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16章 昔日龌龊不足夸
    讲武堂内精彩纷呈,你方唱罢我登场。虽然主角是梁宵,但梁宵依旧是一幅老神在在的样子。唯有一道充满怨毒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的眉稍才微微的动了一下。

    那道目光的主人当然是梁宵的堂兄梁山北,梁山北一直蛰伏在讲武堂,准备等梁宵失败,然后跑到梁宵的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的羞辱梁宵。

    可惜梁宵不仅通过了考核,而且还出尽了风头。梁山北见势不妙,赶紧溜之大吉。他还真怕梁宵借势对他发难。

    “此子心性不错,他日必成大器!”谢不勉见梁宵面对各种纷扰,仍然是泰若自然,一脸的淡定,不由越看越喜欢。

    还有一直在一旁低调为梁宵而来的梁叔辉,也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远远的为梁宵竖起了大拇指。

    第一项考核,由于梁宵而引起的喧嚣,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之后,终于平静了下来。

    很快,第二项考核就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起来。通过第一项考核,能参加第二项考核的只有五十二人。

    第二项考核,测试的是个人的实力。就是主考官穆见清将自身的修为压制到与考试者相同的境界,然后考核者无论通过何种方式,只要能在与穆见清的对决中坚持十个回合,便算通过考核,可以成为神刀门的外门弟子。

    穆见清现在是修者三阶,那怕他将修为压制到武者五阶,六阶,乃至七阶,能坚持十个回合不败的人也不多。

    第一个上台参加测试的是蓝田,在第一项考核中他用了一个半时辰,成绩不算特别差,所以对第二项考核充满了信心。

    蓝田的修为是武者六阶,所以穆见清也相应的将修为压制到武者六阶。

    “苍龙腾空!”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不待穆见清出手,蓝田就竭尽全力攻穆见清。蓝田的策略就是以攻代守,争取在对攻中走过十招。

    蓝田的确有一定的实力,这一招出手,整个人就像一条暴怒的苍龙一般,带着六头上古蛮牛的力量,朝穆见清碾压过去。

    “来得好!”

    穆见清见猎心喜,一招“碧海共潮生”,迎上了蓝田。其中源源不绝的力量,除了将蓝田的攻击拦截下来之外,还在蓝田力量用尽的时候开始反击,一波连着一波,就像潮起潮落一般,连绵不绝。

    还好,蓝田不是弱者,所以面对穆见清的反击,虽暂时陷入了被动,但至少没有落败。在使出浑身的解数之后,终于将穆见清的击抵抗住。一来一去,很快就到了十招。

    “你通过了!”当穆见清宣布结束的时候,真人投注:蓝田整个人几乎瘫倒在地上。显然,十招已经差不多是他的极限。

    后面又陆续上去几个人,但无一例外都败在穆见清的手中,没能通过考核。毕竟有阅历在,那怕穆见清压制了修为,一般的庸才也不是穆见清的对手。

    很快,第二项考核就过了一半。再接下来是顾盼盼和商不易,这两个人的实力的确很强,压制修为的穆见清居然奈何不了二人。顾盼盼和商不易几乎没费多大力气,就与穆见清过了十招,很轻松的通过了考核。

    “顾盼盼和商不易的确不错!应该不比被剑门带走的沈梦星差。”见顾盼盼和商不易如此的出色,神刀门的长老谢不勉不由开怀而笑。

    其实沈梦星被誉为九嶷山第一天才,实力要比顾盼盼和商不易等人强得多,不过此时此刻,谢不勉正在兴头上,当然谁也不愿意去触他的霉头,当然连声称是。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阮途穷和梁宵被安排在最后考核。这时候,参加第二项考核的五十二个人,已经被淘汰了三十多个。

    阮途穷上场之前,还挑衅的望向梁宵,并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面对这种无知之人,梁宵当然懒得去理睬,直接就给阮途穷竖起了中指,恨得阮途穷牙痒痒的,却又奈何不了梁宵。

