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如此,但是夏达文却不敢造次。

    这也难怪,毕竟是蓬山皇朝三大宗门,就算是当朝皇朝的国君,见到三大宗门的门主还得礼让三分,更何况是他这么一个小小的城主。

    “考核地点我已经准备好了,请随我来。”

    说着,夏达文伸手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而观看的人群也不由自主地向两边扩散开来。

    而项天笑和苏烟雨两人也顺着人群来到了考核地点。

    所谓的考核地点实际上就是一个练武场,场上除了一条红色的分割线之外,再无其他,显得单调无比。

    而苍云宗的廖英浩,尹绾绾,藏剑宗的齐朗,玄清宗的赵君衍便落座在练武场一侧的一排椅子上,而那些宗门子弟则背着双手站在他们的身后,宛若保镖一般。

    “这一次的宗门考核规则很简单,你们谁如若想要加入哪个宗门,只要能够在那个宗门的弟子上撑过五招,这次考核便通过,获得入宗资格,注意,考核时间只有一个时辰。”

    练武场上,洛水城的城主夏达文站在上面清了清嗓子,大声喊道,他的声音极具穿透性,在场的每个人基本上都听得一清二楚。

    而一个时辰便是两个小时。

    说完,夏达文便足尖一点,身形轻飘飘地落在了廖英浩几人的身旁。

    “五招吗?”

    项天笑喃喃低语了一句,嘴角扬起了一丝好看的弧度,“有点儿意思。”

    “怎么办,五招,不知道我能不能撑过。”

    一旁的苏烟雨十指紧紧地攥在了一起,整个人显得非常紧张。

    “相信自己。”

    项天笑轻轻地摸了摸苏烟雨的头发,突然,他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怎么了?”

    兴许是感觉到项天笑的变化,苏烟雨扬起她的一张小脸,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

    项天笑眼中的凌厉顿时消失不见,转而代之的是一抹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有点儿意思。”

    安慰好苏烟雨之后,项天笑缓缓抬起头,脸上依旧笑意不减。

    就在刚才,他敏锐地捕捉到了一道阴狠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顺着那道目光看了过去,发现目光的主人竟然是苍云宗的代表弟子,廖英浩。

    “我记得这个廖英浩好像是廖家的大少爷。”

    喃喃低语了一句之后,项天笑发现在廖英浩的身边出现了一道熟悉的面孔,那人便是廖家的三长老,廖峰。

    只见他在廖英浩的耳边耳语了几句之后,廖英浩眼中的杀机更甚,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项天笑恐怕早就已经被他千刀万剐了。

    “如果要想出手的话,那就尽管来吧!我接着便是了。”

    面对廖英浩那杀人般的眼神,项天笑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同时开始查看起廖英浩的属性面板:

    名称:廖英浩

    实力:脱凡境十层

    战技:开封剑,断山

    绝技:苍云踏浪

    战将:落云虎

    ......

    “脱凡境十层,倒是有点儿意思。”

    项天笑脸上的笑容更甚,廖英浩还不知道自己的底细已经完全暴露在项天笑的眼前了。

    谁叫他有如此逆天的系统呢?

    “我来!”

    突然,真人投注:一道怒喝声把项天笑拉回了现实。

    嗖!

    只见人群中一道人影倏地闪过,随即跃上了练武场,对着廖英浩等人作了一个揖。

    “在下魏坚,此次前来想要拜入三大宗门之一玄清宗,请赐教!”

    魏坚生得强壮无比,浑身充满了爆炸性的肌肉,虽然身穿一袭粗布衣裳,但是却丝毫掩盖不了他身上那如山般的肌肉。

    一个锃光瓦亮的光头在太阳的照耀下显得愈发耀眼。

    “让我来!”

    其中一名玄清宗大喝了一声,随即足尖一点,落在了练武场之上,与魏坚面对面对峙着。

    “希望你能从我手上撑过五个回合。”

    看似善意的提醒,但是任谁都能够听得出来话语里隐藏的不屑。

    说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那名玄清宗的弟子还把双手背在身后,一副高人模样。

    “请赐教!”

    魏坚双手不由得紧紧握住,玄清宗弟子的行为也彻底激怒了他。

    言罢,魏坚双脚猛地一蹬,整个人猛地冲向了那名玄清宗弟子,右手握拳猛地挥了出去。

    “好快!”

    周围观看的人群发出了一道道惊呼声。

    “恐怕撑不过一招。”

    正所谓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项天笑不由得摇了摇头说道。

    因为在场的人大多数都是普通人,所以才会惊讶魏坚的速度。

    但是在项天笑看来,魏坚的速度就跟慢动作镜头一般,他还特地探查两人的底细。

    他发现魏坚只是一个脱凡境一层的修炼者,而那名玄清宗弟子却已经达到了脱凡境四层。

    这就好比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

    面对魏坚的攻击,那名玄清宗弟子眼中满是不屑之色,只见他右手凝拳,淡淡地朝着魏坚的拳头迎了上去。

    砰!

    双拳碰撞在了一起。

    嗖!

    不出项天笑的所料,魏坚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宛如麻袋一般不断地滚动着,直接滚出了练武场下。

    嘶!

    看到玄清宗弟子的实力,在场的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望向他的眼神充满了敬畏。

    那名玄清宗弟子似乎很是受用,扬起了自己高傲的头颅,宛若君王一般,俯视着底下的蝼蚁。

    “只不过是一个脱凡境四层的渣渣,还好意思这么嘚瑟。”

    项天笑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眼睁睁地盯着那名玄清宗弟子步下练武场。

    “这就是宗门弟子的实力,这也太厉害了吧!”

    “就是就是,那个魏坚我知道他,他是城边那个魏铁匠的儿子,一出生力气就过于常人,我听说他能够一拳打死一头牛,但是现在却被宗门弟子给一招秒杀了,啧啧啧!”

    “哎!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宗门考核,又有多少人能够被选上。”

    虽然围观的人这么说,但是项天笑始终出手,他依旧慢悠悠地站在原地。

    “我来!”

    突然,又是一声吼声传来,随后一名青年便出现在了练武场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