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28章 用毒如同烹小鲜
    武者九阶。

    在葛丹峰锲而不舍的追杀之下,梁宵的修为再次发生了蜕变。终于将九条奇筋完全打通,成为了九阶武者,拥有了十八头上古蛮牛的力量。

    与此同时,因为不断的修炼道家九字秘藉中的“临字诀”和“九天凌宵诀”,梁宵的肉身不仅越来越强横,而且他的第二条隐脉已经开始松动,隐约有一种快要被开辟出来的迹象。

    一条隐脉的开辟,就让梁宵拥有翻倍的力量。如果再开辟出一条,天知道梁宵的实力会得到怎样的提升。

    实力的飞涨,让梁宵躲避葛丹峰的追杀越来越得心应手,甚至随着他修为的提升,他所带给葛丹峰的麻烦也是越来越大。如果不是因为材料缺乏,梁宵无法布下杀阵,否则随时可以将葛丹峰解决掉,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葛丹峰这个陪炼还是挺合格的。

    随着梁宵的修为在不断的提升,葛丹峰的心里开始生出很紧迫的危机感来。梁宵提升修为的方式,让葛丹峰感到害怕,感到恐惧。像梁宵这种妖孽,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感受到危机之后,葛丹峰对梁宵的追杀变得更加疯狂,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

    有一次梁宵因为有些大意,差一点着了葛丹峰的道,险些被葛丹峰驱使的妖兽围攻。虽然梁宵最终逃出生天,但还是受了点轻伤,以致在后面的逃亡中处处陷于被动之中。

    是时候解决葛丹峰这个老梆子了!梁宵觉得葛丹峰存在的价值已经被他压榨得差不多了,没必要再玩下去了。

    在百圣医仙的《明药圣典》中记载有一个方子,用十八种非常普通的灵药,通过不过的配比量,可以炼制出一种异常歹毒的毒药“梦魇”。

    “梦魇”无色无味,不需要服用,可以以空气为媒介,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来使人中毒。

    以“梦魇”来对付葛丹峰那是最好不过,梁宵只需在每天经过的路上洒下“梦魇”,只要葛丹峰还继续追杀他,那么多则五日,少则三日,葛丹峰就会因为接触到一定量的“梦魇”而中毒。

    “梦魇”之毒,梁宵相信在整个大梦泽,乃至整个玄黄大陆,除了他之外,根本无人可解。

    毒杀葛丹峰之心,梁宵一直都有。所以在躲避葛丹峰追杀的时候,梁宵一直没有忘记在十万大山中采摘自己需要的灵药。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谁都想不到,十八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灵药,经过不同的配比,居然能炼制出让人闻之色变的“梦魇”。

    曾经在诸天万界,仙帝级别以下的人物,淡起“梦魇”来都感到不寒而悚。那些年,百圣医仙简直成为了一种禁忌,让人爱不得,恨不得。

    以前世梁宵与百圣医仙的交情,他懂得这种禁忌毒药的配制,一点都不奇怪。

    梁宵一边继续躲避葛丹峰的追杀,一边慢慢的将十八种灵药的精粹提炼出来。然后按照记忆中的方子,通过不断调整各种灵药的配比,让它们不断的融合、分离、再融合,终于炼制出了九滴“梦魇”。

    望着玉瓶中那九滴湛蓝色,如梦如幻,让人看上一眼就不由自主沉迷进去的“梦魇”,梁宵不由笑了起来。

    随手将一滴“梦魇”洒落在身后,梁宵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前行。

    一滴“梦魇”可以笼罩方圆上百里,只要葛丹峰还继续追杀梁宵,他始终都逃不过梁宵的算计,逃不到“梦魇”为他准备的好梦。

    “梦魇”虽然是一种非常歹毒的毒药,但它并不会立即就致人于死地。所以梁宵那怕将它滴落在地面上,它也不会产生任何的异常,不会对花草树木,虫子妖兽,以及一切有生命的存在立即发生作用。

