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22章 无人识得鬼画符(中)
    很快,真人投注:胡掌柜就捧着一套制符工具回来。不过,此时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青衣老者。

    青衣老者看起来很瘦峭,但那一双眼睛却精光内敛,如渊如狱,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神魂极为强大的人。

    “这位是?”见有外人跟着进来,宫三虽然有些不喜,但平时的教养却让他仍然保持应有的礼节。

    “少主,这位老先生就是让我们帮忙拍卖六阶符笔,符纸,符墨的客户。老先生说不拍卖也可以,不过他一定得看看购买符笔的人是谁,否则他不卖。少主,所以在下只能带这位老先生过来。”见宫三问起,胡掌柜有些为难的回道。

    “老夫许幻园,是哪位想买老夫的东西?老夫的东西不是谁都有资格买的。”面对宫三的询问,青衣老者许幻园连正眼都不看一眼,自顾自大刺刺的说道。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

    宫三对自大的青衣老者原本还有点厌恶,但听到“许幻园”这个名字的时候,顿时一惊,随即放低了姿态,甚至连声音都轻了几分。

    “原来是青霄门的许长老啊,小子宫三有礼了。”

    原来这个许幻园是个六阶符文大师,来自玄黄大陆最有名的门派青霄门,而青霄门是以符道见长,与宫商世家有着非常亲密的生意往来。

    “是宫三公子啊,无防,无防!”许幻园知道宫三是宫商世家的当家少主,富可敌国,权倾一方,而且见宫三如此识趣,所以也不敢做得太过份,早就没有了当初的飞扬跋扈,但骨子里的倨傲仍然是显而易见。

    快把东西拿过来,那来这么多的废话!”梁宵才不管那么多,像许幻园这种人他见多了,他最讨厌就是那种稍为有一点本事,就将尾巴翘上天的人。

    胡掌柜知道梁宵的重要,所以立即把符笔,符纸等东西一股脑给梁宵放到了桌子上。

    “你谁啊?”见梁宵如此无礼,许幻园的心中极为不爽。

    “你祖宗!”

    梁宵一句你祖宗,将许幻园气得七窍生烟,暴跳如雷。正欲撸起袖子找梁宵算帐的时候,却突然看直了眼。

    原来此时的梁宵已经将符纸铺在桌面上,提笔沾墨,正式开始绘制符箓。

    梁宵绘制符箓时,下笔时宛若行云流水,时时只见龙蛇走,左盘右蹙旭惊电。手法浑然天成,别说放在盛京城这种小地方,那怕是放在诸天万界,也是不可多风。

    几乎在眨眼之间,一个个惊世骇俗的符文就出现在符纸之上,这些符文许幻园根本没有见过,但并不防碍他从这些形态各异的符文中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就凭这一手,别说梁宵是许幻园的祖宗,就是许幻园的祖宗的祖宗,都担当得起。

    当梁宵点下最后一笔,原本安安静静的符文仿佛在突然间活了过来,一个个散发着奇特的光芒,然后与符纸融为了一体,最终安静了下来。这个时候,整张符箓已经绘制完成。原本惊艳无比的符箓也开始反璞归真,显得有些平淡无奇。或许只有激发它的时候,它才会惊艳四方,活力四射。

    “久不绘制符箓,手脚已经生疏了。”梁宵很快就绘制出几张六阶的飞行符箓,但他对这个结果却非常的不满,一边轻叹,一边直接就将这几张飞行符甩到了一边,如弃敝履。

    许幻园如获至宝的接到一张快要掉到地上的符箓,然后小心翼翼的摊在掌心上慢慢的研究着。同时在心里不停的腹诽:“尼玛,还让不让人活啊,眨眼之间就绘制出六阶符箓,还说手脚生疏了,那要是不生疏,绘制出的是什么?又将如何的惊世骇俗?”

    作为一个六阶的符文师,许幻园要绘制出六阶的符箓并不是难事,但像梁宵这么轻松,随意,洒脱的绘制符箓,许幻园也只有在梦中才出现过。所以这货拿着梁宵掉在地上的符箓,才会如获至宝,看得如痴如醉,沉迷在里面无法自拔。

    不过梁宵带给许幻园的震撼远不止这些,当他还沉醉在手中六阶符箓的时候,那一边梁宵又开始动笔了。

    “先生,这是七阶符箓吗?”

    “嗯,算是吧。”

    七阶符箓?跨阶出现的可能性,那是万中无一啊,不会这么巧吧?听到宫三略显惊奇的声音,许幻园不禁心中一颤,有些惘然的抬起头来。

    这时候,映入许幻园眼眸的是有几张与众不同的符箓,正散发着特别的光芒,掺杂在一些六阶符箓之间。

    原本正常出现的六阶符箓为黄色,但那几张与众不同的符箓却变成了银色。银色符箓的出现,预示着绘制符箓的时候,由于绘制之人的神魂非常强大,绘制的手法极为完美,所画的符文极为完满,才有可能产生变异,从而出现比符笔、符纸和符墨高一阶的符箓。

    只有作为一个符文师,才明白出现银色符箓几率有多低,说万中无一,可遇而不可求都不为过。有无数的符文师穷其一生都不可能遇到过一次,可是这一刻的梁宵,却完全刷新了许幻园对以往绘制符箓的认知。

    “怎么可能?”

    “八阶符箓!”

    “不会的……不会的……”

    许幻园正被现实轰得外焦里嫩的时候,只见眼前金光一闪,梁宵所绘制的符箓中突然出现了一张金色的符箓。

    这一刻的许幻园,拼命的揉着自己的眼睛,已经从惊讶变成了惊骇,再从惊骇变成了惊恐,然而从惊恐变成了不知所措,无所适从。短短的一瞬间,他以往关于符道的所有认知,仿佛都在瞬间崩塌,唯有不停的摇头感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符道中,像梁宵这一种可以绘制出高一阶的银色符箓的符文师,已经不再是普通的符文师了,而是符文大师。

    而绘制出比符笔、符纸、符墨高二阶的金色的符箓,则符文师的神魂,绘制的手法以及所画的符文完全可以用惊世骇俗来形容。这种符文师已经可以称之为圣,即是符圣。

    符圣,许幻园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甚至都没有听说过,那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而现在,在许幻园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并且是如此的年轻。

    许幻园一想到初时自己的狂妄自大,以及对梁宵如此的看轻,顿时整个人陷入一种无比的迷茫之中,既羞愧,又对梁宵的符道仰羡无比。

    此时的许幻园,恨不得立刻找条缝钻进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