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27章 亡命辗转三万里
    葛丹峰的确有理由对梁宵恨之入骨,原本一边倒的局面,居然被梁宵一通雷暴符乱炸,变成了两败俱伤。

    望着满地的尸体,以及奄奄一息的同门,葛丹峰几乎失去了理智。真是终日打雁反被雁啄了眼,一时大意,让他们豢兽门不仅将所有的优势全部葬送,而且还几乎付出与神刀门等同的代价。

    “梁宵,你逃不掉的!老子一定要捉到你,扒了你的皮!”此时葛丹峰的眼里只有复仇,他甚至懒得去理会躺在地上的门人弟子,一跃身坐在了一头妖兽的身上,迅速朝梁宵追了过去。

    早就预料到葛丹峰不会轻意的放过自己,所以梁宵在逃跑的时候,不断的变换路线,真人投注:而且还专门往十万大山的深处逃去。

    十万大山的深处危机重重,但里面复杂的地形,以及不可预知的危险,同样也增加了梁宵成功逃亡的机会。瘴气,毒虫这些东西对梁宵来说无效,唯有一些强大的妖兽,才有可能对梁宵产生威胁。

    强大的妖兽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地盘,只要不随便踏入妖兽的领地,不随便触怒这些妖兽,一般都可以相安无事。凭借强大的神魂,梁宵完全可以躲过这些强大的妖兽。

    当然,梁宵除了要注意十万大山里面的妖兽之外,他更是要时刻留意着身后的动静,葛丹峰才是他的大敌。果然,梁宵才逃离不久,葛丹峰很快就追了上来。

    “跑啊!你怎么不跑了?给老夫跑啊!你不是很能跑吗?”远远的,葛丹峰就冲梁宵吼道。

    相比葛丹峰这位五阶修者,梁宵才武者六阶的修为的确有些微不足道,若不是在莽莽的十万大山之中,凭借着复杂的地形,以及多变的各种因素,梁宵早就被葛丹峰捉住。但即使是这样,葛丹峰距离梁宵仍然是越来越近。

    “爷当然能跑啊,有本事你继续追啊!”输什么都不可能输在嘴炮上,面对葛丹峰那货的挑衅,梁宵当然要怼回去。

    “你……给老夫死!”

    远远的,葛丹峰就再也忍不住,挥舞着手中的法宝,驱赶着数头强大的妖兽,狠狠的朝梁宵杀过去。

    只是面对杀意沸腾的葛丹峰,梁宵根本就懒得去理会,总会慢条斯理的取出一张飞行符,贴在身上激发,然后在葛丹峰杀过来之前,“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这时候,那怕葛丹峰的修为比梁宵高太多,他的速度仍然赶不上飞行符瞬间激发后的速度。

    每一次都是如此!每一次都是葛丹峰刚刚望到梁宵的背影,准备出手的时候,然后转眼之间梁宵又激发了一张飞行符,消失得无影无踪。

    刚开始葛丹峰还惊叹于梁宵逃跑的速度,待了解清楚是梁宵在使用飞行符之后,更加坚定他对梁宵的必杀之心。

    飞行符是好东西,特别是高阶的飞行符更是不可多得。葛丹峰通到梁宵使用飞行符之后逃跑迅速,推断出梁宵使用的飞行符至少都在六阶以上。

    六阶飞行符在大梦泽是非常稀罕的存在,因此葛丹峰一直都认为梁宵所拥有的飞行符一直不会太多,只要他穷追不舍,总会有捉到梁宵的一天。

    毕竟每张飞行符都有一定的使用时间,一般一刻钟之后,效果便会消失。也因为如此,葛丹峰才锲而不舍的追杀梁宵。

    只是葛丹峰根本想不到,梁宵所拥有的飞行符,根本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猜测,去衡量。

    “梁宵,老夫看你还能怎么逃,老夫就不信你还有飞行符!”

    “老梆子,爷飞行符多的是,有本事你继续追啊!你丫的别光说不练啊,加把劲啊,爷在前面等着你!”

    每每葛丹峰认为梁宵已经没有了飞行符的时候,梁宵偏偏“唰”的一声,又取出了一张飞行符,然后“嗖”的一声,又一次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他在暴跳如雷的狂吼着。

    “应该没有了!”

    “怎么还有?”

    “不可能!”

    “他肯定没有那么多的飞行符?”

    “应该是没有了?”

    “这次绝对没有了!”

    “……”

    葛丹峰越追越心惊,甚至差一点怀疑起人生了。每一次,当葛丹峰认为梁宵没有了飞行符的时候,梁宵偏偏又整出了几张来。

    以梁宵这一段时间所用的飞行符,几乎可以卖出了一个天价,卖出一个大大的天价。

    壕!败家!浪费!这是葛丹峰对梁宵的奢侈的使用飞行符的评价。正因为如此,葛丹峰对梁宵的杀意更为炽烈。葛丹峰相信,能轻易的挥霍这么多的飞行符,梁宵的身上一定有更珍贵的东西,或者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大秘密。

    只是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移,葛丹峰开始感到不安起来。因为葛丹峰在不经意间发现,梁宵的修为居然在逃跑的过程中得到了不断的提升。

    原本梁宵的修为只是武者六阶,但几天之后就变成了武者七阶,再过几天,又一次晋级,变成了武者八阶。

    梁宵在逃亡中修为不断得到晋升,当然不是平白无故,而是因为他一边逃跑,一边通过服用大量的“丹青引”来辅助修炼,然后在葛丹峰的强大压迫之下,尽最大可能激发出自己的潜力。

    别人修炼可能需要安安静静的闭关什么的,但梁宵却不一样,他无论何时何地,运动或静止,都可以通过运转“九天凌宵诀”来达到修炼的目的。越是危机重重,越是压力山大,梁宵的进步就越大。

    随着修为的一步步提升,梁宵逃跑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八阶武者,其它人可能只拥有八头上古蛮牛之力,但梁宵却不一样,他拥有的是十六头上古蛮牛的力量。所以有时候,那怕他没有借助飞行符的力量,他奔跑起来仍然是快如闪电,疾如狂风。

    葛丹峰虽然可以借助法宝来飞行,或者可以驱使妖兽来载他飞行,但在十万大山的密林深处,树木遮天蔽日,藤萝密布,空间非常的狭小,飞行有时候反而变得很不方便。

    再加上梁宵时不时布上一些疑阵,设下一些陷井,虽然这一些不至于对葛丹峰造成伤害,但恶心恶心一下葛丹峰,让葛丹峰烦躁不安倒是可以做到。

    不知不觉,从云屏水障开始,葛丹峰追杀梁宵已经将近一个月。在十万大山里面兜兜转转,行程至少有三万里,但每次葛丹峰都只能远远望着梁宵而已,根本追上不梁宵的脚步。

    这段时间,葛丹峰别说杀了梁宵,就连梁宵的毛都没扯下来一根。可想而知,这一刻葛丹峰的心里有多沮丧,对梁宵的仇恨又有多强烈。

    如果说葛丹峰最初想杀梁宵,只是因为梁宵坏了他的大事,他想为死去的同门报仇,那么到了现在,杀死梁宵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执念。梁宵不死,他难以心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