    所以那怕葛丹峰再奸滑,再小心,他也不可能发现“梦魇”的存在。

    只有当葛丹峰再二连三的受到“梦魇”的影响,在他的体内累积到一定数量的“梦魇”的时候,他才能尽情享受到“梦魇”这种剧毒带给他的不一样感受。

    三天,梁宵一共用去了三滴“梦魇”。

    当第四天来临的时候,梁宵站在十万大山的一处峰顶上,一边看着徐徐落下的夕阳,一边等待着葛丹峰的到来。

    “怎么不逃了?难不成你已经找到对付老夫的办法了?哈哈……”

    葛丹峰见梁宵不仅没有逃走,反而好像在等着他到来。见此,不由有些狐疑起来。虽然葛丹峰想杀梁宵的心依然炽热,看起来依然不可一世,但他并没有立即冲上去。

    “你要死了!你知道吗?”听了葛丹峰的话,梁宵只是笑了笑,然后望着葛丹峰认真说道。

    与此同时,梁宵轻轻的将手中的玉瓶一抖,立即有一滴湛蓝色的“梦魇”弹落在地上。

    “我要死了?你确定?”葛丹峰朝着梁宵,一连走了好几步。待看见梁宵将“梦魇”弹落在地上的时候,又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你丢了什么东西在地上?”

    “要你命的东西?”梁宵扬了扬手中的玉瓶,继续说道:“它叫梦魇,一会你就能体会到了,它会让你死得很快乐的!”

    “原本你要是不过来杀我,我也拿你无奈何。其实前面三天你已经中毒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现在这一滴梦魇,只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很快,你就明白梦魇的可爱了。”

    “装神弄鬼!”见梁宵说得如此郑重,葛丹峰也不由有点心慌,但他也不敢完全相信梁宵的话。

    “管你怎么说,我杀了你就是了!”似乎想通了这一点,葛丹峰不由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继续朝梁宵走过去。

    一连走了好几步,发现都没什么异常,葛丹峰终于胆定下来,说:“原来这就是你的本事?全靠嘴皮子?”

    只是话说完之后,发现梁宵并没有回他,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的身后。看见梁宵那充满不屑,而神秘的笑容,葛丹峰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扭过头去往身后看了一眼。

    “啊……”

    只见才一会儿功夫,他所带来的妖兽一个个定定的站在他的身后,身上的血肉就如同被什么腐蚀了一般,在一块块的脱落。但那些妖兽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就算最终只余下骨架,也似乎在裂嘴狂笑。见此,葛丹峰惊骇得不由大喊出声。

    “嘘……别吵,葛丹峰,你用手摸摸你自己的脸,会很刺激的!”梁宵用用手指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然后低声的对葛丹峰说道。

    听了梁宵的话,葛丹峰不由自主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啪……啪……”

    此时的葛丹峰已经完全没有了触觉,但他可以看到有血肉从他的脸上掉下来,可以听到那些血肉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梁宵,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什么……”

    这诡异的一幕,完全颠覆了葛丹峰的想象。葛丹峰的眼眸中尽是骇然和绝望,嘴里在不停的叫喊着。

    只是渐渐的,葛丹峰发现自己停下了下来,半步都挪不动,甚至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只有嘴巴还在机械式的开合着,不断的开合着。

    很快,从脸上开始,葛丹峰身上的血肉在一块块不停的剥落,就好像被什么东西融化了一般。但诡异的是此时葛丹峰的脸上,却露出一种非常满足和幸福的微笑,仿佛根本感受不到疼痛一样。

    对,就是一种非常满足,非常快乐,非常幸福的笑。只是随着葛丹峰脸上的肌肉一点点的变少,他的笑容显得是如此的诡异,如此的瘆人,如此的让人感到恐惧。

    那怕到最终,葛丹峰整个躯体的血肉掉尽,五脏六腑不复存在,他那一身骨架依然直挺挺的站着,一直保持着一种最为神秘的微笑。

    “梦魇”,最大的好处就是让人中毒之后,如同做了一个永远都不会醒来的美梦一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