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祝东风,真人投注:此次前来目的是为了进入藏剑宗,请赐教!”

    锵!

    说着,男子便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剑尖指着地面,环视着底下的一群藏剑宗弟子。

    “我来!”

    一名满脸麻子的藏剑宗弟子转了转自己的眼睛,狡黠一笑,大喊了一声之后,便足尖一点,慢悠悠地落在了练武场上,一脸不屑地盯着祝东风。

    “拔剑吧!”

    祝东风一双剑眉盯着那麻子脸,手中的剑指着他一脸认真地说道。

    “想让我拔剑,我想......你还不够格?”

    麻子脸不屑一笑,非常装逼地说道。

    “那......我们就试试看吧!”

    话音刚落,祝东风动了,正如他的名字一般,他动起来犹如一阵风,场下的众人只觉耳边仿佛有一阵风吹过,眨眼间,祝东风的身形便已来到了那麻子脸的面前。

    唰!

    只见他挥舞着手中的佩剑,猛地划向麻子脸的胸口。

    麻子脸也没有想到祝东风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无奈之下,他只得双腿一蹬,猛地向后退去。

    嗖!

    但是,就在他身形刚刚落地之际,祝东风再一次动了。

    这一次,他的速度仿佛更快了。

    甚至麻子脸还没有反应过来,祝东风的佩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仿佛只要麻子脸一动,那剑便会刺入他的脖子一般。

    “你输了。”

    祝东风的话宛若五雷轰顶一般在麻子脸的脑海中响起,惊得他额头不由得浮现出了一层冷汗,脸色涨红无比。

    哗!

    人群仿佛水沸腾了一般,开始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

    “没想到,这才第二个人,便赢得了拜入宗门的资格。”

    “这个年轻人好面生啊!怎么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那个藏剑宗的弟子轻敌了,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会这般模样。”

    底下那些人的话语自然是一字不漏地传入了麻子脸的耳朵里,这让他脸色更加涨红无比,跟个猴屁股似的。

    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到一块硬骨头。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装逼不成反被草?

    而底下的齐朗脸色冰冷无比,嘴里不由得暗骂了一声废物,但是由于在人前,他也不好随意发作出来。

    “承让了。”

    祝东风把手中的佩剑收起来之后,对着麻子脸作了一个揖,便转身走下练武场。

    有了祝东风这个成功的例子,之后考核的人也宛若过江之鲫一般蜂拥而上,有的获得拜入宗门的资格,有的却遗憾退出。

    一个时辰眨眼间便快要过去。

    而此时参加考核的人也只有零星几人。

    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项天笑一旁的苏烟雨早就已经急坏了,她用力地扯了扯项天笑的衣角。

    “时间快没有了,我们什么时候上去?”

    但是也同时因为紧张,声音变得稍稍有些颤抖。

    “不急不急。”

    项天笑脸上依旧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因为他看到廖英浩眼中的杀意更甚,似乎只要考核一结束,他便会冲过来了结项天笑的姓名一般。

    而就在这时,当项天笑看到夏达文快要催动身形冲上练武场的时候,只见他足尖一点,身形缓缓落到场上,一脸笑意地盯着廖英浩。

    而夏达文在看到还有人想要参加考核的时候,便再一次退了回去。

    “在下项天笑,这一次过来参加考核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加入苍云宗,请赐教吧!”

    虽然口中这么说,但是项天笑的眼神却紧盯着廖英浩。

    而廖英浩在听到项天笑想要加入苍云宗的时候不由得一阵愕然,随即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眼中杀机四起。

    “我来!”

    只听他站起身来,声音沙哑地说道。

    “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廖英浩,不是说代表弟子不可以参加考核吗?怎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小兄弟完了!”

    底下的人叽叽喳喳地说着,廖英浩身旁的尹绾绾一双柳眉不由得皱了皱,看着廖英浩一脸冰冷地说道:“代表弟子不可以参加考核,给我坐下来。”

    “这一场,我不是以一个代表弟子的身份,而是以一个仇人的身份。”

    说完,廖英浩也不顾尹绾绾的劝告,猛地冲上了练武场。

    “原来你就是杀害我父亲的凶手,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用了什么肮脏的手段,但是今天,我要让你竖着站在这个练武场,躺着离开这个练武场,不过是以尸体的样子。”

    廖英浩的眼中满是刺骨的寒意还有杀机。

    他本来想通过这次宗门考核回来看一眼自己的父亲,顺便完成父亲交代的那件事,但是却没想到这一次回来竟然已经天人永隔。

    在听到廖峰说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时,廖英浩便通过廖峰的指认认出了人群当中的项天笑,面对这个杀父仇人,他恨不得扒他的皮,剥他的骨,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现在这么面对面看着,廖英浩已经极力在控制住自己了。

    “有些人是自作孽不可活,你说是不是?”

    项天笑这句话仿佛引火线一般,彻底点燃了廖英浩这个火药桶。

    “我要你死!”

    只听廖英浩怒吼了一声,右手猛地搭在了腰间的佩剑上。

    唰!

    一道白色的流光宛若昙花一现般出现。

    廖英浩本以为自己这一招完全可以把项天笑送进地狱,但是却没想到被项天笑给轻描淡写地躲过了。

    “开封剑,招式不错,但是速度还是太慢了,脱凡境十层的速度这么慢,你干脆不要学了。”

    项天笑好像一名高手一般,对着廖英浩的招式不停地指指点点,而且好巧不巧,还摆出一副我是为你好的样子。

    虽然这么说,但是廖英浩的一张嘴却变成了O字型,仿佛可以塞进去一颗鸡蛋。

    他没有想到项天笑居然已经知道他的实力,甚至一字不差地全部说了出来,但是自己却对项天笑的实力没有任何了解,但是就目前看来,项天笑的实力只怕是在他之上。

    一时间,廖英浩感觉自己背后凉飕飕的,心中竟升腾起一股惧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