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最强天眼皇帝 > 第9章 我特么看你还印堂发黑呢
    “叮!恭喜宿主获得了霸皇神将卡,可用来随机召唤地球神话、历史、手游中的所有人物,但人物并不是真的人物,而是系统制造出来的拥有同等实力的人物,不需吃喝。”

    “神将卡一共有五种品质,分别是普通、卓越、完美、绝品、神将,根据品质的不同,召唤出来的神将实力也会有差异。

    “神将不会死亡,而是实力变成零将其代替,受伤到一定程度实力也会降低,随后会自动恢复,若是有同名神将出现,则会相互融合,融合后实力会有所提高。”

    “至于融合提升后的卡的实力,会根据卡的品质决定,普通和普通融合,提升不会很高,若是普通和完美的融合,实力则会大幅度提高。”

    “宿主实力越高,获得高品质的神将卡的几率越大,现在龙龙你获得神将品质的卡的几率较低,所以龙龙你快点提升实力吧~”

    系统妹子娇笑般的介绍道。

    “啧啧,好东西啊!”

    看到天眼系统还有霸皇神将卡这种东西,龙轩顿时两眼发光,嘿嘿先收着,有危险了就用,到时候弄个吕布或项羽当打手,想起来就爽。

    这一波,不亏~

    ......

    第二天,龙轩带着郝爽和二十个护卫,赶往玄武门门口,等李靖来到,他就赶往封地。

    郝爽建议龙轩带个侍女,一路上会方便很多,龙轩本想拒绝,不过很快想到,特么衣服没人洗啊,堂堂皇子自己洗衣服真的是羞耻感爆棚......

    想到这里,龙轩就抓了他府中服侍了他最久,也是府中最好看的宫女金锁,妥妥的美女。

    在这二货的记忆里,这二货早就想上金锁了,可惜金锁不肯屈从,当初将刀架在脖子上,说被侵犯了就自尽。

    其实那二货有很多手段将金锁搞定,只是当时那二货正处在恢复太子身份的紧要关头,所以有点慌,决定重新成为太子后再搞定她。

    只是没想到,这个二货被马蓉榨干挂了,真特么是个忧桑的结果......

    ......

    秦国,金銮殿。

    “什么,国师,你要辞官?为什么要辞官?”龙星河威严展现,皱眉说道。

    “昨天异象频生,金色之星逆行而上,马匹躁动,不少军旗折断,镇国神兽觉醒,这些想必陛下都知道吧?”

    李靖俯首跪下,急忙说道。

    “这些朕已知晓,现在正想问下原因。”龙星河淡淡说道。

    “原因微臣已经查出,乃是秦国内将有一尊魔帝即将出世,微臣算出那魔帝就在齐阳郡,故而微臣需要跟随龙轩陛下前去,将魔帝扼杀在摇篮之中。”

    李靖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递上。

    李靖此话一出,群臣为之愕然,竟然有魔帝,岂不是说大秦此刻岌岌可危?

    “李爱卿,你此话可当真?”龙星河看向李靖,脸色略微有些阴沉。

    “回陛下,微臣所言,句句属实,绝不敢欺君罔上。”李靖慌忙叩头道。

    “好!那你就跟随轩儿前去,还为朕做事,这官就不用辞了,让副监正先替代你的工作,你务必要将那魔帝消灭。”

    龙星河眼神闪烁,也不知是信了李靖还是不信,最后大手一挥道。

    “微臣叩谢陛下天恩。”李靖再度叩首,然后徐徐退出了金銮殿。

    龙傲天看着李靖的背影,也皱了皱眉,怎么龙轩要走,李靖这老东西就要走?这也太凑巧了吧,一定有阴谋。

    等等!这李靖号称能推能算,难道他莫不是算出了什么,所以最后宁愿不要这钦天监监正和国师之位,也要跟着龙轩。

    多次邀请李靖未果的龙傲天,脑中掠过一道闪电,脸色难看,难道说龙轩是......

    该死,就更不能放过龙轩了,还好他已经派出了天煞,接下来就看那废物是怎么被杀死的吧......

    龙星河也若有所思,这天降异象,轩儿受封齐王,李靖就要溜去齐阳郡,看来这异象是跟轩儿有关,只是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朝堂上也是人心惶惶,总觉得这李靖此次一去,会发生点难以预料之事。

    ......

    玄武门城门口。

    “那老家伙还不来,难道辞不了官?”龙轩无奈道。

    “殿下,你看。”郝爽突然说道。

    “哒!哒!哒!”

    龙轩顺着郝爽指向的方向看去,发现一人正骑着马匹快速赶来,正是李靖。

    “殿下,贫道来晚了,请殿下恕罪。”李靖一来到龙轩面前,李靖便是下马说道。

    “无妨,走吧,金锁上我马车来。”龙轩摇头。

    金锁应诺,最后畏畏缩缩的上了龙轩的马车。

    郝爽驱赶着马车,一路前行,那些护卫骑着马,跟在马车后面。

    龙轩上车前扫过这群护卫一眼,实力都是灵武七重,只有郝爽是灵武九重。

    这跟秦国是个弱鸡小国有关系,当然,他要是跟龙星河申请的话,也能弄一批灵脉境的护卫,只是现在是他证明自己的时候,这个口不好开。

    毕竟开口的话,龙星河就可能认为他龙轩只会依靠外力,统领不了整个国家,那到时候就真的完犊子了。

    “呼!”

    就在此时,一阵风吹来,吹得马车摇晃,许多马匹嘶鸣,这让得李靖脸色一变。

    “不好,殿下,今天晚上我们恐有血光之灾,要提前做好准备啊。”

    李靖掐指算了一下,慌忙道。

    “尼玛,你丫不要没事就来个血光之灾,我特么看你还印堂发黑呢。”

    龙轩打开马车轩窗的帷幕,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这套路他见过很多了......

    “印堂发黑,殿下,我是不是也会有危险?”李靖大惊,他印堂竟然发黑了,这可不行啊。

    “开个玩笑......”

    龙轩扶额,你一个国师咋这么相信我呢,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李靖嘴角抽搐,现在大祸临头了,您还有心情开玩笑呢......

    “殿下,贫道以性命保证,今晚三更,必定会发生事情,若是没有,贫道任由殿下处置。”

    “既然作为您的门客,那自然就应当尽门客之责,请殿下早早做好准备。”

    李靖忽然下马跪下道。

    “我擦,你怎么又跪下来了,起来起来,我信了,你有主意了吗?”龙轩无奈道。

    “没有,贫道只负责推算,不负责解决问题,所以这才告知殿下您的。”李靖如实回答。

    “这特么......等我想想。”

    龙轩听得有些头疼,他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这怎么解决?

    摇了摇头,龙轩放下轩窗的帷幕,回头看向金锁,下一秒就懵逼了。

    (本章完)