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17章 我就是欺人太甚
    前一刻,真人投注:所有人都以为梁宵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但下一刻,当看见穆见清挂在墙上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沉默起来。唯有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睛鼓鼓的,好半天都没从惊骇中反应过来。

    “嘶……嗤……”直至不懂是谁的爪子由于激动得哆嗦起来,将自己身上的衣衫撕烂,发出刺耳的声音,这才将众人惊醒。

    “我拷!”

    “不会吧?”

    “真的一招啊!”

    “是穆长老太弱?还是梁宵太强?”

    “不会是两个人联手起来做戏吧,怎么给人的感觉那么不真实呢?”

    “看穆长老那样子,也不像是做戏啊。你们看他现在的姿势,多销魂啊!”

    听到讲武堂中众人的议论,穆见清再想想梁宵刚才所说过的话,一张老脸顿时臊得不懂往那里放。所以干脆一动也不动,继续挂在墙上。至少这样可以将他那一张老脸埋住。

    “丢人啊!”至于神刀门的主事之人谢不勉,早就惊得从座位上探出了半个身子,一脸不爽的望着变成一个大大的“大”字的穆见清。

    不过仅仅过了片刻,谢不勉脸上的不愉立即烟消云散,变得欣喜若狂起来。

    惊艳,妖孽,而且还那么年轻,潜力非凡!谢不勉想到能将梁宵这种不世的天才招入神刀门,整个人立即兴奋得快要控制不住,心情嗨得快要飞起来。与这些相比而言,神刀门丢了点脸,长老受点委屈算什么。

    “乖儿子,你往哪里走啊?快过去叫爹啊!”

    梁宵原本懒得与人计较,但阮途穷那货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泥人尚有三分土性,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如今看见阮途穷慢慢的往人群中挤,试图置身于事外,梁宵怎能轻易放过他,所以朝阮途穷开口说道。

    “梁宵,你别欺人太甚。别以为你将穆长老拍在墙上老子就怕你!咱们阮家就怕你!”

    阮途穷本来还想悄悄的躲在人群中,不引起梁宵的注意,待事情过了再露面。谁知道梁宵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如今见再也躲不过,阮途穷只能抻着脖子,色厉内荏的望着梁宵。

    “拷!老夫惹谁得罪谁了?躺着也中枪!”被阮途穷再次提起,老脸真的挂不住,原本挂在墙上的穆见清终于悻悻的把自己剥了下来。然后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扭扭捏捏的来到了谢不勉的后面。

    “回去再收拾你!你是咱们神刀门派出来的逗逼吗!”谢不勉直接就暼了一眼穆见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哟,老子就欺人太甚!你咬我啊!阮家很了不起吗?乖儿子,好好叫一声爹,你爹我心情好了,说不定就放过你。”

    另外一边,梁宵见阮途穷死不悔改,所以也不打算给他留什么情面。

    “梁宵!你……我……”

    听了梁宵的话,阮途穷差一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然后用手着梁宵,却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无奈之下,只好望向谢不勉,以及讲武堂上所有的人,还有他们阮家的人。期望有人能站出来,为他说一句好话。

    只是阮途穷为人实在太差劲,再加上梁宵现在风头正盛,谁敢去触梁宵的霉头。自古成王败寇,众人看热闹都来不及,谁还愿意去做那个出头鸟啊。

    阮家其他人看见阮途穷求助也不敢吭声,有几个脾气火爆的年轻人刚想出头,立即就被一些长辈按回去。谁都知道,这时候与梁宵作对,那无疑就是在作死。现在梁宵就是神刀门的宝贝疙瘩,谁惹谁倒霉。

    见半天都没人吭声,阮途穷气得自己那一张脸一会儿发红,一会儿发青,一会儿发白……阴晴不定,变幻莫测。直至许久,才平复下来。然后眼巴巴的看着谢不勉,希望谢不勉能站出来为他说句话。

    可惜,谢不勉却假装视而不见。笑话,梁宵和阮途穷,孰轻孰重,谢不勉还是拎得清的。

    “阮途穷,现在跪下去,给老子好好的磕几个响头,道个歉,老子或许可以既往不咎,否则,神刀门你也不用去了!”

    听了梁宵的话,阮途穷急了,直接就蹦了起来,气急败坏的骂了起来:“梁宵,你欺人太甚!你算什么东西!你别忘了,这里还有谢长老和穆长老他们呢,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呢。”

    “谢长老,穆长老,你们要为我作主啊,我可是通过考核的人!”

    阮途穷的确是怕梁宵,尤其害怕进入神刀门的希望最终落空,所有赶紧抱上谢不勉和穆见清的大腿,试图通过谢不勉和穆见清来压梁宵。

    “谢长老,穆长老,三思啊!”阮家的人眼看阮途穷就要丢掉进入神刀门的机会,也急了。

    可是像谢不勉这样的老狐狸,怎么可能会因为阮途穷的一番话,因为一个小小的阮家就跳出来。对于现在的谢不勉来说,梁宵的态度才是关键。要是因为阮途穷而失去梁宵,到那时,后悔的就是他身不勉了。

    “嘿嘿……嘿嘿……谢长老,像阮途穷这种妄自尊大,又不信守承诺的人,我梁宵不屑与他为伍,若是像他这种垃圾,这种品行不端的人,都能进入神刀门,那么我……”

    梁宵说完了这番话之后,就不再言语。梁宵相信像谢不勉那样的聪明人,一定懂得如何去取舍,懂得如何是选择。

    果然,谢不勉听到梁宵的话之后,立即就义正辞严,大义凛然的说道:“梁宵说得对,像阮途穷这种品行不端的人,的确不适合咱们神刀门。咱们神刀门虽然看重个人的资质和能力,但更重要的还是人品,是言而有信的人。”

    尼玛的人品,尼玛的言而有信。许多人听了谢不勉的话,不由在心底腹诽着。若不是有梁宵这种妖孽在,不得不做出取舍,否则凭阮途穷的资质和能力,阮途穷就是一坨狗屎,神刀门也早就将他捧走。

    此时,阮途穷已经是面如死灰。谢不勉的话,无疑是将他判了个死刑,进入神刀门已经无望。也直到这个时候,阮途穷才开始后悔,不该与梁宵作对。如果前在他放低一点姿态,给梁宵道个歉,或许结局又会不一样。

    只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阮途穷仅仅只懊悔了一小会,然后便把所有的失落,以及怒火全部发泄在梁宵,以及神刀门谢长老他们的身上。

    “梁宵,还有神刀门的谢不勉,你们给我记住了,今日我所受到的屈辱,他日一定要百倍,千倍的还给你们!”

    “你们好好给我记住了!哈哈……”

    此时的阮途穷,眼光充满了怨毒,那怕是谢不勉看到了,都不由在心底升起了一股寒意。

    这时候,谢不勉莫名就起了杀心,若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再考虑到阮家的影响力,说不定早就将阮途穷毙于掌下,以绝后患。

    阮途穷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妙,所以最后狠狠的望了梁宵一眼,便迅速的走出了讲武堂,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