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25章 兴风作浪是熟人(上)
    林中的笛声暂时停止,并不意味着妖兽的攻击会减弱,随着那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一种寂静前的狂暴正在慢慢酝酿着。

    气氛变得很压抑!让人紧绷着的心弦,真人投注:快要到了一个极致。

    “沙沙沙……”

    一阵阵声响,从密林中汇聚而来,紧接着又有不少的妖兽从十万大山的密林中钻了出来。至此,天上地下,到处都是妖兽,将神刀门的众人围得水泄不通。

    神刀门的长老谢不勉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到底有什么仇,到底有什么怨,为什么对方一定要将他们置于死地。

    “杀!北斗七星高!”

    面对再次扑上来,不怕死的妖兽铁翅蝠鹏,谢不勉已经杀出了真火,一提手中的宝剑,剑尖一抖,立即就在瞬间挽出了七朵剑花,然后组成一个北斗七星的图案,从天而降,狠狠的斩向铁翅蝠鹏。

    那怕铁翅蝠鹏的防御能力非常强,但在此时却被谢不勉倾尽全力的一剑斩中,并削去了半个爪子,还有半个翅膀。。

    “嘎……”

    顿时,受伤后的铁翅蝠鹏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哀嚎,然后失去平衡,从天空中斜斜,不断的往下坠。

    “哇,谢长老,好样的!”

    “谢长老,干掉这些孽畜!”

    “大伙杀啊!杀……”

    谢不勉斩落铁翅蝠鹏,让神刀门低迷的士气终于得到了振作,好多人更是站在凌渡飞舟上,大声的呐喊起来,一扫刚才的阴霾和不安。

    相比其他人的得意忘形,梁宵却要理智得多。其他人只看到谢不勉取得了胜利,但梁宵却知道现在的谢不勉已经是强弩之末,一旦再有高阶的妖兽杀过来,他们这一艘凌渡飞舟肯定无法幸免。

    果然,越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密林中,原本暂停的笛声突然间又尖锐的响了起来,甚至还带着令人感到不安的杀伐之音,若雷霆震怒,或暴雨倾盆。

    在笛声的催动之下,凌渡飞舟根本来不及逃离,立即又被一些强大的妖兽团团的围住。

    神刀门的长老们虽然骁勇能战,杀伤杀死了不少的妖兽,但人力终有穷尽时,面对一波接一波涌上来的妖兽,渐渐的已是顾不暇接。何况很多长老还得分神驾驭着凌渡飞舟,以及照顾着那些刚招收进来的外门弟子。

    像穆见清的身上,早就伤痕累累,衣衫褴褛。如果不是凭借着一股不服输的求生意志苦苦的支撑着,说不定早就被妖兽撕成了碎片。

    很快,又有几艘凌渡飞舟相继坠毁,最终剩下的几艘也在苦苦挣扎着,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

    “我刚进神刀门,还没开始风光呢,怎么就……”

    “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

    “别杀我!我投降!我投降!”

    “求求你们了,给我一条生路吧,我决定脱离了神刀门!”

    “求你们了!”

    面对残忍而血腥的场面,以及随时都有隔屁的可能,一些人早已吓得胆战心惊,两腿发软,在不停的大呼小叫着。甚至有些人已经跪倒在凌渡飞舟的甲板上,向敌人磕头投降,打算叛离神刀门。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在江湖上从来都不缺少这种令人厌恶的墙头草,没有原则,只看到利益的无耻之徒。

    为了利益,为了生存,这些人可以出卖任何人,乃至自己的灵魂。梁宵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人,这种人死不足惜!

    “妖言惑众者,死!”

    见有人居然在这么危急的时刻向敌人投降,一直在一旁观战的梁宵神色一冷,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从甲板上捡起一把长刀,然后随手一挥,立即就斩下了好几个人的头颅。随后用刀点一挑,将那几个眼睛几乎还在动,鲜血还在不断涌出来的头颅垒在了一起,垒在了众人的面前,以儆效尤。

    “叛敌者死!”

    望着杀伐果断,杀神一般的梁宵,以及梁宵手中还在淅淅沥沥不断的滴着鲜血的长刀,一些摇摆不停的人总算安静了下来,甚至连看都不敢再多看梁宵一眼。

    梁宵一出手,其他人便知道了差距,所以根本就不敢反抗,原本蠢蠢欲动的气氛也开始变得平静起来。不过在平静的表面下,依然有暗流涌动。

    谢不勉尽管还在战斗,但对梁宵的所作所为一样看在眼里。欣慰的同时,也不免感到哀伤。眼看这一劫就要过不去,像梁宵这样的妖孽,如果陨落,简直是天大的遗憾。谢不勉想到这里,心中不由有了决断。

    “梁宵,老夫为你打开一条通道,你快点走!”

    这时候,谢不勉只想将梁宵保存下来,所以再次拼尽全身的力气,状若疯虎一般,一边催促着梁宵快走,一边朝一些比较妖兽冲过去。试图突破重围,将梁宵护送出去。

    “剑指苍天!”

    谢不勉一声怒喝,手中的宝锋赫然斩向长空。

    一剑出,万劫生!

    莽莽的剑气冲天而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然后朝面前的妖兽席卷过去。

    “嗤……”

    “扑……”

    “轰……”

    剑气所到之处,没有一个妖兽可以幸免。顿时,鲜血如雨,残肢败骸纷纷从天而降,有一些妖兽更是整个从天上坠落,将大地都砸得轰轰作响。

    一招见效,谢不勉不免有些放松。就在这时候,从他的侧面突然出现一个枯瘦的大手,狠狠的击在他的右肋之上。

    “砰”,随着一声闷响,来不及做出应对的谢不勉直接就被那一只大手击中,一直飞出十数丈之外。

    “哇……”原本就拼尽全力的谢不勉再也无法保持身体的平衡,一口鲜血吐出来之后,立即歪歪扭扭的朝地面上坠落。

    见谢不勉遇险,梁宵立即悄无声息的将一张普通的六阶飞行符贴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立即激活,顿时有一股风裹着他朝谢不勉飞驰而去。

    在谢不勉快要摔到地面的时候,梁宵堪堪赶了过来,将谢不勉接住。

    “多谢了!”

    得到梁宵的援手,谢不勉终于也清醒了过来,只是此时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伤势非常的重,力量十不存二。

    “谢不勉,原来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见谢不勉已经翻不起什么风浪,那个偷袭谢不勉的人终于从密林中走了出来,肆无忌惮的望着谢不勉。

    “葛丹峰,你居然敢违背上宗的规则,袭杀咱们神刀门!你就不怕上宗追究?到时候别说是你,就是你身后的豢兽门也承受不住上宗的怒火。”

    认清楚来人的身份之后,谢不勉不由破口大骂。

    原来这些人是豢兽门的门人弟子,而葛丹峰是豢兽门一位比较得势的长老。

    剑门,神刀门,豢兽门都是大梦泽比较有名的门派,但在这三个门派的上面,还有一个共同的上宗。因为源于同一个上宗,却遭到了偷袭,所以谢不勉才这么愤怒。

    “上宗算什么,只要你们都死了,到候死无对证,谁还会理这种小事。”

    “谢长老,你说是吗?哈哈……”

    此时的葛丹峰,就如同一个恶魔一般,终于露出了他恐怖的獠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