    其实阮途穷是一个异常骄傲自大的人,他原本以为这次考核是他焕发光彩,名扬四海的时候,谁知道梁宵横空出世,夺走了他所有的光芒,让他所有的成绩和努力都变得如此的黯淡。

    阮途穷非常不服气,那怕第一项考核梁宵表现在惊才绝艳,仅仅只用了七息的时间,但阮途穷还是不服。梁宵的修为才是武者六阶,阮途穷自认为自己一旦与梁宵对决,他一定可以碾压梁宵。

    事实上,阮途穷的实力要比顾盼盼和商不易要强一些,在与穆见清对决的时候,阮途穷并没有陷入被动,而是压着穆见清打。

    “天河水逆流!”

    第八回合,阮途穷使出了杀手锏,只见双掌一挥,顿时有一股难以匹敌的力量卷向穆见清,那些强大力量卷起的风,还有周围飘荡的灵气,就像天河倒卷,瞬间就将穆见清淹没。

    “穆长老输了!”

    “阮途穷虽然狂妄,但他的确有狂妄的资本。”

    果然,谢不勉的话音刚落,穆见清与阮途穷之间便结束了战斗。

    “阮途穷好强!”

    “阮途穷虽然令人讨厌,不过实力在所有人中却是数一数二的,不知道比起梁宵来如何?”

    “当然是梁宵更强!你们也不想想梁宵通过第一项考核用了多长时间。”

    “第一项考核用时短,并不等于在第二项考核就强,我看好阮途穷。”

    “梁宵!”

    “阮途穷!”

    围观者从来都不怕事大,仅仅因为梁宵和阮途穷到底谁强这个问题,很多人便开始吵了起来。

    八个回合打败穆见清,通过考核,阮途穷整个人不免有些趾高气扬,感觉非常的良好。谁知道别人又把他和梁宵放在一起对比。顿时,只觉得一口气闷在心里,特别的不顺。

    “梁宵,一会就轮到你了,老子看你如何跟我比!”

    “老子八个回合就击败了穆长老,你能吗?第一轮考核算什么,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梁宵,你要是怕,可以求求穆长老,让穆长老手下留情。要不一会丢脸就难看了。”

    阮途穷取胜之后,没有获得想象中的赞誉和喝彩,所以不免把怒火全部撒在梁宵的身上,对梁宵冷嘲热讽,甚至得寸进尺。

    “白痴!”

    对于阮途穷这种跳梁小丑,梁宵除了送他白痴两个字之外,多一个字都懒得说。

    “你敢骂我白痴?我……”阮途穷被梁宵气得七窍生烟,正欲找梁宵理论,而梁宵却已走到了穆见清的对面。

    “穆长老,你先出手吧。免得我一出手你就没机会了!”

    “什么?”听了梁宵的话,穆见清不由一愣,随后气极而笑,“好狂妄的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对于穆见清来说,梁宵的话的确太过刺耳,他虽然压制了修为,但也不是随便任人拿捏。何况梁宵的修为不过是武者六阶。特别看见梁宵那一副云淡风轻,人畜无害的样子,穆见清心中的怒火正在一点点的飚升。

    “这个梁宵也太狂妄了。年轻人自信是好事,但取得一点成绩就将尾巴翘上了天,不可取。”就连谢不勉听了梁宵的话也不由感到失望。

    “就是,吹牛又不用打草稿,谁不会!难不成这个梁宵以为一招就可以击败穆长老?无知!”韩铁衣一直看梁宵不顺眼,此时不免幸灾乐祸。

    “梁宵,有本事你出手啊,说大话有毛线用啊,你要是能在一招内击败穆长老,我叫你做爹!”阮途穷觉得找到了梁宵的软肋,不死心又凑过来找不自在。

    “穆长老,既然你不肯先出手,那我就不客气了。穆长老,你小心了!”梁宵见穆见清对他说的话不以为然,所以不免又提醒了一下。

    “放心,我……”

    穆见清话还没说完,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紧接着一股巨力轰在他的身上。

    “轰”,只听见一声巨响,穆见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梁宵一拳轰了出去,然后一动也不动的挂在墙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