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苏烟雨立刻就不动了,项天笑这才缓缓放开了手。

    “你……你果然是禽兽,你……你救我根本就不安好心!”

    苏烟雨缩在床上的角落,一脸害怕地看着项天笑说道。

    哎!

    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项天笑叹了口气,“你刚刚说梦话了。”

    “你骗人!”

    “随你吧!”

    正所谓越抹越黑,项天笑也懒得解释,摆了摆手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咕噜噜!

    突然,一道莫名其妙的声音响了起来,项天笑顺着声音望了过去,发现苏烟雨正摸着自己的肚子,脸色微微红了起来。

    空气一阵寂静!

    咕噜噜!

    又是这道声音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

    “饿了?”

    项天笑问道。

    但是苏烟雨没有开口,依旧缩在床头的角落。

    “那我自己去吃饭了。”

    说着,项天笑便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人是铁饭是钢,虽说项天笑是人外人境的修炼者,但是还远远没有达到能够辟谷的境界。

    “我……我也去……”

    就在项天笑踏出房门的那一刻,一道细若蚊吟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都说了,我根本就没有对你怎么样,再说了,我也对你这个小屁孩不感兴趣。”

    说着,项天笑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小屁孩?

    过分!

    听到项天笑这么说她,苏烟雨一阵气结,嘟着嘴小跑着跟了上去。

    到了一楼之后,项天笑也不管苏烟雨喜不喜欢,随便点了几样菜。

    吃饱之后,项天笑就回房了,期间苏烟雨一直跟他保持着距离,一副警惕的神情让项天笑不由得想笑。

    就这样,两人在房间里一呆就呆了一整天,夜幕降临,外面一片车水马龙。

    苏烟雨趴在窗边看着底下那繁华的夜景,一双大眼睛变得激动起来。

    “想下去?”

    “想!”

    听到项天笑的询问,苏烟雨下意识地说了出来,但是想要收回来已经来不及了。

    “那就走吧!正好呆在这里快闷死我了,倒不如出去外面走走!”

    项天笑早就想出去了,作为一名现代人,让他呆在房间一整天不玩手机,估计会闲出鸟来。

    说着,他便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而苏烟雨也急忙跟在他的后面。

    “卖酒嘞!自家酿的陈年老酒!”

    “糖水!新鲜的糖水嘞!”

    “大爷们快来玩啊!今晚醉花楼的头牌如玉姑娘正在里面表演!”

    听着这些吆喝声,项天笑不免有些感慨。

    现代的城市夜晚已经被汽车的轰鸣声所掩盖,到处充满了肮脏又难闻的气味,很少有这般新鲜的空气和清脆的叫卖声。

    项天笑的思绪一下子飘得很远。

    回过神来,发现苏烟雨犹如一只欢脱的兔子一般,蹦蹦跳跳地穿梭在人群里面。

    “小心一点,不要走丢了!”

    项天笑只是好意提醒,但是哪知道苏烟雨转过头来朝着他做了一个鬼脸,说道:“要你管!”

    我擦!

    这小屁孩怎么不怕我了?

    砰!

    就在项天笑嘀咕之际,面前的苏烟雨一个转身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

    “哎呀!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苏烟雨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真人投注:对着被撞的那人道了一声歉。

    她原以为这样子就没事了,正打算转身走的时候,那名被撞的人却突然开口了。

    “等等!撞了本大爷,一声道歉难道就完事了?”

    “那你想怎么样?”

    苏烟雨转身看向了那名被撞的人。

    只见那人身穿一袭光鲜亮丽的衣服,一条缀着流光闪烁宝石的腰带系在他那肥胖的腰肢上,腰间还挂着一柄镶嵌着黄金的宝剑,他的打扮十分奢华,但是穿在他的身上却充满了庸俗之感。

    那肥猪一般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色,一双比李荣浩还要小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苏烟雨,却在不经意间闪过了一丝淫邪之色。

    虽然现在的苏烟雨身穿一袭布衣,但是十五六岁的她也是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脸上也或多或少有些泥土,但是却还是无法掩饰她那精致无比的面容,如果用项天笑他们那个世界的话来说,那就是萝莉!

    俗话说得好,萝莉有三好,身轻体柔易推倒!

    说的便是苏烟雨这样的女孩子。

    “发生什么事了?”

    跟在后面的项天笑突然间看到苏烟雨的情况有点不对,急忙赶了上去。

    “想怎么样?在这个洛水城,还从没有人敢跟我廖雄这么说话,来人,把她给我抓了。”

    廖雄冷哼了一声,突然间,在他的身后猛地出现了三名仆从,二话不说便上前想要抓住苏烟雨的手腕。

    “啊!”

    苏烟雨惊叫了一声,身体不停地后退着,却猛地扎进了身后某个人的怀里。

    “小屁孩,你怎么这么能惹麻烦?”

    一道传进她的耳朵里,让她不由得娇躯一阵。

    “我......我不小心撞了他一下而已,他......他就想要叫人抓我。”

    苏烟雨躲在了项天笑的身后,看着廖雄那胖胖的身材一脸害怕地说道。

    丢你蕾姆!

    强抢民女?

    不过项天笑这才想起来,毕竟这里不是在现代,这种现象很正常,大家都见怪不怪。

    “这小女娃娃得罪了廖家的人,恐怕也难逃那个廖雄的毒手了。”

    “是啊!这个廖雄的臭名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哎!谁让他身后的廖家是洛水城的第一家族。”

    听到周围熙熙攘攘的市民小声地讨论着,项天笑的目光不由得看向了廖雄那头肥猪。

    “给我上!”

    廖雄对着那三名愣在原地的仆从说道。

    “是!”

    说完,那三名仆从全然不顾在场这么多人,直接伸手抓向项天笑身后的苏烟雨。

    “滴!恭喜宿主触发任务,打断廖雄的一条狗腿,任务完成奖励:500经验值,5点功德点。任务失败:苏烟雨被抓。”

    我擦!

    没事打断别人的腿干嘛?这系统怎么把我往火堆里推!

    不过就在项天笑看到任务奖励有功德点的时候,他二话不说直接查看起廖雄那三名仆从的实力。

    名称:陈国威!

    实力:脱凡境六层!

    战技:袖里藏刀!

    功法:运气诀!

    绝技: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