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恭喜宿主进阶成功!”

    系统话音刚落,在项天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屏障:

    名称:全村最好的刀!

    品质:灰品低阶灵器!

    .......

    只见项天笑手中原本那道带着缺口的刀,此时此刻多了一个带着螺旋纹的刀鞘,而在那螺旋纹之中,似乎还有一条栩栩如生的龙。

    锵!

    项天笑缓缓拔刀,刀身已不再锈迹斑斑,而是光洁如镜,刀身映衬出了项天笑那帅气的容颜。

    唰!

    项天笑用力地拔了出来,轻轻地挥了挥,发现重量很明显变得更重了,刀身在太阳的照射下散发出了阵阵寒光。

    “虽然只是凡品低阶,但相比于之前那把,已经算好的了。”

    刀剑入鞘,项天笑摸了摸刀鞘,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丝弧度。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上!”

    突然,只听廖英浩怒吼了一声,此时,原本还处在震惊之中的一众弟子也纷纷回过神来,嘴里发出了一声低吼,纷纷拔出佩剑,刺向了项天笑的胸口。

    站在一旁观看的廖英浩似乎已经看到了项天笑被万箭穿心的情形了。

    只见他右手握着刀鞘,双脚大开,猛地把刀鞘插在了他膝盖的后方,躬了躬身,左手越过他的头顶反握住了刀柄,双眼紧闭着低下头去。

    “一刀流居合......”

    项天笑缓缓抬起了自己的脑袋,双眼一睁,死死地盯着一群朝他飞奔而来的弟子。

    一时间,他身上的气势顿时节节攀升,众人只觉一股杀意弥漫在自己的四周,一颗心不由得开始颤抖了起来。

    “这......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眼前的这个人......他到底是谁!”

    廖英浩的双手开始颤抖起来,瞪大了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动不动的项天笑。

    “这股可怕的气势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朗一双剑眉死死地拧在一起,眼中不经意间闪过了一丝恐惧。

    “这股气势,甚至连宗门的外门长老都望尘莫及,他......到底是什么人!”

    赵君衍那巨大的身躯开始后退了起来。

    三名宗门代表弟子开始害怕起来了,齐朗连握着佩剑的手都开始不停地颤抖起来。

    但是他们深知这一刻,自己已经无法回头了。正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毕竟他们之间的秘密已经被项天笑给发现了。

    锵!

    只见项天笑微微拔出自己的刀鞘,几十把剑刃距离他的喉咙也只有几公分而已。

    一旁观看的苏烟雨此时此刻已经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十指死死地交叉在了一起,额头早已大汗淋漓。

    就在这时,项天笑行动了。

    嗖!

    几乎是眨眼之间,项天笑的身形已然来到了一众弟子的身后。

    空气在这一瞬间凝结了起来,四周如同死一般寂静。

    咔!

    刀刃入鞘。

    “狮子歌歌!”

    噗嗤!

    一道道血箭自胸口喷而出,一众弟子没有任何一人发出一声惨叫,手中的佩剑纷纷脱手而落,全部倒在了地上,鲜血染红了身下的土地。

    廖英浩,尹绾绾,齐朗,赵君衍四人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四人作为三大宗门的代表弟子,实力自然毋庸置疑,实力也纷纷达到了脱凡境十层,但是他们刚刚居然完全没有看清项天笑的身影。

    甚至连一丝一毫的刀光他们都捕捉不到,这足以证明,项天笑的实力很强!

    强大到让他们无以想象!

    强大到连他出刀的速度他们都完全捕捉不到。

    “好......好厉害.......”

    苏烟雨眼中充斥着无数的小星星,一脸崇拜地看着项天笑说道。

    “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

    项天笑非常骚包地甩了甩自己的头发,朝着苏烟雨抛了一个媚眼。

    这跟他之前对付一众弟子那恐怖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模样。

    这落差也太大了吧!

    要不是四人刚刚亲眼见证了项天笑战斗的过程,他们打死也不会相信项天笑这幅吊儿郎当的模样,居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对于项天笑抛来的媚眼,苏烟雨的脸蛋居然微微红了起来。

    “他......他到底是什么人,年纪跟我们相仿,为什么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尹绾绾虽然表面上看似古井无波,但是实际上心底早已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看向项天笑的不经意间,眼中布满了震惊之色。

    这就是所谓的......表面上稳如老狗,实际上心里却慌得一批!

    “他......他到底是谁!”

    看到项天笑只用了一招便秒杀了苍云宗和藏剑宗的弟子,廖英浩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双腿竟不自觉地打起颤来。

    “只用一招!”

    连一向胜券在握的齐朗都瞪大了一双眼珠子,很显然,他千算万算,却算不出项天笑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底下,竟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剩下你们了。”

    项天笑在解决完一众苍云宗和藏剑宗的弟子之后,并没有听到系统的提示声,于是便把目光放在了玄清宗上面。

    “你......”

    看到项天笑目光投了过来,赵君衍竟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怎么......你们不是打算将我拿下吗?刚刚不是很吊吗?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怂了?”

    说话之际,项天笑缓缓步向赵君衍。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我可是蓬山皇朝三大宗门之一玄清宗的代表弟子,你......你敢动我一根手指试试看!”

    赵君衍尽量让自己腰杆子挺直起来,不惜自报家门来保全自己。

    “哦?是吗?我好怕怕啊!”

    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是项天笑的脸上完全没有害怕的神色。

    “你......”

    项天笑的样子顿时让赵君衍一阵气结,伸出自己臃肿的手指指着项天笑,却因为忌惮项天笑的实力,而一句狠话都憋不出来。

    “我什么我,我说......难道你们代表弟子就这么牛逼的吗?”

    项天笑的身形已然来到了赵君衍的面前,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势压得他胸口一阵发闷。

    这......这股气势到底是怎么回事,怎......怎么这么强大!

    赵君衍的胸口犹如鼓风机一般一张一合,一滴滴汗水自他的额头上滑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