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20章 信宵哥起死回生
    梁宵一言出,震惊四座。

    尤其是宫祥,反应尤为激烈,指着梁宵大声的骂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居然敢诅咒咱们家少主,你不想活了!”

    对于宫祥这蠢货,梁宵根本就视而不见,只是笑吟吟的望着宫三。

    听了梁宵的话,宫三的整张脸显得更加的煞白,一层细细的汗珠沁在额头上,密密麻麻的。那一双原本就显得有些黯淡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闪烁起来,眉毛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至于宫三的那一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紧紧的攥了起来,显然内心正处在剧烈的动荡中。

    “少主,这货居然敢诅咒你,让我废了他!”宫祥以为又轮到他表现了,这么好的机会放过多可惜啊,所以又开始叫喳喳起来。

    “闭嘴!立即给老子滚蛋,有多远滚多远!”这一次不用梁宵出手,宫三直接一脚就朝宫祥踹过去。

    然后赶紧拉住转身欲走的梁宵。

    “先生,我……”

    其实这时候宫三的心里已经是翻江倒海,既有些患得患失,又有些矛盾重重。

    除了少数几个人,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时日已无多,而现在却被梁宵一口道破,教他怎么能心安。

    宫三的病连大梦泽鼎鼎有名的杜青霖都治不好,真人投注:也寻访过了无数名医,吃过了无数的奇花异草,神丹妙药,但病情非旦没有好转,反而日益加重。

    最后,宫三知道自己反正活不长了,所以也就不在意了,干脆到处去走走。想不到今日在盛京城青秀坊的珍宝阁,居然被一个陌生人道出了他内心深处隐藏的最大的秘密。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宫三这样的世家子弟。既然梁宵能一眼就看出他的死期己近,那么是不是预示着梁宵知道他的病根,并能够治好呢。

    想到这里,宫三的心开始变得炽热起来,求生的欲望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于是紧紧的拉住梁宵的手,就往房间里面走,然后吩咐所有人一律不准进来打扰他与梁宵。

    “先生,救我!”刚刚关上房门,宫三叭啦一下就跪了下去。

    这时候,他己经直接尊称梁宵为先生了,求生的欲望已经盖过了他往日的骄傲,以及作为世家子弟的优越。

    望着宫三直挺挺的跪在面前,梁宵好半天都没有说话,只是那一双,深邃的眼睛幽幽的看着宫三,好像要将宫三完全看透一样。

    “每天子时三刻,你的头维,风府,下关穴,膻中,心俞,列缺,还有昆仑这几个地方是不是疼痛难忍,如同百虫噬心?每次发作都会持续半个时辰?”

    “除此之外,每次折磨过之后,你都要吐出一大口的黑血,不多不少刚好一小碗。对吧?”

    “更重要的一点是你的寿命正在一天天减少,你的修为在急促下降,但你却又不清楚是什么原因,根本就无法对症下药。”

    梁宵每说一句,宫三的呼吸就急促几分,眼中求生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此时的他就像弱水的人,抓到了仅有的一根救命稻草。

    “莫非先生知道我得了什么病?”

    宫三有些试探讨的问道。

    见梁宵一直沉吟不语,宫三又发誓道:“只要先生能救回在下,在下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其实你并没有病,你是中毒了!”

    “啊……中毒了……”梁宵的话让宫三听了有些不知所措。宫三原本还以为自己是病入膏盲,谁懂在梁宵的口中居然变成了中毒。

    想到中毒二字,宫三的整张脸顿时阴沉了下来,眼中立刻闪起了一道利芒。若果他真的是中毒,那么能够联想起来的事情就太多了,能够联想到的人也不少。

    大家族里面,从来都不缺乏兄弟阋墙,骨肉相残的故事。和和睦睦向来少见,尔虞我诈反而是常态,更接近于真实。

    “你的起居室里面,是不是有一棵醉夜海棠?”见宫三并不是很相信自己的话,梁宵有些似笑非笑的望着宫三。

    “是!”宫三几乎没有任何思索就脱口而出。不过随即又有些矛盾的说道:“难道醉夜海棠有毒?不应该啊,在大梦泽很多人的起居室中都放有醉夜海棠,他们为什么没有事呢?”

    “醉夜海棠是好东西,可以说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灵药,长期放在身边,它的香气有增强男人某方面能力的功效。”

    “醉夜海棠本身没有毒,单纯将醉夜海棠养殖在身边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有人每天往你的饮食中添加一点些北海琼脂,那结果就不一样了。”

    “北海琼脂同样是一种难得灵药,取自产于北海的望月兽身上。单独服用对人有益而无害,但唯独与醉夜海棠的香气混在一起,便成为了催命符。而且这种毒性是长时间潜移默化的结果,不懂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是中毒,以为只是得了绝症。”

    “这个下毒的过程一般持续二到三年,看来想毒杀你的人图谋不浅啊!”

    梁宵轻描淡写的说着。但听在宫三的耳中却如五雷轰顶,振聋发聩。刹那间他脸上的汗水潸然而下,想到一些关键处,整个身体甚至微微的颤抖起来。

    “先生既然如此通晓在下的症状,不知能否救在下一命?”此时的宫三,眼中燃起熊熊的希望之火,求生的欲望甚至盖过了他平时的理智。

    “也罢,看在你为人不错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重生的机会。再说我也比较好奇,到底是谁敢对宫商世家的少主下手。哈哈……”

    “起来吧,没必要老跪着。一会你拿着这个方子,叫人把药取回来,然后按方制成药液,每日按时服用就可以。七日之后,你的毒性自然会全部消除,到时候你再慢慢调理好身体就可以了。”

    梁宵写好了药方,然后把宫三叫了起来,同时嘱咐了几句。

    青秀坊几乎什么都有,宫三刚让人把药方拿出去不久,立即就有人把方子上的灵药送了过来。

    俗话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梁宵反正闲来无事,干脆亲午帮宫三把解毒药液炼制出来。

    看见梁宵炼制解毒药液时的玄妙手法,以及叹为观止的过程,宫三对梁宵的信心又凭添了几分。

    “这是今日的用量,你先服下试试效果,免得怀疑我坑你。”很快,梁宵就将解毒药液炼制出来,然后分成七份,装在玉瓶中,并把其中的一瓶扔给了宫三。

    接过解毒药液,宫三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倒入了口中。

    “啪……啪……啪……”解毒药液刚入喉,宫三就觉得仿佛有一团火从自己的腹部熊熊燃起,然后冲向全身。原本感觉沉重无比躯体,里面的桎梏好像瞬间被一一打断,顿时整个人有一种说不上的轻松涌上心头。

    紧接着一些腥臭无比的液体从宫三的身体表面不断的渗透出来,直至一刻钟之后才算完全结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