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26章 兴风作浪是熟人(下)
    “葛丹峰,有什么恩怨你可以冲我来,这些孩子是无辜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从葛丹峰露面的那一刻起,谢不勉便知道事情难以善了。凭着多年以来豢兽门与神刀门之间的恩怨,这一次神刀门招收的外门弟子恐怕要全军覆没。

    在大梦泽,神刀门与豢兽门早就水火不容,巴不得拼个你死我活,若不是有个上宗一直压制着,双方不敢轻举妄动,说不定其中某个门派早就被灭了宗门。

    即使是这样,神刀门和豢兽门这两个门派也在暗中不停的较劲,使阴招,下绊子。像现在这种情况,就是豢兽门在算计神刀门。刚招收的外门子弟还没有到宗门就全军覆没,死无葬身之地,这种影响对神刀门有多大,可想而知。

    豢兽门这一招简直是断神刀门的根,阻断神刀门不停补充弟子的新鲜血液,让神刀门的年轻弟子出现一个断层。

    葛丹峰原本一直隐藏在暗处,现在终于蹦了出来,这也预示着他已经把谢不勉和梁宵当成死人来看待。

    此时,失去控制的凌渡飞舟再也无法抵抗住妖兽的攻击,瞬时变得支离破碎,坐高空中坠落下来。大多数外门弟子或摔成了肉泥,或已经沦为众多妖兽的口粮。

    “葛丹峰,你好狠!”将所有的外门弟子杀光,这简直就是一条绝户计。所以谢不逸气得破口大骂,恨不得吃葛丹峰的肉,寝葛丹峰的皮。

    “哈哈,我狠?今天咱们的处境要是对调过来,想必你也一样不会放过我们,同样会斩草除根吧?咱们之间,没必要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

    葛丹峰的一番话,直接让谢不勉无法反驳。唯有用目光死死的盯着葛丹峰。

    除了还有零星的几个人在垂死挣扎之外,神刀门这一行人已经是百不存一。豢兽门的门人修为虽然不怎么样,但他们个个都会豢兽,放在拥有众多妖兽的十万大山,却拥有了天然的便利。

    依照豢兽门流传下去的豢兽经,一些强大的妖兽在短时间之内便可以为他们所用。所以在十万大山里,神刀门的长老和众多弟子才会败得如此难看。

    “梁宵,原来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

    “所谓的天才又如何,妖孽又如何!我呸!”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坏了我们的大事,这次看你还怎么逃!”

    “老子本来可以悄无声息的潜伏进神刀门的,谁知道所有的计划都被你破坏掉!所以这一次你们只能去死了!”

    就在这时候从密林中又走出一个人来,满脸的怨毒望着梁宵。

    “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当初的手下败将,丧家之犬啊!现在居然不敢大言不惭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找死啊!”

    从阮途穷出现的那一刻起,梁宵原本还有一些想不通的事情豁然开朗。怪不得他从离开九嶷山开始就觉得不对劲。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就被豢兽门盯上了。

    “梁宵,想不到你还是一样的嘴硬!既然如此,那老子就让你尝尝嘴硬的滋味!”

    阮途穷见梁宵根本没有作为一个阶下囚的觉悟,不由气得火冒三丈,立即窜了出去,试图教训一下梁宵。

    “啪”的一声!只听见一声脆响突然传到了众人的耳中。只不过这次受到教训的并不是梁宵,而是来势汹汹的阮途穷。

    阮途穷连梁宵的衣衫都还没有摸到,就被梁宵一记重重的耳光扇落在地上。甚至牙齿都被打落了好几根,搞得阮途穷满嘴都是鲜血,伴着一重重血沫从唇间涌了出来。

    “还是那么差劲,还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梁宵轻轻的拂了一下衣衫,一脸不屑的望着倒在地上的阮途穷。

    “梁宵,你……”这样的结果是阮途穷完全没有想到的,他还以为梁宵会迫于豢兽门的淫威,从而任由他摆布,任由他宰割呢,谁料偷鸡不着蚀把米,丢人丢到家了。

    “阮途穷,你好逊啊!”

    “就是,连个阶下囚都摆平不了,真不懂你平时的所学都丢哪去了?”

    “还好你卧底不成,要不然进入了神刀门也是一个笑话啊。”

    “哈哈哈……”

    见阮途穷在梁宵的面前吃瘪,豢兽门的一些人不由分说的起哄,甚至不断的借机嘲笑阮途穷。

    “谢长老,一会有机会就跑!”梁宵见到处都乱哄哄的,不由轻轻地扯了一下谢不勉的手,低声说道。

    谢不勉虽然不了解梁宵有何凭仗,可以在重重围困中逃出生天,但仍然不由自主的朝梁宵点了点头。

    “梁宵,我与你誓不两立!”被众多同门嘲笑,阮途穷恼羞成怒,于是开始拿出一根短笛吹响,试图驱赶着一些妖兽去杀死梁宵。

    可惜阮途穷的修为有限,能驱使的妖兽等阶也不高。

    “走!”

    就在这时候,梁宵一声怒喝,直冲云霄。与此同时,他将两张飞行符贴在了他和谢不勉的身上。这还不算完,紧接着又将一大把雷暴符洒了出去。

    望着一张张纷纷飘起的雷暴符,谢不勉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自己,低声的哀叹着:“尼玛的,这些都是钱啊!”

    “轰隆隆……轰隆隆……”

    随着雷暴符被激发,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骤然响起,与此同时,一个个白色的雷球和一道道碗口般粗大的闪电从天而降,狠狠的砸落在那些妖兽以及豢兽门弟子的身上。

    梁宵撒出去的雷暴符几乎全是六阶的,威力巨大无比,一般的妖兽根本就承受不了,不由发出一声声的哀鸣,很快就变成一堆堆焦炭,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豢兽门那些修为较弱的弟子同样难逃一劫,一个个被雷暴符轰倒在地上,抽搐着。有些早就了无生息,残肢败骸掉得到处都是。

    至于阮途穷,因为见机得早,像兔子一般窜到了葛丹峰的身边,得以捡回了一条小命,但整个人并不好受,被惊雷闪电轰得七窍流血,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出气比进气还要多。

    众人之中,唯有葛丹峰的修为最高,受到的伤害也最小,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是焦头烂额,衣衫褴褛,好不狼狈。

    如此良机,梁宵和谢勉当然不会错过,两人一前一后,分别没入了莽莽的密林之中。

    唯有身后,远远的传来葛丹峰撕心裂肺的怒吼声:“梁宵,你这个王八蛋,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