝田,一个半时辰……顾盼盼,一个时辰,商不易,一个时辰多一点点,钟秀,刚好两个时辰。萧山……郑重明……还有梁宵……”

    当穆见清读到梁宵的名字的时候,真人投注:好像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停了下来。然后拼命的用手揉了揉眼睛,良久,才再次睁大眼睛,望向手中闪闪发光的玉璧。

    “穆长老,梁宵的成绩是多少?”

    “对啊,你快点说啊!”

    “真是急死人了!”

    “就是!就是!”

    穆见清公布成绩,到梁宵的名字时暂停了一下,不止神刀门的长老谢不勉,就连夏问天,还有所有人都跟着着急。

    “穆长老,是不是出错了?哈哈……哈哈……不到十息的时间就出来,我就知道梁宵这个王八蛋通不考核!哈哈……夏问天,你输了!”唯有韩铁衣那个矮子在得意的叫嚣着。

    “不是十息,而是七息……七息!”好半天,回过神来的穆见清有些颤抖的说道。

    “什么?”

    “才七息?”

    “逆天啊!”

    很快,整个讲武堂又陷入了沉默之中,虽然早有预料,但当梁宵的成绩被公布的时候,所有人都不免被震撼到。

    是啊,相对七息的时间就通过考核的梁宵,那些一个时辰二个时辰通过考核的人算什么?天才?蠢才?

    “我不服!他肯定是作弊!或者是你们的考核傀儡出错了!”梁宵七息就通过考核,对别人的打击相当大,特别是那种平时眼高于顶,目空一切,不可不世,自栩为天才的人。此时,阮途穷就像得了失心疯一般,在不断的叫嚷着。

    “穆长老,回看梁宵过考核时的映像纪录。”面对阮途穷的质疑,谢不勉懒得去解释,也不屑去解释,直接就吩咐穆见清通过玉璧回放梁宵考核时的映像。

    像神刀门这种门派,每次考核都通过秘法将整个过程铭刻下来,以备需要时查看。

    为了释疑,只见穆见清轻点一下手中的玉璧,顿时光影流转,很快一段清晰的映像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仿佛一下子就将所有人拉到了梁宵出手击溃七阶考核傀儡的那一瞬间。

    亲眼所见和暗自猜测完成是两码事。当所有人亲眼看到梁宵行云流水般的运行“逐风”和“灭杀”,仅仅用了一招,在不到一息的时间就将七阶傀儡打成一堆破铜烂铁的时候,一个个被震撼得无以复加,一个个目瞪口呆,嘴巴张得大大的,完全塞得下一粒鹅蛋。

    而阮途穷和韩铁衣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就好像被人扇了几百下耳光一样。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九嶷山出了名的废柴?他要是是废柴,那我们是什么?白痴?蠢货?还是一无是处的笨蛋?”

    谢不勉说这番话的时候,两眼炽热的望着梁宵。此刻,他仿佛已经看到似锦的前程正在向他招手。能将梁宵这种妖孽带回山门,谢不勉的功劳有多大,可想而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