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古凌宵 > 第29章 妾不是妖艳贱货
    兵不血刃的解决了葛丹锋,梁宵感到无比的轻松。

    现在再看看十万大山,都觉得可爱了好多。

    何去?何从?站在十万大山的深处,梁宵不由有些犯难。

    不管是去神刀门,或是返回九嶷山,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前面为了躲避葛丹峰的追杀,梁宵是那里偏僻,那里人迹罕至就往那里窜。

    现在突然放松下来,梁宵才发现自己离有人居住的地方太遥远。看来要走出去还得花上一些功夫。

    至于十万大山里面的妖兽,梁宵并不是很担心,主要还是因为他的神魂非常强大,一般的妖兽还没有发现他的时候,他早已悄然的离开。

    这一日,梁宵来到一个叫做清风坳的地方。

    清风坳这里曾经有人居住,但后来由于十万大山里面妖兽肆虐,清风坳里面的人也早不知去向。唯有一些废墟,以及残垣断壁,见证着清风坳曾经的辉煌。

    “兀那小孩,快点给老娘过来!”

    “老娘现在动不了,你要是救了老娘,老娘一定重重有赏!”

    “小孩,说你呢!在看什么?快点过来扶老娘一把!快!老娘快要挺不住了。”

    梁宵刚走进清风坳,废墟里面突然传出一个老气横秋的声音。紧接着便看到一个女子有气无力的倚在墙上,正冲着他说话呢。

    小孩?梁宵听到那个女子称他为小孩,差一点哑然失笑。

    梁宵现在虽然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但人并不矮,长相也算是英俊挺拔,风流潇洒。除了那张娃娃脸看起来稚嫩了点,但身高已经与成人无异。怎么到这个女子的嘴里,他就成了小孩呢?

    这边梁宵还没有回过神来,那边那个女子又开始喊了起来:“小孩,你怕什么?难不成还怕老娘把你吃了不成?”

    那个女子虽然看起来半死不活的样子,但吼起人来还是非常的彪悍。

    “说真的,我还真怕,这荒山野岭的,谁知道你是人?还是妖?是鬼?还是怪?”被人当做小孩,梁宵心里极为不爽,所以没好气的回道。

    “妖你个大头鬼啊,你也不瞧瞧老娘这娇滴滴的样子,像是妖怪吗?”这个女子说话还挺冲的,一点都没有求人的觉悟。

    “像!”梁宵几乎是脱口而出。

    “屁!你丫的什么眼神,就老娘这倾国倾城的容貌,有那种妖怪能比得上?”这个女子还挺臭美的,说到倾国倾城的时候,一副非常自恋的样子。

    “有,狐狸精!”

    梁宵的话将那女子气得一愣一愣的。过来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然后猛的发飚:“老娘耐心有限,快点过来给老娘搭把手。哎哟喂,疼死老娘了,快点过来。你丫的怎么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呢?怎么说老娘现在才二八年华,正水嫩着呢。”

    可以看得出来,那个女子受的伤很重,她说话又急又大声,稍为不注意就牵动了伤势,看起来真的让人有些不忍。

    见那个女子的伤势如此严重,梁宵不由皱了一下眉头,低声说道:“怜香惜玉的对象是美女,你丫的就是一个女汉子,也好意思叫人怜香惜玉。再说,难道你连求人不会啊?开口老娘,闭口老娘,真让人扫兴!”

    听了梁宵的话,那女子立即假装娇滴滴的说,公子,求求你救一下妾身吧,妾身无以为报,等伤好了之后,一定会以身相许的!”

    “拷,你确定你这是报恩的方式?而不是恩将仇报?哈哈哈……”听了女子的话,梁宵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你个头啊!“

    那个女子听见梁宵放肆的笑起来,恨不得立刻拿刀剁了梁宵。不过随后想想,自己也忍不住嘻嘻的笑了起来。

    只是笑得过于开心,不小心牵动了身上的伤势,立即疼得死去活来,整张脸上渗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别动!”梁宵一把扶住了那个女子,同时指尖如电,不断的点落在女子的身上。

    梁宵担心那个女子有别的想法,所以立即又解释道:“你受到了非常强烈的攻击,内腑受了重伤,全身经脉尽断,你现在服用的丹药只能保你的命,要想治愈,难!等我先接好你的筋脉,修补好你的内腑,别的咱们再慢慢来调养。”

    “慢个屁啊,你会治你还不立即给老娘治!”看来这个女子不仅彪悍,还是一个急性子,但绝对不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花瓶。梁宵一出手,这个女子便知道梁宵有真本事。

    “你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怎么说话如此的粗鄙呢?二八的大好年华,开口老娘,闭口老娘,你也不害臊。你就不能温柔点,淑女点。”梁宵一边为女子治伤,一边还不忘劝说她。

    “你懂个屁,老娘就喜欢这样,老娘与一般的妖艳贱货不一样,别拿老娘与那些凡脂俗粉相比较!老娘我……”

    “老娘,老娘,你再敢在老子的面前提一个字,老子就把你丢在十万大山里面喂了野狗。”

    “好了,人家不说了,还不行吗。”那个女子温柔的笑了笑,一改初时的粗俗,反而多了一丝说不出来的妩媚。那一刻,她的笑容就如同春风里第一枝盛开的蓝色妖姬,让人难以忘怀。

    “妖精!”梁宵暗叹了一句,随后说道,“你该怎样就怎样吧,你这温柔劲我可真受不了!”

    “嘻嘻……嘻嘻……在下宋青灯,公子贵姓?”宋青灯见梁宵那一副吃瘪的表情,不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梁宵。别说话!”梁宵正在用“分花拂柳手”为宋青灯接上已经断掉的经脉,关键时候,最忌病人说话和动来动去。

    “哦!”此时的宋青灯,一改初时的大大咧咧,低着螓首,蛾眉微蹙,小声的应着。不过这种乖巧才保持不久,便浅浅的哼了起来。那声音充满了暧昧,让不了解内情的人听了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呢。

    “啊……嗯……哦……嗬……哎呀……嗯……”

    原来是梁宵用“分花拂柳手”为宋青灯接上已经断掉的经脉之后,还继续为她推宫过血,舒缓五脏内腑的压力。谁能料到宋青灯这货由于治疗过于舒服,开始控制不住,发出了一些靡靡之音。

    梁宵也懒得去理会宋青灯,他只想通过“分花拂柳手”帮宋青灯止住创伤,恢复身体机能之后,才能下猛药,至于宋青灯是舒服得哼哼,还是不适的大喊大叫,他才不管。

    “啊……嗯……哦……”

    “嗬……哎呀……嗯……啊……”

    宋青灯可能由于处在十万大山之中,真人投注:所以受伤之后神经一直绷得比较紧,现在得到梁宵的治疗之后,居然哼哼唧唧一阵,睡着了。

    宋青灯睡着了,但梁宵的手却没有停,依旧在宋青灯的身上不停游走着,为她默默的疗伤。

    此刻远远望来,不了解内情的人还以为梁宵在做什么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